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燕若惜说出剑神令的时候,叶舟真的没想到风酒酒竟然会把这种东西都给她。

    要知道,自己和她的交情仅仅限于丹药的交换罢了。

    苏清影!若是没有她,估计自己还真请不动风酒酒。

    想到这里,叶舟对她的感觉更加复杂了。

    虽然平时吵吵嘴,也互相打趣,但叶舟一直都把她当成知己来看待。

    要不然当初也不会拼命救她了。

    只是这一次的人情稍微有些大了。

    纵然这是苏家欠燕家的,可这一路来江北的照顾已经差不多了。

    祝修缘出手叶舟不知道原因,也许是祝家愧疚,也许是他侠气分发。

    但最保险的还是风酒酒出手。

    要知道剑神令在燕若惜手中所能传达的信息可不仅仅只是那一次救命这么简单。

    可以说,从昨天开始,在江北想要暗杀燕若惜基本上都很难了。

    至少在江北,没有一个家族敢触动风家的威严。

    这不是能不能杀的问题,而是敢不敢的问题。

    当然,这东西也不是万能的,要看风酒酒或者剑神的态度。

    如果只是借来一用,并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那燕若惜也不是绝对的安全。

    所以,薛伯早早就开始培养女弟子做保镖,只要晋升到地境,那就不用怕了。

    不过,看燕若惜的想法,是准备在今天将剑神令换回去了。

    这东西虽然强,但毕竟是别家的。

    叶舟倒还不是太在意。

    在他看来,要强大,就得像陈家那样,没有任何的东西证明身份。

    但你只要说是陈家人,那立刻不怒自威,没有人敢初期锋芒。

    打铁还是要自身强!这就是陈家隔了这么多年,还能屹立云顶的主要原因。

    燕若惜交代了任务之后就离开了。

    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很忙,为了将惜颜集团带上正轨,她几乎没有多少自由休息的时间。

    这不是为了夺取龙血随便应付了事,叶舟看得出来她是想真正弄起一个集团。敢为天下舞

    一个完全属于她燕若惜的集团。

    惊鸿集团再强大,再能赚钱,那也是自己母亲留下来的,是责任,不是自愿。

    但惜颜,从前道后,都是她一个人成立起来的,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

    当然,对于叶家来说是大好事,钱永远都不嫌多不是吗。

    至于到时候还有没有叶家的存在,现在叶舟也说不清楚了。

    “家主,你等会儿去苏家,记得邀请苏家主过来喝喝酒。”

    薛伯背着双手,脸上带着几分微笑。

    薛伯今天下午也不训练,要处理酒席的事情。

    现在准备的材料还没来,还有点时间休息。

    “我知道,这次苏家帮了我们很多,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现在已经是我们的盟友了!”

    “我们与种家本就是两路人,不管是理念还是家族宗旨都不一样。

    而且现在也已经没有和好的可能了。”

    “只是林家那边要注意,背后的蒙家一直将林家当做江北的一只手,现在手被咱们废了,他们不会坐以待毙的!”

    “他们已经行动了!”

    叶舟冷笑一声,将江北秘境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薛伯闻言大惊,随后气愤的握紧了拳头:“竟然还有这等事!林家和蒙家简直欺人太甚!”

    “所以,薛伯他们已经出手了!只不过失败了,想必此时也在制定下一步对付我们的策略,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

    叶舟说着,眼神一凝。

    “那我们该怎么做?”

    薛伯问道。

    “当然是以牙还牙了!可别忘了苏清影和风酒酒的关系!今天舟江北估计要掀起一股讨伐林家的热潮了!”

    叶舟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薛伯看了忍不住身体一颤。

    这个小子一认真起来就露出这种笑,马上要有人倒霉了。

    薛伯连忙道:“家主,还有一件事必须跟你说一下。

    是关于赵小姐生日会寻找高手的事。”快穿之宿主又逆袭了

    “到时候苏海会来两位地境半宗。”

    见他旧事重提,叶舟笑道:“薛伯,刚才你说这件事我就觉得有点奇怪,赶紧跟我说说。”

    刚才薛伯欲言又止,叶舟早就注意到了。

    薛伯是lǎo jiāng湖,绝对不会无的放矢,而且别忘了他的身份。

    那可是陈笑的义子啊!他说的话能叫空穴来风吗?

    只不过因为燕若惜对陈家不太感冒,他才不好说的。

    现在听他又说起两个地境半宗,叶舟有些好奇。

    难不陈跟着两个地境半宗是陈家派来的。

    “这两个苏海来的半宗,是义父派过来帮助若惜小姐的!”

    薛伯顿了顿,突然道。

    果然如此!陈笑对燕若惜果然还是关心的,只不过平时不表露罢了。

    两位地境半宗!这样一来,叶家实力暴增!真正可以用暴增形容了!叶舟眼神中闪过几分欣喜,随后又疑惑道:“既然这样,为什么去的事庆生会?”

    薛伯闻言道:“义父做事向来都是有理由的,而且现在燕家和陈家的关系还不能公开。

    若是贸然给陈家派来两位半宗必然会惹人注意。”

    薛伯说着,理了理胡须道:“当然,我认为还有另外一层意思,试一试叶家的实力!”

    叶舟闻言先是一愣,有些不解。

    考验叶家?

    什么意思?

    难不成派两个人来帮燕若惜,还要看看有没有让半宗出手的资格吗?

    “薛伯,我不懂。”

    薛伯见状笑了起来:“虽然义父没说,但我猜测,他的意思是想让这两个地境半宗名正言顺的进入叶家,又不能让其他人发现把柄。”

    “所以,这是一个机会!他想让你将这两个地境半宗名正言顺的带回叶家,击败所有想要邀请他们的家族!”

    “那薛伯的意思是——”叶舟呼吸一滞,难不成这两位地境半宗——来了就不走了!“就是你想的那样!这两位半宗只要你有本事让他们称主,就永远都是叶家人!忠诚不用怀疑的那种!惊了!叶舟这一次真的有点被吓到了!若是真的这样,那这一次天下第一楼比试,胜算更大!原本他对着生日会没什么兴趣,但现在忽然有些期待了起来。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