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酒酒已经恢复正常,但祝修缘因为心乱了没有注意到。

    要不然,他一定用最快的速度离开。

    刚才她还在昏迷,若是离开了,就不需要解释,自己的内心也能坚定一些,可先在——“酒酒,你先放开——”祝修缘叹了口气,声音中带着几分温柔。

    风酒酒闻言反而抱得更紧了:“那你不准突然离开,这一次无论如何,你都要说清楚!”

    “好,我说清楚。”

    祝修缘点头。

    风酒酒这才松开手,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刚刚留下的后遗症,她脸有些红。

    理了理有些凌乱的秀发,她很不好意思。

    早知道今天会遇到祝修缘,她一定会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他是不是很失望?

    肯定是的,这七年,我过得浑浑噩噩的,根本不在意其他任何事。

    还有,刚才的病又发作了!丑态百出吧?

    风酒酒,你真是太倒霉了!但这么好的机会,她可不愿意再错过一次了。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祝修缘坐在了她对面的凳子上。

    “你真的不离开?”

    风酒酒再次确定。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既然我说出口,那我便会信守承诺。”

    祝修缘微微一笑。

    “那——你等我一会儿!我酿了你最喜欢喝的女儿红!七年了啊,味道非常好!”

    风酒酒说着,就要去拿酒。

    祝修缘却摇了摇头:“不必了,我已戒酒多年——”“啊!”

    风酒酒眼神中划过失落之色,随后又道:“那我去泡茶!”

    一句戒酒多年,她七年的努力就白费了。

    可此刻,比起这个,风酒酒更怕他离开。

    “酒酒,此次我是作为护送赵小姐来江北的,马上就要走了。

    有什么话,就说吧。”

    祝修缘依旧摇头。

    风酒酒眼眶一红,有气无力的坐在凳子上,一双眼睛很复杂的看着他:“修缘哥哥,你变了。”

    “小时候,你最喜欢喝酒,知道我离不开酒,就偷偷的从家族拿出来约我品尝——你说,很喜欢跟我在一起,看风,看云,只要我们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

    “时间总会改变一切,人也总会长大的。”

    祝修缘拳头猛然握紧,随后又慢慢松开。

    证明他内心并不平静。

    “为什么!那你为什么要躲开我?

    有什么话,连我都不愿意说吗?

    还记得你在冰窟救起我的时候说的话吗?

    那个时候我们就是世界上最珍惜彼此的人!”

    风酒酒语气中带着几分哭腔,眼眶通红。

    “——”祝修缘沉默。

    片刻之后看着风酒酒道:“酒酒,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

    感情也是如此。

    这七年祝家情况不太好,我一直忙于修炼,对感情之事已经看淡了许多。”

    “那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既然修炼,那必定闭关。

    我时间很繁忙——”“真的是这样吗?”

    风酒酒一脸不相信。

    祝修缘沉默。

    他不愿意说。

    作为最了解他的女人,风酒酒知道他沉默的意思。

    “七年了,我当初有无数的话想说,但经过这么多年的沉定,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你说。”

    祝修缘点了点头。

    “你喜欢我吗?

    哪怕是曾今也好!”

    风酒酒语气急促道。

    祝修缘嘴唇动了动,正准备开口。

    只听风酒酒又道:“修缘哥哥,祝家修佛!出家人可不打诳语!”

    “——”祝修缘再次沉默。

    片刻之后,他站起身道:“酒酒,曾今的事情何必说,你只需要知道,你我如今,已再无可能,七年前你还是少女,如今已是风华绝代——此乃你最美好的年华,往事不要在执着了。”

    “忘了我吧!”

    祝修缘说着,站起身便要走!好一个最美的年华!风酒酒也起身喊道:“我忘不了!七年的时间,记忆越来越深刻!你让我怎么忘!”

    “佛能渡众生,也渡了你吗?

    你能忘记吗?”

    “——”祝修缘没有回答她只是淡淡道:“我该走了。

    你的病反复无常,记得随时带着酒。”

    “还有,江北即将风起云涌,如果可以,尽快回苏海吧,不要卷入其中。

    要不然就算是风家,也很难独善其身的。”

    “你还是关心我的!”

    风酒酒闻言甚至有点开心。

    “朋友之言罢了。

    你好自为之。”

    祝修缘解释道。

    见他真的要走,风酒酒内心嫉妒不舍。

    在这一刻,她忽然明白,多年的责怪和疑惑甚至愤怒生气在这一刻都不再重要了。

    她只想他留下来,再多看看他。

    要求如此之卑微。

    卑微得让她都有些恨自己。

    如果可以,她多想给面前男人几巴掌。

    但她做不到,每一次看到他,风酒酒的心就化了,仿佛自己才是祝修缘,而不是风酒酒。

    “修缘哥哥,你真的这么绝情吗!到底是为什么!”

    “朋友或者陌生人除此之外,我们之间再无其他关系。”

    祝修缘回过头道。

    他负手而立。

    双手握得很紧,指甲都嵌入到了肉里,但表情依然平静,不动风云。

    风酒酒惨然一笑:“朋友——陌生人——祝修缘!你若不爱我,当初为什么还要救我!”

    一滴泪从她眼角流了下来,风酒酒哭了,哭的很伤心。

    祝修缘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随后转身就走。

    “我选朋友!你听到了么!我们是朋友!”

    风酒酒心里一紧,连忙冲出来挡在他面前。

    “那以后在我面前,不准再谈其他!”

    祝修缘道。

    “好——”“不准不带酒壶!”

    “好。”

    “不准再亏待自己了,努力让自己过好每一天。”

    “祝修缘,你终究是在乎我的!”

    “——”见他又沉默,风酒酒破涕为笑,连忙从怀里拿出一个青花瓷瓶道:“好,好,我不说其他了!西陵的佛陀论道再过三个月也要开始了。

    给——”祝修缘见状本想拒绝,但看到她眼里的渴望,最终还是没说出口,接过瓷瓶一看,却是呆住了。

    “起死回生丹!你——如何得到的?

    这可是天级丹药!”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