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叶舟的瞬间,燕若惜眼神明显变化了一下。

    仿佛是松了口气,又好像有些淡淡的思念。

    她原本打算走上前的,最不济也跟他说一句话,可真正遇到的时候,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叶舟。

    这些日子一来,自己总是感觉空荡荡的,叶舟离开之后,自己的心静不下来。

    而现在,这种安全感又回来了。

    看着他气喘吁吁,显然是一路狂奔过来的,燕若惜嘴角浮现出淡淡的微笑。

    薛伯面色也是一喜:“家主!”

    叶舟上前拍了拍薛伯的肩膀,然后拿出一枚丹药道:“薛伯,你的气息不稳,想必刚才战斗中受了伤,这丹药能够帮你固本培元,甚至有可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助你重回王境巅峰!”

    “正气丹?

    这可是半宗巅峰才能练出来的丹药啊!”

    薛伯瞳孔一缩。

    叶舟自豪一笑:“若不是薛伯你现在实力稍微有些低,我还有更强的丹药,这一次江北秘境之行,收获很大!”

    “可是也遇到了不小的危险吧?”

    薛伯接过丹药。

    叶舟笑道:“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回来就好。

    这些天你不在,老头子怪想你的。”

    薛伯笑了笑,然后看了一眼燕若惜。

    对着叶舟道:“这一次多亏有苏家的人拼死帮忙。

    往后可要好好谢谢人家。”

    “我知道。

    这一次苏清影也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叶舟点头。

    “那你们聊,我先回去江北商会报个信。”

    说着薛伯率先往前走去。

    一时间整条路上便只剩下叶舟和来往的车辆。

    燕若惜此时也走了上来,她认真的看了叶舟一眼,确定他没有受伤,这才轻轻的舒了口气:“还好没缺胳膊少腿。”

    “在你心里,我就那么逊吗?”

    叶舟翻了翻白眼道。

    燕若惜瞪了他一眼道:“比你承诺的晚了一天!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我听说,种家大少爷回来了。”

    “嗯,刚才就是他阻挠的我,而且想要抓你也是他的计策,这个人还真有点本事。”

    “那接下来怎么办?”

    燕若惜问道。

    叶舟眼神一凝道:“一个种寇回来还不足以扳倒我们,继续按照原计划发展就行,对了。

    我不在的这几天,没发生什么事吧?”

    燕若惜闻言一边走一边道:“你回来之前倒是没有什么事,惜颜集团已经步入正轨,之前选择依附我们的家族都很尽心尽力,本来今天江北商会上若是合同谈成了就能有更好的发展,只可惜被种家破坏了。”

    “江北商会那群杂碎已经被我收拾了!至于合同,真心实意想要合作的自然会再找上门,无需担心!毕竟我们手里还有一座东方家的阁楼,这一次拿到至尊令回来,也是时候该好好震慑他们一次了。”

    叶舟信心满满。

    “嗯——”燕若惜看了他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

    叶舟见她突然低下头不说话,气氛瞬间变得宁静了起来。

    风和日丽的天气,夕阳西下,跟着燕若惜压马路,这种感觉很好。

    自己拼死拼活回来,到底是为了向她证明自己能够做到,还是为了这一刻呢?

    叶舟不知道。

    “我赶到江北商会的时候,你已经离开了,风酒酒过来追你,是不是她帮的你们?”

    燕若惜闻言举起手中的剑神令道:“她把风家的剑神令留给了我,至于救我们的不是她。

    是祝家的大少爷祝修缘。”

    “祝修缘?

    他怎么来江北了!”

    叶舟眉头一皱,随后恍然大悟:“难怪风酒酒没跟你回来,想必追随那祝修缘而去了吧。”

    “为什么这样说?”

    燕若惜看着他道。

    叶舟微微一笑:“你还不知道吧,这位风小姐和那祝修缘是青梅竹马,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躲了她七年!七年啊!女人能有几个黄金七年。

    祝家的人,果真一个德行!要是我——”“要是你,你会怎么样?”

    见叶舟停顿,燕若惜突然停住脚步,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舟总感觉这一次回来之后,燕若惜看自己的眼神温柔了许多。

    “咳咳,不知道!”

    叶舟尴尬的咳嗽一声,连忙转移话题道:“那你肯定不好面对他吧?”

    “毕竟是他救了我。”

    燕若惜理了理耳边的秀发道:“当年的事情我现在也想了很多,如果能够化解那是最好不过。

    特别是现在我们已经得罪蒙家的情况下。”

    听到这里,叶舟嘴唇动了动,认真道:“燕子,你并不需要为难自己而去考虑叶家的因素。”

    “我决定请他来家里吃饭,你觉得如何?”

    燕若惜没有回答叶舟,而是问道。

    “燕子——”“你不反对,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燕若惜说着微微一笑。

    见她坚持,叶舟摇了摇头。

    让祝修缘来吃饭,当然不是单纯的吃饭,那是向江北众多家族表达一种信息,祝家和叶家修好的信息。

    只是,对于曾经和祝家有恩怨的燕家来说,这个决定的确需要不少勇气。

    “这一路上,很难吧?

    要不然你不会耽搁这么久?”

    燕若惜说着,稍微靠近了叶舟一步:“能说说吗?”

    “就江北秘境里面发生了一些事,你是不知道我见到何等的大人物!他竟然是一道灵体!而且还给了我许多宝物,跟开挂了一样!”

    叶舟说着,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开始更燕若惜陈述。

    只不过他将所有的锅都甩给了陈老祖,并没有说被两个地境半宗围攻的事情。

    说出来了,反倒让燕若惜担心。

    况且——他也没脸说。

    要是直接告诉燕若惜,自己摸遍了苏清影全身,估计她会立刻用高跟鞋锤自己!聊着天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走了好长一段路。

    夕阳将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

    听完了这一路的见闻,燕若惜微微舒了口气:“没想到这一路这么波折,不过能够得到至尊令就好。”

    “至尊令倒是很轻松,关键是我要发展叶家啊!不从江北秘境寻找一些宝物,怎么发展?

    我们的赌约你还记得吗?”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