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寇披上衣服道:“父亲是跪着进吕家门的,世人唾弃,那又如何?

    这二十年来,种家的地位显而易见!哪个人敢在我们面前多说一句?”

    “我给吕家二少爷当陪练,那又如何?

    该得到的资源我得到了,发展壮大的是我自己!谁敢多说,我照样能杀他!”

    “见缝插针,识时务者!这才是我种家的生存之道!若非如此,二十多年前燕归云早将我种家灭了!”

    种焚承认,这些话今天第一次听到。

    仿佛推翻了自己的世界光。

    种寇放下茶杯道:“当然,你若有不同想法也可以,毕竟父亲鼓励多元发展,不管是你这一脉还是我这一脉,能延续下去就都是种家,至于谁死谁活,他才不会在意。”

    “四弟五弟乃至之后也是如此,人都说父亲风流,其实只不过是在进行他的家族强大计划罢了。”

    种寇说着嘴角挂着几分嘲讽,隐约间又有些佩服:“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聊天,也是最后一次。

    以后,我都不会说。

    你走你自己的路,后果也有自己承担。”

    “续脉丹算是我作为兄长送你最后的礼物,若是顺利,天下第一楼比试之后,我就要长居燕京,江北种家和你,好自为之吧!”

    说着,他转身直接走了出房间。

    种焚看着他背影神色呆呆,直到冷风从门口吹进来,他才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可怕!以前他都挺瞧不起自己父亲的,很崇拜自己大哥,毕竟父亲丢了尊严,而大哥则是一直都这么强。

    但现在看来,他们两个何其相像,为了利益甘愿放弃一切!父亲——还真是狠啊!不过不狠,哪里来现在的种家!种焚舔了舔嘴唇,突然觉得脑子更清楚了许多,对于叶舟的仇恨还在,但似乎已经不是那么迫切了。

    “大哥,你说的很对,但我种焚有自己的想法!我恨一个人就一定要他死!赔上整个种家也在所不惜!”

    “之前,或许还有些念你我之间的旧情,但今日你既然跟我坦白,那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江北种家若是灭了,你一样能够在燕京起来!不错——说得很对!哈哈哈!”

    种焚说着,面色狰狞的笑了起来。

    种寇出门之后,只见种鸿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他。

    “焚儿的情况怎么样?”

    种鸿道。

    “服下丹药之后,不出七天就能恢复正常。”

    种寇淡淡道。

    “那就好,真气虽然没了,但脑子还在,就还有用!”

    种鸿说了一句又道:“之前我有意磨练他,出了许多计策,但都是对付叶舟的,没有大局观,你觉得如何?”

    “种焚毕竟还年轻,父亲再多给他点时间历练吧。”

    种寇看了一眼房间道:“该说的,我刚才已经说了。

    能领悟多少就看他自己。”

    “嗯,由你来说自然最好,我终究还是老了!此次天下第一楼比试之后,我会约斗苏震恶!”

    种鸿转身看着天边的月色道。

    “生死斗?”

    种寇表情动了一下,问道。

    “嗯,生死斗!”

    种鸿道:“若是种家获得天下第一楼的资格,那正好替焚儿扫除最后的障碍!让种家成为江北真正的第一家族。”

    “若是失败了,至少也能除掉种家头号敌人!”

    听到这话,种寇嘴唇动了动:“那苏震恶已经进入王境巅峰,父亲这么有把握胜他?”

    “心态不同,可决生死!”

    种鸿笑道:“他苏家焕发生机,前程似锦,自然不想死,而我抱着必死之心,用尽一切手段也要杀他!纵然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你说谁会赢?”

    “生死斗之后,你若还在江北,就灭了苏家吧!”

    “孩儿知道!”

    种寇抱拳。

    种鸿转过头深深看了他一眼:“你的舞台是在燕京,不管之后发生什么事,哪怕种家被灭,也不能冲动,只要你还活着种家就还在!”

    “从今以后,你和江北种家之间再无干系了。

    是龙是虎,你自己拼了算。”

    种寇闻言什么都没说,跪倒在地上,给种鸿磕了三个头。

    “之前的两个计策只是对叶家的试探吧?

    做得很不错,天下第一楼比试开始之前,不宜有过多的冲突,这些战斗毫无意义。”

    “嗯,孩儿有分寸!”

    “你总是这么让我放心,龙血的事情不要操之过急,这是一个无比巨大的漩涡,还得死不少人的!”

    “父亲何出此言?”

    种寇闻言一愣,眼神凝重了许多。

    种鸿看着天边的月色,若有深意道:“这龙血二十年前现世就惹来了一阵巨大的风暴,所有别有用心者都被清除,当时陈老爷子明明有实力阻止这场浩劫,但他没有。”

    “外界传闻他不理俗事多年——”种寇若有所思,但还是说了一句。

    种鸿冷笑道:“不理俗事?

    呵呵,宗师难道就不会骗人?

    一入江湖,难出江湖!”

    “二十年前因为龙血牵扯出来的许多势力最后都灰飞烟灭了!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未必不是这样。”

    “父亲是说,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让背后有心人自己出来送死?”

    “对于国之守护者来说,这样反而省了不少力气!宗师之间的博弈,我等凡人怎么看得懂。”

    种鸿自嘲道。

    “等你进入宗师,或许也能明白。”

    说着,种鸿又提醒道:“忙了一天了,就这样吧,你也累了!”

    种寇点了点头。

    刚才龙血的事情,让他有些头皮发麻。

    如果真的是大人物之间的博弈,那一个不好可能真的就是粉身碎骨了!“对了,明天见过那叶舟之后,记得立刻前往群芳岛,赵家的善意我们也要把握住,不然你去了燕京会独木难支。”

    说完,种鸿转身离开,留下种寇一人看着天边的月色。

    慢慢的他嘴角浮现出淡淡的冷笑:“叶舟、苏白伤、祝修缘、陈少天——现在的江北越来越有意思了!”

    “只是舞台比起燕京,还是小太多了,那才是真正的江湖!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让人惊惧害怕,又沉迷得无法自拔!”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