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现在你还要去苏家吗?”

    薛伯走了上来问道。

    燕若惜闻言摇了摇头:“叶舟得知江北商会的事必然会去那里,然后赶过来找我,我们往回走吧!”

    薛伯嘴唇动了动,本想说回去的话不太安全,但一想到她握有剑神令,于是也没说什么。

    的确,早点见到叶舟,也能彼此早点放心。

    “好。

    那我们往回走。”

    两位王境行者依旧护送在燕若惜左右,薛伯在前方带路,四人又朝着江北商会方向走去。

    另一边,风酒酒一路往前,全身的真气都运用到了极致。

    七年压抑的情绪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她今天就算跑断了双腿,也一定要见到他!问他为什么总是躲着自己!有些时候她真的好后悔!为什么七年前自己要跟他表白,为什么要说喜欢他,想做他的妻子。

    可他之前明明是带着笑的!甚至还将自己揽入怀里!风酒酒内心无比坚定,祝修缘是喜欢自己的!可为什么第二天他就完全变了,所有的承诺就好像过眼云烟一样消散殆尽,他留给自己的只有逃避和冷漠。

    “到底为什么!七年了!我要一个答案,很过分吗?”

    风酒酒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再次加快速度。

    那股气息越来越强,很熟悉的味道,只有他能够发出来的淡淡檀香!不过就在她快要接近的那一刻,面前的气息猛然加快,速度比她快了几倍!你还是不想见我!为什么!风酒酒瞳孔一缩,一颗丹药直接放入嘴中,瞬间她目光变得猩红了起来,全身真气再次暴涨,速度竟然比之前还要快。

    渐渐的,她冲出了竹林,树木稀疏了许多,隐约间能够看到一道人影在飞速往前跑动。

    速度直快不慢。

    风酒酒看着他身影越来越远,内心越来越着急。

    连自己吃了秘药都没办法追上他,他的境界又提升了!怎么办?

    难不成还要在等一个七年吗?

    祝修缘,你怎么这么狠!想着想着,也不知道是药物的作用还是怎么回事,风酒酒呼吸越来越急促,整个人的意识也变得很模糊。

    噗!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仅仅是一瞬间,她脸色就变得非常苍白。

    “祝修缘!你站住!”

    她用最后的力气喊了一声,随后身体急速掉落!下落的速度非常快,刚才还在树尖疾驰,现在要是掉下来,摔得必然也不轻!可她现在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她就像亲口问他一句为什么!终于脑子越来越重,呼吸也越来越急促,风酒酒连忙伸手摸了摸腰间的酒壶。

    可酒壶刚才因为激动已经被她捏碎!风酒酒的意识逐渐模糊,整个人宛如发狂一般陷入了无比的混乱当中。

    就当她快要砸在地面的那一刻,只见一道身影飞速的冲了过来,接住了她的身体。

    眼神有些朦胧,看不清他的脸,但那檀香味却还是那么熟悉。

    他竟然——回来救我了!可为什么非要这样,你才肯救我?

    风酒酒很想说话,但她已经无法开口,急促的呼吸宛如哮喘让她无法自制。

    “你的酒呢!”

    就在这时,抱着她的身影终于开口说话了,语气平淡,但风酒酒竟能听出一丝焦急“碎了——”风酒酒努力的挤出两个字,然后用手指了指一个方向:“我——我住在~那边~不远~”她说完便剧烈咳喘了起来。

    祝修缘看着怀里柔弱得不像话的女人,她批头散发,衣服还是当年那一套,七年的时间。

    她已经从亭亭玉立的少女变成了真正成熟的女人,她很美,可她从不打扮。

    可这些,在自己眼里都不算什么!她——等了自己七年。

    祝修缘看着怀里的女人面色极其复杂,一把将其抱紧,朝着前方冲了出去。

    地境半宗的力量运用到了极致,甚至普通人都无法看到他的残影!速度快如闪电。

    不一会儿前方的房屋越来越清晰,房子里还残留着风酒酒的气息和淡淡的酒香,祝修缘能感受得到。

    飞速进门,然后祝修缘右手猛地一台,一坛酒被吸到了他手里,他用真气将酒凝聚成水珠,温柔的灌进了风酒酒的嘴中。

    慢慢的风酒酒的苍白的脸色开始逐渐红润了起来,那急速的咳喘消失。

    她斜靠在自己怀里,祝修缘脸色微红,显然这么亲昵的动作他还是第一次做。

    见她终于平复了下去,祝修缘连忙站起身将她平坦放在长椅上,然后坐到了对面。

    此时风酒酒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只是半眯着眼睛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

    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着些什么。

    现在看起来没有刚才那么可怕,就好像酒醉了一般。

    看着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女子,祝修缘摇头一叹。

    自己再次救她,不知道是对是错!她明知自己就不能离身,为什么这么大意!又或许,自己的出现影响到她了。

    七年了啊!曾经的哪些事非但没有让她忘记,反而更深了。

    青梅竹马——山盟海誓,一切宛如还在昨天。

    祝修缘感觉自己的思想有些不受控制,想要再翻出尘封的往事,那些曾经和面前女人一起经历过的快乐。

    他连忙偏过头,不去看她,眼神也浮现出几分挣扎。

    双手合十,他长长的呼了口气,默念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四句话循环往复,内心的波澜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早知道,自己当时就该离开早一些,或者根本不该出手,她只要感受到一点气息,便会追上来的!心若乱了,佛语再念千遍万遍,也是徒劳无功。

    这红尘,自己终究无法看破,却又不得不看破。

    天意弄人。

    祝修缘叹了口气,睁开了眼睛。

    看了一眼风酒酒,然后起身就要走!可他才刚刚转过身,一阵香风拂过,后背已经被人紧紧的抱住。

    “你又想不告而别吗?

    我还有几个七年可以等!祝修缘,我恨你!”

    风酒酒的话还有几分虚弱,但双手却报的很紧。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