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你真气强悍,我们不是对手!但你执意要与种家为敌,也不会好过的!”

    另外一名高手忍不住道。

    之前那高手也摸不清楚面前男人的套路了。

    能跟大少爷站在一起的人要么就是比他强,要么就是和他一样都是妖孽般的存在。

    祝修缘闻言打开折扇道:“你说话时眼神闪烁,口齿不清,明显在撒谎,种兄一代人杰,怎么培养出的高手会有这般作为?”

    “这位姑娘你们今天是带不走了!回去复命吧!至于我是否是种家的敌人,那得有种兄去考量!”

    说着,祝修缘右手轻轻一挥,又有两片竹叶飞出直接刺进那两个跪倒在地的王境巅峰身体里。

    瞬间,两个人的身体又能动了。

    挣扎着站起身,四个人一起面对着祝修缘,如临大敌!“怎么样?

    打不打?”

    “怎么打?

    面前这人用竹叶就能让我们动弹不得,显然已经是半宗级别的强者!”

    “可这么回去,怎么跟少爷交代?”

    “被少爷罚总比丢了命要好!而且这人衣着气质特殊,没准还真是少爷所认识的人!”

    “地境半宗出手我们没办法,如实汇报吧!”

    “走!”

    几人商量完,有些不甘的看了一眼燕若惜闪身离开。

    见他们四人竟然被这样一个年轻人吓跑了,苏家两个王境行者顿时一呆。

    薛伯也忍不住砸舌:“好年轻的半宗!听说种寇入半宗了!可他的年纪接近三十,而面前的这小伙子貌似也才二十五六。”

    燕若惜也点头:“总之,今天走运了!得好好谢谢人家。”

    说着,她上前一步道:“多谢先生相救!”

    祝修缘闻言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上前一步盯着燕若惜。

    他看得很认真,一双眸子很是清澈,不是在亵渎,而是在欣赏,隐约中还有几分好奇。

    薛伯见状瞳孔一缩,连忙挡在了燕若惜面前。

    燕若惜也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又不好明说,值得往后退了又。

    并且故意拉了拉袖子,露出了叶舟送的结婚戒指,证明自己已经是有妇之夫。

    “像,真的太像了!”

    祝修缘忍不住感叹一句。

    “呵呵,不知先生高姓大名,此恩我们燕家必报。”

    薛伯连忙圆场笑道。

    祝修缘闻言摇头一笑:“恩情不敢担,就算我不出手,你们也会没事的!”

    “这——何解?”

    薛伯一愣。

    “有人已经赶过来了,气势很强,两个王境巅峰打不过四个,但三个的话,至少能带你们安全撤离的。”

    祝修缘看了前方一眼,又回头看向燕若惜。

    “姑娘,你方才说你叫燕若惜?”

    见他打听燕若惜的事,薛伯眼神再次变得凝重,面前的男人给人感觉彬彬有礼。

    但不知道为什么,和记忆中的一个男人有点像啊!而且,自己中意的是叶舟!虽然那小子有时候大大咧咧,也不是托付的最佳人选,但他至少有一颗守护燕若惜的心。

    燕若惜闻言犹豫了一下道:“我是燕若惜。”

    “能否告诉在下,已经亡故的燕归云前辈是你的什么人?”

    祝修缘又问道。

    他知道我母亲?

    燕若惜再次一愣,看向薛伯。

    本想求助他,却发现他也在发愣,甚至看着面前的男人很是不爽。

    “她是我母亲!”

    “难怪——”祝修缘错愕了一下,随后又仿佛猜到了一般点头。

    他吵着燕若惜抱了抱拳道:“这里人烟太过稀少,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说着,转身就走。

    见他一点也不拖泥带水,问了几句就走,燕若惜有些不好意思了。

    要知道,今天若是没有这个年轻人相救,说不定就真的跑不出去了。

    她连忙上前道:“不知道先生尊姓大名,我燕家之后报答,也好有个门路。”

    “还是不要说了吧,要不然你该恨我的。”

    祝修缘笑了笑:“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说着,祝修缘就要走。

    可他只走了一步,却听后面传来一声冷笑,却是薛伯发出来的:“哼!我早该想到的!也只有祝家才会这么虚伪!”

    “祝家?”

    后面的燕若惜见回过神的薛伯,顿时一愣,随后问道:“你是祝家的人!”

    祝修缘听到薛伯的话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他道:“这位前辈想必就是薛震了!当年便听说你极其忠心,为了保护燕家,一辈子鞠躬尽瘁,无儿无女。”

    “今日一见,倒是让人钦佩!”

    薛伯闻言撇嘴:“呸!你们祝家人就会来这一套!当年祝无涯也是这么给人留映像的!最后还不是成了负心汉!你叫什么名字!今天的事,我们燕家会付出代价!”

    “不欠你们人情!”

    祝修缘听他提起祝无涯,摇头一叹:“每一个家族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事情已过多年,薛前辈又何必牵连到小辈身上呢!”

    “果然怂!名字都不敢留!”

    “哈哈,既然薛前辈开口,那一个名字和足挂齿!”

    祝修缘转过身,朝着两人抱拳道:“西陵,祝修缘!祝无涯是我大伯!燕小姐,我们还会见面的!”

    “修缘不求你报答,只求不要在对祝家有那么大的敌意!我们还会再见的!”

    说完连忙闪身离开。

    他步伐走得急快,似乎怕暴露什么。

    见他身影消失,薛伯眼神有些复杂。

    说实话,一开始燕若惜听到祝家的第一反应是生气,不过祝修缘的性格太随和了,让她印象上又有些改观。

    这个人是真君子!这是她的第一感觉。

    因为他的目光和叶舟一样清澈,不像种鸿那样伪装出来的。

    其实后面想想,情爱这种事,向来都没有什么对错的。

    听说那祝无涯现在还是孤身一人,而母亲已经有了自己,也算是家庭圆满。

    真要错的话,一人错一半吧。

    祝无涯不尊承诺,没有来赴约。

    母亲一样违背了誓言,嫁给了其他男人。

    后面想想,对祝家的恨还是有,只不过已经不是那么深了。

    “薛伯,你没事吧?”

    燕若惜理了理耳边的秀发道。

    薛伯摇了摇头:“没想到,在江北也能见到祝家的人,二十年了——”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