说着叶舟感觉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努力挤出了一滴眼泪道:“种前辈,你的恩情我叶家这辈子是报不完了!下辈子估计也难!请受我一拜!”

    说着就要拜下去。

    在场的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懵逼了!种鸿背后的家族代言人齐齐石化,种鸿听得目瞪口呆,傻在了原地。

    “我——擦!这也可以?”

    “牛——我服气了!这下不仅找到借口对付后面的那些人,就连种鸿估计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人的脸皮,怎么能厚到这种地步!”

    “关键是人家说话有理有据,你能怎么说?”

    叶舟当然没有真的拜下去,随手摆了摆,然后连忙对着薛伯道:“叶家弟子,还愣着干什么!还记得我们的宗旨吗?”

    “朋友来了有美酒,敌人来了有猎qiāng!给我上!把这些家族都给废了!”

    卧槽!还真的说动手就动手啊!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那些追随种家而来的家族直接傻了,说好的只是来助威呢?

    怎么现在貌似要陷入危险了!种鸿气的双手抖!肺都要炸了!这算什么?

    到底是他太能说会道,还是自己老了?

    大招还没放出来,直接就被人按在地上摩擦了。

    “种家主!我——我们——怎么办?”

    看着逼近的叶家弟子,所有种鸿背后的人都慌了。

    种鸿努力让自己心情平静了许多道:“叶家主,他们是我带来跟你重归于好的,冤家宜解不宜结!你说对不对?

    年轻人嘛,要有点度量!”

    “难不成这几个人手无寸铁,还会给叶家造成什么麻烦?

    叶家主就这点气量?”

    可以,lǎo jiāng湖又转危为安了。

    叶舟此时要是强行动手,那就显得很小气。

    后面的众人松了口气,可就在这是,叶舟又道:“种家主说得好像挺有道理的样子,那就——”众人闻言面色一喜,正准备长舒一口气。

    可叶舟接下来说得话,让他们差点没倒在地上。

    只听他顿了顿道:“那就——等会儿再收拾吧!毕竟不能因为几个垃圾耽误了我们的庆祝!”

    “叶家弟子,都给把他们看好了!进了叶家的门,就别想走着出去!”

    卧槽!够狠!种鸿后面的人,微笑顿时定格在了脸上。

    其余的那些家主再次看呆!什么叫魄力!这就是!面对种鸿这种lǎo jiāng湖还能占到上风,简直恐怖如斯。

    种鸿气的都快忍不住怒了。

    可就在这时,叶舟犯贱的话又传了出来:“既然种家主是带着他们重归就好的,那我愿意给他们一个机会。

    就——一个家族勉勉强强出一个亿的精神损失费吧!”

    一个亿的精神损失费!你怎么不去抢!种鸿面色一冷,正要开口说话,只见叶舟猛然道:“对了种家主,当初你一言九鼎说盘边那块地要送与我叶家做贺礼,可现在房产证还没送来,难不成今天就是可以来送房产证的?

    那怎么好意思!”

    “薛伯,赶紧过去验验真假!”

    说着连忙朝着薛伯招了招手。

    “好嘞!”

    薛伯哪能不知道叶舟的意思,立刻喜笑颜开的站了出来。

    不出意外,种家今天丢脸都要丢到月球了!“你——!”

    种鸿后退了一步,双手青筋暴起,他经历了多少风浪,已经到了宠辱不惊的地步,但此时却恨不得将面前的年轻人给锤死。

    房产证?

    老子一粒沙子都不给你!可现在怎么办?

    种家的强者还没赶过来,最重要的是王家的消息也没传过来。

    拖吧!只有拖时间了!“叶家主,房产一事涉及到诸多步骤,哪能这么快,今天我送上钟表一口,祝贺叶家。”

    说着朝着后面众人使了个眼神。

    “我等也送上钟表一口,聊表心意!可以种家背后五十多个人,代表的五十多个家族全部送钟,一时间整个画面充满着诡异感。

    如果说之前还只是言语上的交锋,那现在已经有点火花出来了。

    在别人宴会上送钟,显然非常的不吉利。

    但种家偏偏这么做。

    他们一家做不算,后面的依附家族全部如此。

    五十多个不一样的钟啊!有些在场众人见都没见过,简直太壮观了!“欺人太甚!”

    苏清影握着酒杯,隐约间出现了裂痕!“又不是送给苏家,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旁边的风酒酒饶有兴趣问道。

    “我在这看着晦气,不可以吗?”

    苏清影撇了撇嘴,但眼神的不爽越来越浓。

    叶舟眼神一眯,看向种鸿。

    种鸿笑容带着嘲讽,他还真怕叶舟不生气,只要生气了就好办了!反正地点在叶家,一个不好就是众叛亲离!“怎么?

    叶家主是嫌我们礼物送的不好吗?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钟红红微笑道。

    叶舟看着他得意的样子顿时笑了起来:“怎么会,这么多钟应该能卖不少钱,这份厚礼我收下了,为了表示种家的恩情,这些钟表卖的所有钱,我一分不动,等种家主大限将至,我全部拿来买黄金棺材送给你,如何?”

    噗——叶舟的这话,再次将众人不厚道的逗笑了。

    种鸿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冷笑道:“好啊!棺材不错,但也得有命送才行,叶家主是后辈,想必不知道老一辈的传说,这五十多口钟——只怕叶家主有命收没命卖!”

    “钟克命吗?”

    叶舟转过头,随便找了个人道。

    那人吓了一跳,本能的点了点头,然后又疯狂摇头,都快被吓哭了。

    叶舟恍然大悟,看着种鸿道:“竟然还有这种说法!当真吓死个人!”

    他故作惊恐的说了一句,随后眼神一变,整个人气势冲天:“唉,真不好意思。

    我命硬如铁,苍天鬼神不敢收!一副破钟,有何惧?”

    好一个一副破钟,有何惧!众人都忍不住想鼓掌了!种鸿没想到他这么能忍,这种都能圆过来,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叶家主好魄力,老朽佩服!只是命这种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对对对,种家主说得都对,既然这样我还真有点怕了!旁边那块地风水简直不要太好,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种家主赶紧让人办清楚手续,我好给自己在旁边选个墓地。”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