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伯,你恨祝家吗?”

    燕若惜问道。

    薛伯摇头:“我不恨祝家,我只恨祝无涯。

    但我恨——又有什么用呢!时光永远不可能再重来一次。”

    “小姐,若是你身上没有龙神意志,我永远都不会让你知道这件事,归云小姐也是如此,她并不想让你仇恨祝家。”

    “那小子有一句话说得很对,上一辈的恩怨,没有必要延续到下一辈身上。”

    燕若惜闻言点了点头:“如果薛伯你能这么想,我也就宽心了!如今林家背靠蒙家,我们已经和西陵蒙家交恶,只能交好祝家!”

    “只要他在江北,那就还有见面的时候,到时候请他到家里吃顿饭,也算聊了两家当年的恩怨。”

    燕若惜说道。

    薛伯闻言却笑了起来:“怕不是只有吃饭那么简单!祝修缘可是祝家的大少爷!他能来江北已经是蓬荜生辉,若是真的降临叶家!那整个江北的其他家族将会受到足够的震慑!”

    “叶家的名气将稳固不少时间!小姐,现在你心里的这个家,到底是苏家,还是叶家啊!”

    见薛伯突然间打趣,燕若惜脸色微红道:“薛伯,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哈哈,那算是我老头子多想了!不过这祝修缘人长得帅气,气质又不错,你带到家里来,小心叶舟吃醋!”

    “他那么聪明,想得明白的!不过——他们到底回来了没有?”

    提起叶舟,燕若惜眼神中又浮现出了担忧之色。

    刷!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不远处冲了过来,一身青衣,腰间挂着酒壶,显然就是之前见过一面的风酒酒!“燕小姐,你没事吧!”

    风酒酒微微有些气喘,显然赶路消耗了不少真气。

    “风小姐,你怎么会来?”

    燕若惜连忙上前。

    之前风酒酒救了叶舟,她还是很感激的。

    “是清影让我过来保护你的!但现在看来似乎不需要了。”

    风酒酒笑了笑,打开酒壶又喝了一口。

    苏清影?

    他们回来了!燕若惜面色一喜:“叶舟呢?”

    “他被种寇设计了!围在了来的路上,不过对于他来说是小场面,只要你没事就好!”

    燕若惜闻言这才松了口气:“多谢你了,风小姐,以后若有什么需要,叶家和燕家都愿意代劳。”

    “小事,况且我这不也没帮上什么。”

    风酒酒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又有些好奇道:“听说这一次出动了至少四个王境巅峰,你们怎么突围的?

    他们人呢?”

    “被一个人打跑了。

    就在你来之前的片刻,他碰巧遇到我们。”

    燕若惜道。

    “一个人?

    那他怎么说也得有地境半宗的实力了!”

    风酒酒眼神一凝。

    “一般半宗都不插手这些事的,他为什么要帮你们?”

    燕若惜闻言摇了摇头:“或许是因为家族曾今的旧事吧。

    燕家和祝家的旧事,当年闹得沸沸扬扬,风小姐想必也是知道的。”

    “旧事?

    哦——燕归云和祝无涯嘛!知道知道,老头子说过——等等!你刚才说来的人是祝家的半宗?”

    风酒酒忽然身体一颤,连忙追问道。

    “是啊!看来江北是有大事情要发生了!这一次祝家来的人来头还很大。”

    “谁?”

    风酒酒紧紧握住酒壶,面如痴狂。

    燕若惜不了解风酒酒为什么会这么激动,但见她问了出来,便开口道:“祝家大少爷,祝修缘!”

    卡擦!燕若惜话音刚落,风酒酒的酒壶直接被她捏爆!“我就说怎么感觉一道气息飞速离开!“风酒酒嘴角不知道是笑还是哭,她甩掉手中的酒壶道:“你躲了我七年,这一次来江北也要躲我!我今天一定要问清楚!”

    说着从怀里拿出一道令牌送到燕若惜手中:“你带着它先回苏家,如果再有人不开眼,拿出这块令牌,就算种寇来了也不敢拦你!”

    燕若惜还有些不明所以!旁边的薛伯却是吓了一跳,惊声道:“风家的剑神令!”

    剑神令,南渊剑神风家的独门令牌,只有亲传嫡系才有资格获得。

    握着令牌就等于有了整个风家的后盾,所有敢对其动手的家族,都会受到风家致命报复!面前的这个女人竟然有!那岂不是说她的身份就是风家嫡系!这可不简单!对于修武者家族的事情燕若惜了解并不多,此时还有些不明白,这东西的用途。

    可风酒酒却已经消失在了风中,朝着之前祝修缘离开方向追了过去。

    “真没想到苏小姐的闺中密友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薛伯看着燕若惜手中的至尊令忍不住道。

    “怎么说?”

    燕若惜问道:“就凭这块令牌吗?”

    “这可不是普通的令牌,是风家的剑神令!见令着如见剑神本尊!拿着它我们一路到苏家都不会受到任何阻挡。”

    的确,就算在燕京都没有多少人愿意触怒南海剑神,更不用说小小的江北了。

    “这么厉害!”

    燕若惜有些惊诧,一块小小的令牌竟然有这么厉害。

    要知道,刚才若是没有祝修缘,种家的人已经将自己抓走了。

    “这一次我们欠了苏家人情了。”

    薛伯锤了锤腰肢道:”不过小姐也无须羡慕风酒酒,只要你愿意,身份可以比她显赫十倍!”

    南海剑神的女儿又如何,我燕家小姐可是陈笑之孙!真正顶峰的存在。

    虽然现在有些误会,但血浓于水,早晚会重归于好的。

    燕若惜闻言宛然一笑:“薛伯,你什么时候也喜欢这些虚名了。”

    “这可不是虚名啊!要是你是义父孙女的消息公布出去,江北每一个人敢对你动手。”

    “我自己的事,自己处理,不牵连其他人。”

    燕若惜说着,收好剑神令朝着旁边走了过去。

    此时在前面树脚下,两位苏家的王境行者正在运功调息,刚才那一战他们可受了不少的伤。

    “燕小姐——”一见她过来,两人立刻站了起来。

    “刚才多谢两位拼死相救!不过接下来还得继续劳烦两位了,等家主回来,自有厚报!”

    燕若惜感激道。

    “不敢不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两人受宠若惊,立刻抱拳。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