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良药入口,微甜!

    灯光昏黄,燕若惜将放在叶舟嘴边的丹药又收了回来,握在手心看得出神。

    从他出现之后,自己的生活也变得不再平静。

    燕若惜不知道是惊鸿集团本就该承受如此大的劫难,还是因为叶舟的到来才会搅动如此巨大的风雨。

    不管如何,两人一起经历的种种已经成了铁一般的烙印,无法抹去。

    今日这一战,他本可以不去的,本可以用其他方式。

    但为了能够最大程度完成当初的计划,他还是去了!

    义无反顾!

    他早就想到过会有现在的结局,但他从来都没跟自己提过。

    “烟收好的,等我回来再抽。”离别时他那带着自信的笑容又浮现在了燕若惜的脑中。

    “爱逞英雄的笨蛋!”燕若惜轻轻的骂了一声,然后仔细的擦掉了他嘴角的血迹。

    “叶舟,我该用什么样的身份,才能面对你呢?”

    “起初,我是总裁,你是员工,我跟你之间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我很能克制住自己,时刻保持自己的矜持。”

    “纵然,我们相识在惊鸿集团之前,纵然那一晚蛇山的风景很美。”

    “后来在电梯里,你那么说我!我只觉得你很轻浮!就好像小流氓一样,只是没想到你那么厉害,帮我解决了很多难题。”

    “你说你想做秘书,是为了追我!我嘴上骂着你,心里还是挺开心的,因为这样,你就能继续为惊鸿集团效力!那个时候我的全部心思都扑在了惊鸿集团上,它——就是我的全部!”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信念开始逐渐转变,从惊鸿集团变成了追求自己的幸福。”

    “不管是封印龙血,还是与你来江北,我为了活着以外,还有一种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感觉。”

    “是与你在一起时候的安心吗?或许吧!从天南商会开始,我发现自己变了。”

    “面对你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之前的从容不迫,每一次都在刻意的假装,深怕被你看穿。”

    “后来,你来救我!你打败了种焚!你带我来江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止一次在心里这么问自己。”

    “难道是喜欢我吗?可你已经有了梦妮了,这个原因不可能是主要的!封印龙血,完成任务?”

    “可既然龙血要封印,那你的任务将永远都完不成!也不用这么拼命。”

    “叶舟——第一次见面,你曾跟我说过,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之前我只以为是一句玩笑,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也有这种感觉。”

    “我们——好像真的不是第一次见,只可惜——当前困扰我们的事情太多,我都还没来得及问你,就到了现在。”

    燕若惜像是在倾诉自己的心事,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她语气温柔,纤手轻轻的抚摸上了叶舟的脸颊。

    精致的眼神中闪过浓浓的复杂之色。

    也许燕若惜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抚摸叶舟道脸颊。

    为什么会把薛伯赶出去让自己一个人照顾叶舟。

    这在之前,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我总是在跟自己说,燕若惜是没有未来的女人。龙血在,我在。龙血亡,我亡!可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努力?”

    “为什么还要让我内心涌起那么多的希望!叶舟,你会醒来的对吧?你说过,我们会夺得天下第一楼头魁,我们会成功封印龙血,然后一起回天南。”

    燕若惜一句问完,看着叶舟惨白的脸颊,一滴泪,从她眼角滑落。

    片刻之后,她吸了吸鼻子,就连呼吸也粗重了许多。

    看着叶舟干裂的嘴唇,脸上红晕慢慢浮现。

    “我希望跟着你的脚步一起去做很多事情,但我不希望你因此受伤,为难。作为朋友——我不想欠你太多。”

    “希望你永远不会知道——”燕若惜一句说完,手中的续命丹已经放进了嘴中。

    她轻轻一咬!

    瞬间,清凉的感觉从红唇传遍全身,金色的气息从她呼吸中溢出!

    这些,都是能够催动真气的药力。

    她抿着嘴,一只手拖着叶舟的后颈,一只手抚摸着他的嘴唇,然后轻轻打开。

    身子一侧,红唇带着一阵香风贴在了叶舟唇边。

    叶舟体内的真气似乎感受到了药力,在这一瞬间瞬间躁动了起来。

    一股股药力从燕若惜嘴边传出,直接被叶舟吸入丹田。

    随着真气的运转,他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神识似乎也慢慢有了感觉。

    “嗯~”叶舟轻哼一声,显然这种感觉很舒服。

    他嘴唇开始颤动,与燕若惜贴得更紧。

    片刻之后,那股药力才被彻底吸收完,燕若惜感觉自己的腰肢都快麻木了。

    要不是叶舟身上还有伤,此时她恐怕已经倒在他怀里了。

    重新坐回凳子,燕若惜大口的喘着气,刚才那样喂药差点没让叶舟把自己吸进去。

    那可是真气的药力,若不是自己没有真气,估计这药力也不可能如此完全的被他吸收。

    忍住羞涩,起身重新看了一下他的伤势。

    所有的伤口已经结茬,断了的骨头也接了起来,脸色红润,嘴唇虽然还有些干燥,但那鲜红的唇印,却让燕若惜看得脸颊发红。

    她连忙拿出湿巾将它轻轻擦掉。

    气息平稳,叶舟躺在床上,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就连燕若惜自己,都能感受到了叶舟气息平稳了许多。

    “薛伯——”燕若惜拉了拉自己褶皱的衣领,朝着门外喊道。

    “小姐,好了吗——咳咳!药吃了吗?”薛伯话还没说完,顿时感觉到了燕若惜眼里的杀气,连忙改口。

    “嗯,已经服下了。我感觉他的气息平稳了许多,但我不是修武者,你来看看比较合适。”燕若惜装作没注意到薛伯八卦的目光,淡淡道。

    薛伯闻言立刻上前查看,随后忍不住砸舌:“这小子——真不知道从哪里的来的机遇!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他现在所有的伤口都已经修复完成,与其说受伤不如说休眠了,明天就会醒了!”

    “那就好——”燕若惜长舒了口气,眼神有些疲惫道:“我先去休息了,接下来就麻烦薛伯了。”

    说着她起身就要走,待来到门口,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她偏过头道:“若是明天他问起药的事情,就说薛伯您喂他的。”

    “好——啊?”薛伯下意识说了个好字,然后一脸疑惑。

    “难道真气高手,还打不开一个人的下巴吗?”燕若惜气恼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走。

    像是逃遁。

    看着她的背影,薛伯扶了扶胡须,满脸的笑意,转头看了一眼叶舟。

    只见他嘴唇还带着几分颤抖。

    “便宜你个臭小子了!”薛伯撇了撇嘴,坐在旁边座位上,闭幕养神了起来。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