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若惜闻言脸色一红:“一百个王境你做不到的!现在叶家也只有十位王境行者,地境半宗一个都没有。”

    “你等着吧,我手里可是有不少丹药的!到时候你可别反悔!非要你叫老公不可!”

    叶舟嘿嘿一笑,瞬间有些猥琐。

    “等你做到了再说吧。”

    燕若惜瞪了他一眼,转过头却看见一辆吉普车缓慢的行驶了过来。

    随后在他们面前停下,薛伯率先走了下来。

    然后是苏白伤和苏清影。

    “看吧,我就说在这约会!大哥,你非要带我过来做电灯泡干什么?”

    苏清影撇了撇嘴。

    显然对刚才叶舟朝着她大呼小叫还在不爽。

    苏白伤朝着叶舟歉意一笑道:“清影就是这脾气,叶兄弟不要见怪。”

    “客气了,今日若是没有苏家帮忙,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至于她——我早就习惯了。”

    “渍渍,见了老婆说话就是不一样!跟人家单独出去的时候一口一个小甜甜,现在就是她!若是在古代,你就是陈世美,要被处以宫刑的你知道吗?”

    苏清影一脸不爽。

    “小——甜甜?”

    燕若惜抬头看向叶舟,脸色冷了许多。

    “我靠!苏大姐,你可不要乱说!”

    叶舟连忙解释道:“她在自我陶醉,你千万不要相信啊!我像是那样的人吗?”

    燕若惜闻言没有说什么,上前一步朝着苏清影微笑道:“叶舟这几天,多谢你照顾了!这一次若是没有苏小姐帮忙,叶家拿不到至尊令。”

    “还是燕小姐会说话,哪像他啊!”

    苏清影瞪了叶舟一眼。

    看向燕若惜,眼神中却带着几分复杂。

    她——这是已经在宣告主权了吗?

    可他们明明是假结婚的!瞒得了别人瞒不了自己!苏清影心里很不舒服。

    哪怕面前的两人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亲昵举动,但心里还是很不爽。

    去江北秘境之前,看到这样的画面,自己顶多羡慕一下。

    可现在,是难受!心里像是堵了什么一样。

    “今天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做?”

    苏清影忍着自己复杂的心情,对着叶舟道。

    “我们不是已经行动了吗?”

    叶舟反问。

    “若是能成,的确能够扳回一城,但还不够。

    “苏清影眼神一凝道:“现在叶家已经万事俱备不缺任何东西了。

    但如此快速的崛起惹怒了很多的家族。

    现在叶家唯一缺的,就是高手!”

    这一点叶舟也觉得,叶家除了自己,基本上没有一个王境巅峰,更不用说地境半宗了。

    “你有办法?”

    叶舟问道。

    苏清影撇嘴道:“办法哪有那么多!不过你可以去砰砰运气!”

    “赵家小姐已经来到江北,种寇就是护送她回来的。

    之前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她准备在群芳岛举办生日会!赵家可以说是半个修武者家族,江北的修武者多少会给点面子的。”

    “到时候无论是修武界还是商界都会来不少人,你的公司如今已经步入正轨,但人才还是缺了些,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多拉拢几个,至于王境行者,乃至更高级的地境半宗,你能拉拢几个,就看本事了!”

    “生日会吗?”

    叶舟闻言摸了摸下巴。

    目前来说叶家最缺的就是高手,如果这样的话,的确是个好机会。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燕若惜。

    燕若惜点了点头:“这件事我也是刚知道的,我觉得可以去试试!”

    旁边的薛伯看了燕若惜一眼,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好了,该说的事情也说完了!我该走了!”

    苏清影伸了个懒腰,指着叶舟道“江北秘境的宝贝,苏家这一份记得送来。”

    “凭什么要我送!想要自己来拿!正好我们明天要请祝修缘吃饭,你也来吧!”

    叶舟笑道。

    “你说谁?

    祝修缘!这个负心汉来江北了?

    酒酒呢!”

    苏清影瞳孔一缩。

    “已经追上去了!”

    “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苏清影有些着急:“车子我用了,你们再找一辆吧!那个傻姑娘,可别再被伤一次了!”

    说着驾车风风火火的离开。

    风酒酒和祝修缘的事情叶舟也知道一些,不过这不关自己的事,他也没多关注。

    距离天下第一楼比试越来越近了!还有一个多星期,也就是说赵小姐生日会只有,真正的战斗终于要到来了!江北沉寂了这么久,终于要开始风起云涌。

    只是,这一次的错误却不能再犯了,无论如何也要保证燕若惜的安全。

    想到这里,叶舟对真气高手的渴望又多了一层。

    若是叶家有两个地境半宗,或许局面就不会这么难了。

    生日会上,自己可不能错过机会。

    车子苏白伤已经命人找了两辆,他回苏家复命,叶舟三人则是回叶家。

    这一次叶舟收获颇丰,他想乘着这个机会让薛伯好好提升一下叶家的那些高手的境界。

    当然,苏白伤也带走了不少丹药,这些都是苏家应得的。

    没有苏清影的牺牲,那一切都无从说起。

    只是这件事注定只能埋藏心底,不能对任何人说。

    晚饭过后,薛伯有些兴奋的拿着丹药去找家族弟子,叶舟站在走廊上抽着烟。

    若是之前,他绝对是要在房里抽的,只是和燕若惜同居之后,他抽烟的位置就就只有这里。

    “抽完了吗?”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旁边传了出来,带着几分轻柔。

    叶舟转头一看,燕若惜正站在自己旁边,手里还拿着一个烟灰缸。

    他连忙掐灭烟头道:“抽完了!你——怎么会在这?”

    “这是你专属的地旁吗?”

    燕若惜反问。

    “额,那倒不是——平时我抽烟,你不是挺讨厌的么。

    怎么今天——”“你跟我进来。”

    燕若惜没有理他的絮絮叨叨,转身进了房间。

    叶舟跟着进去,只见沙发上摆着一个盒子。

    燕若惜打开盒子,拿出里面崭新的西装,然后放在叶舟身边试了试。

    “嗯,还算合身,后天,就穿这一套吧?”

    燕若惜声音很平淡,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