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从醉翁亭走下,祝修缘重温江北的大好河山。

    他手拿折扇,长袍虽然看起来有些另类,但行走如风,并不沾染尘埃。

    一把折扇轻摇,微风吹起他的秀发,整个人宛如从书卷中走出来一般。

    若是有人看到,必然要说一句,好英俊的年轻书生。

    不知不觉,他来到了一片竹林,记忆里小时候还在这里练过武,只不过时间太过久远,以至于让他忘记了具体的方位。

    只是竹叶随风落下,阳光透过竹缝,映在大地上,散光风落成不一样的颜色,看起来非常唯美。

    他走在其中,不由得心生几分感慨。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算算也有七年了——这江北的天倒还是如此清澈。”

    祝修缘拍了拍折扇。

    嘴角带着笑意,但眼神多少有些复杂:“佛曰静心、明悟。

    可我有心结,怎么也做不到心如止水,哪怕现在到了江北也想着逃避。”

    “我还是怕见到她,但心里冥冥中又似乎很想遇见她。

    我该说什么?

    对不起吗?

    或许分量太轻了!”

    一片片竹叶仿佛祝修缘内心的愁绪,剪不断理还乱。

    纵然境界已经达到了一个地步,非常人所能及,但依然有属于自己的烦恼。

    对于信佛的祝家来说,这就是劫数。

    忽然,前方竹林闪动,一道道真气和打杀声传出。

    祝修缘脚步一顿,那正是他准备前往的方向。

    透过许多竹子的缝隙,隐约间还能看到有人在战斗。

    他打开折扇轻摇了几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万事万物都有其自己的规律,江北家族也是如此,我非此地之人,若是贸然插手,反倒坏了因果。”

    祝修缘说着,转身慢慢离开,不打算插手这边的争斗。

    另外一边,苏家的两位王境行者被拖住,薛伯的修为如今只有王境大成,根本无法抵抗两个王境巅峰的进攻。

    此时燕若惜留下来无异于等死!若是被抓住了后果不堪设想。

    薛伯又是感动又是着急,连忙道:“小姐,若是你被抓住我们多日的努力就白费了!”

    燕若惜闻言点头道:“是啊!我要是被抓,叶舟将会受到威胁,多日的努力可能因此白费。”

    “薛伯,这些我都明白,我不是修武者,我没有强大的真气,就算跑,也跑不了多远的。”

    “我自小父母双亡,是你带我长大的,你已经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我——我做不到。”

    看着燕若惜双眼通红,薛伯微微一呆,此时他忽然回过神,燕若惜其实也才是二十出头的女生。

    就算经历了再多的波折,内心也不是坚硬如铁的。

    而且她说得很对,没有了高手保护,她根本逃不远。

    可难道就这么留下来等死吗?

    饶是经验丰富的薛伯,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轻轻的拍着燕若惜的肩膀,像是在安慰她。

    此时两位王境行者已经走了过来,看着倒在树边的薛伯和燕若惜,嘴角挂着冷笑。

    “燕小姐,你说你这是何必呢!和和气气的跟我们走不好吗?

    非要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其中一个王境行者道。

    “别跟他们废话了,赶紧行动!再过一会儿苏家高手该追上来了!”

    另外一名王境行者目光依旧凝重。

    “急什么!从江北商会赶到这里,现在最快也需要十分钟,带走一个没有真气的女人,你都怕?”

    第一个王境行者笑了起来。

    虽然在嘲讽,但他动作却没闲着,一脚踢开挡在燕若惜面前的薛伯,就要过来拉燕若惜。

    “你别碰我!我会自己走!”

    燕若惜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起身冷冷道:“那两位苏家的王境行者,跟我没有半点关系,还有我这老仆,他已经花甲之年,没几天可活了。

    抓了也没用。”

    “你们的目标是我燕若惜,把他们放了我跟你们走,否则我就算死在这,你们也休想得逞!”

    燕若惜?

    她姓燕?

    后面的祝修缘的脚步顿时听了下来,犹豫了片刻,闪身直接朝着燕若惜这边飞了过来。

    两位王境行者闻言顿时笑了起来。

    “燕小姐,你现在还看不清局势啊!多一个人,对付叶舟的时候就多一个筹码!放走?

    可能吗!”

    “得罪了燕小姐!”

    两位王境行者说完直接动手!燕若惜咬着牙齿,眼神中闪过深深的无奈。

    可就在他们准备动手的那一刻,只听空气中嗤的一声轻响。

    两片竹叶以子弹的速度朝着他们射了过来。

    “什么人!”

    两人瞳孔一缩,正准备躲开,可出手这人明显比他们实力高了太多。

    两片竹叶让两人当场就跪在了地上,起都起不来。

    那一身的真气仿佛瞬间就被封住了!无论两人如何运转,都无法提起。

    两人对视了一眼均看到了彼此眼神中的恐惧,仿佛见了鬼一样。

    “飞花摘叶皆可杀人!真气已入化劲!这是——地境半宗!”

    薛伯瞳孔一缩,连忙朝着树叶发出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名年轻俊杰从前方不急不慢的走了过来。

    燕若惜此时也回过神,连忙扶起薛伯。

    另外两名苏家的王境行者趁着这个时间也连忙回到了燕若惜身边。

    原本焦灼的战斗因为祝修缘的到来瞬间变得安静如初。

    那剩下的两个种家王境行者见到这一幕,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阁下是何人!为什么与我种家为敌?”

    终于,其中一人硬着头皮道。

    祝修缘闻言拍了拍折扇道:“原来是种家的高手,不知这位姑娘何处得罪了你们,要出动四位王境巅峰捉拿?”

    “这是我们种家的事!你——”旁边脾气比较冲的高手话刚说到一半,便被另外一个高手拉住。

    那高手抱拳道:“这女人是我们种寇大少爷的未婚妻,因为偷了家族的重要信息这才被我们捉拿的,还请阁下不要插手!”

    那高手一边说一边观察着祝修缘的表情,本以为搬出种寇会吓到祝修缘。

    却见他只是淡淡一笑:“我怎么不知道种寇有未婚妻了?

    昨日我还和他一起赏江北浪潮。”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