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燕若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早。

    看着四周的场景,她微微一呆,昨晚上的所有事情浮上心头。

    一开始,自己只是单纯的想找叶舟聊两句,谁知道后面越聊自己内心就越复杂,最后竟然就这么坐着睡着了。

    可为什么自己感受不到半点寒冷呢?

    燕若惜微微一抬头,睫毛差点碰到了叶舟的下巴,她身子一顿,小心翼翼的将身子坐直。

    身上披着叶舟的衣服,凳子四周有淡淡的真气萦绕。

    叶舟正襟危坐,似乎在运功,又似乎已经睡着了。

    他就像一个铁人,纹丝不动让自己靠着他的肩膀。

    为什么自己感觉不到冷?

    因为他用真气将这一寸土地包裹了。

    为什么自己的身子斜靠了一晚上而不疼,因为他右手一直搭在衣服上,轻轻的传输着真气,舒缓自己的神经。

    他怕吵醒自己吗?

    还是,因为自己的失误,怕彼此见面了更尴尬?

    燕若惜看呆了了。

    眼角浮起一抹晕红,眼神中不知道是幸福还是感动。

    关于爱情,他真的什么都不懂吗?

    那为什么又会做这些?

    燕若惜认真的看着叶舟的侧脸,太阳还未升起,清晨的空气将一切洗涤得非常干净。

    包括旁边的男人。

    若是龙血封印之后,自己能活——燕若惜刚浮起一个念头,脑子里就出现了秦梦妮的笑容。

    一时间她摇头一笑,站起身将衣服重新披在叶舟身上,转身离开。

    明天就要去参加赵小姐的生日宴会,今天可得把事情安排好。

    可燕若惜不知道,当她离开之后的一分钟,叶舟立刻睁开了眼睛。

    “可算醒了——”他有些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然后站起身进房洗漱。

    当出来的时候,燕若惜和薛伯已经在餐桌上等着他了。

    薛伯眼神有些兴奋,而且气息比之前浓郁了许多。

    叶舟一眼就看出来他晋升了,笑着道:“恭喜薛伯,重回王境巅峰!”

    据说薛伯当年可是地境半宗的,说重回也没有错。

    “还要多谢姑爷的丹药。”

    薛伯一脸兴奋道:“不仅我到了王境巅峰,家族的十个王境大成修者如今也都晋升了王境巅峰!”

    “这么快?”

    叶舟闻言一愣,甚至有些震惊!旁边的燕若惜拿着早餐淡淡道:“这些天你不在,薛伯可是拼了命的在训练他们。

    一个地境半宗的教导总比他们自己摸索要容易多吧?”

    虽然燕若惜不懂修武者的境界。

    但这话说得很有道理。

    境界的修行其实都是重复前人的过程,只有神识的修行才是自己领悟的。

    薛伯有晋升地境半宗的经验,自然会用最有效的办法来训练他们。

    一下多出了十个王境巅峰,叶舟底气足了许多。

    至少再有人上门挑衅,不需要自己这个做家主的亲自动手了。

    “不过,丹药耗费的也是巨大,如今叶家加入的修武者不算很多,但精英弟子已经达到标准,就是地境半宗——没有。”

    薛伯有些尴尬道。

    “明天就是生日会了,我去砰砰运气吧。”

    这个事情也急不来,叶舟答道。

    薛伯闻言嘴唇动了动,看了燕若惜一眼,最后道:“这个生日会在群芳岛举办,简直给足了赵家面子,已经不是简单的生日会了,各界人士都会到场,很多家族会乘着这个机会做一些事。”

    “我听说,到时候会有两位苏海的地境半宗赶过来这边投效值得帮助的江北家族。”

    “家主,这可是我们的机会啊!”

    “江北来的半宗?

    我怎么没听说?”

    叶舟一愣,转头看向燕若惜,只见她也是一脸不解。

    “再说,这地境半宗可遇不可求,一下有两个给你,薛伯你这消息——假的吧?”

    叶舟撇了撇嘴。

    薛伯顿时满头黑线。

    我说有就有,你这小子今天话怎么那么多!非要让小姐知道吗?

    薛伯心里腹诽了一下道:“那我就不知道了,总之明天去了你们多留意一下。”

    叶舟点头。

    燕若惜此时放下餐具道:“我先去处理公司的事情,各大依附家族那边,我已经让他们下午过来叶家庆贺得到至尊令的饭局,之前你许诺的事情,今天正好办了。”

    “这些家族人都成精了,你不给他们好处,是不会有所行动的。”

    叶舟闻言这才想起拿至尊令之前自己曾许诺给这些家族不少好处,而且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们也的确帮了不少。

    当然,也有不少人使绊子的,而且这一次叶家被种家给阴了!那些墙头草估计又要望风而动了。

    “嗯,我知道!”

    叶舟点头。

    “早上你先去一趟苏家,让苏清影给你介绍祝修缘,今天的晚宴他能来最好。

    不能来的话,风酒酒一定要请来。

    她也救了我,而且剑神令还在我手里。”

    燕若惜又道。

    请祝修缘的目的燕若惜已经说过了。

    报恩和向江北家族传达和祝家有联系的信息。

    至于风酒酒,就算燕若惜不说,叶舟也会让她过来的。

    既然燕若惜摆了这个局,乘着至尊令的庆功,正好自己和苏清影制定的计划也可以启动了!种寇不是想阴自己吗?

    那就看看这一招他怎么接!“我会尽量回来早一些,跟你主持局面的。”

    燕若惜说着,站起身披上外衣。

    外面的女保镖立刻走了进来,帮燕若惜拎起公文包。

    之前燕若惜遇袭之后,薛伯就从叶家的王境行者当中挑了一个女修武者来贴身保护燕若惜。

    女修武者其实也是很多的,只不过境界一般不是很高,这女修武者是跟着燕若惜一起长大的。

    当初在燕家跟着薛伯一起开启忘情大阵的修者。

    经过当初的战斗之后,薛伯开始着重培养她,调过来江北的时候已经王境小成。

    又训练了许久,再加上叶舟的丹药,如今已经晋升王境巅峰,保护燕若惜没有什么问题。

    当然,其他人像她这样有天份的就少了很多。

    可以说,现在只要不是地境半宗出手,燕若惜就不可能再被逼入绝境。

    当然,这也不是叶舟放心最主要的理由。

    最主要的还是风家的剑神令!这可是个好东西!半宗见了也得绕道走,宗师出手也得掂量一下自己背后的实力干不干得过苏海风家。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