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警花的温柔

    纪嫣然拿出鲜花轻轻的放了上去,她语气温柔:“爸,这段时间比较忙,一直没来看你。”

    “我知道你不会怪我,但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局里现在已经升了我的警阶,我相信,总有一天能够达到你的高度。”

    说着,她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头。

    叶舟站在她旁边,心里很是感同身受。

    十年前,她还在上学吧?

    那个时候就没了爸爸,她该用多大的勇气才能从阴影中走出来,并且做了警察。

    “你不打声招呼吗?”纪嫣然转过头,微微一笑。

    “额,我是要叫老丈人好,还是叫纪警官好?”叶舟打趣道。

    纪嫣然脸色一红,瞪了他一眼:“我爸面前,你严肃点!”

    叶舟笑了笑,神色一整,朝着墓碑敬了个军礼道:“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你的故事我都听说了。”

    “华夏是个有精神传承的国家,五千年的时光,吹不散我们的信仰,我辈男儿当奋勇而前,扛起大旗。”

    纪嫣然听着他的话,微微一愣,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这些。

    不过——好感动啊!

    “嫣然有梦想,有实力,你大可放心。青山有幸埋忠骨!您就在这里,吹吹风,面朝北,好好的看着她完成心中所愿。”

    说着,他再次鞠躬。

    虽然,只是对着墓碑,但叶舟说得依然认真。

    其实他也知道,已经逝去的人并不能回应什么。

    但纪嫣然需要这样的鼓励。

    所以,这番话与其说是对纪警官说,倒不如说是对纪嫣然说的。

    纪嫣然很是感动,她转头看着叶舟,眼眶微红。

    “爸,以前我全部的心思都只想做一个好警察。但我遇到叶舟之后,好像不是那么坚定了。”

    “他仿佛有特别的魔力,让我脑子里时不时的就会想起。”

    “我该怎么办?明明知道,和他之间的距离太远太远了。”

    纪嫣然看着墓碑内心想着,眼神中的感伤多了几分。

    两人呆了一会儿,才往回走。

    路上,纪嫣然都在反复问着自己刚才的问题。

    自己对叶舟,到底什么感觉?

    之前是好奇,然后是崇拜。

    但现在——她也搞不清楚了。

    就想看着他好好的,然后时不时的来跟他说几句话。

    不管是他的调笑,还是严肃,自己都很开心。

    那耳坠,之前她来扫墓也没带,但这一次叶舟要来,她鬼使神差的翻了出来。

    纪嫣然虽然平时风风火火,但女儿家的心思终究是细腻的。

    她不会说,为了戴那耳坠,自己耳朵疼了一晚上——

    可是,听到他说好看的时候,心里那种甜甜的感觉,却又无比的让人痴迷。

    见她不说话,叶舟以为她略有感伤,顿时开口道:“过几天的惊鸿峰会,孙连城可能会有动作。这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他不可能咽下这口气的。”

    “所以,到时候可能需要你们警方帮忙。”

    “嗯,你就算不说,我也会禀告夏局的,只要在符合法律规定,我们都会全力以赴。”纪嫣然理了理耳边的秀发道。

    “不过,你要小心些,孙家背后的势力很强,再加上惊鸿集团现在太被人针对了。如果可以,我其实想劝你离开的。”

    叶舟摇头:“我不能啊!这是我的倔强,就像你明明可以靠美丽吃饭,找个轻松点的工作,却选择做警察一样。”

    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和梦想。

    纪嫣然笑着道:“看在你今天陪我来的份上,我请你吃饭吧!然后中午送你回去,免得你的夫人又胡思乱想。”

    “想什么?我不太懂,你能不能告诉我呀?”叶舟说着,往纪嫣然身边靠了靠。

    见他又没个正经,纪嫣然白了一眼:“我今天不穿警服!但也是可以用骚扰罪逮捕你的!”

    “唉,还好你只是我朋友,要是我女票,到时候想啪一波,是不是还得列出几条罪状——”

    说的都是些什么啊!

    若是男女朋友——当然不一样了。

    纪嫣然心跳微微加速,反驳道:“你又没试过,怎么知道我会这么做。”

    我靠!

    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舟呼吸一滞,转头看了纪嫣然一眼。

    她立刻偏过头,不去看叶舟。

    两人不说话,气氛有些那啥。

    感觉把天聊死了。

    纪嫣然,你今天是怎么了!

    紧张什么啊!

    明明就是很平常的跟朋友出来。

    之前不是也出来过吗?

    纪嫣然心情很复杂,两人再次来到门口。

    看着那纪念碑,叶舟脚步一顿。

    “怎么了?”纪嫣然连忙问道,瞬间化解了尴尬。

    “等我一分钟。”叶舟笑着说了一句,然后来到那纪念碑前面。

    只见上面已经摆满了很多小石头,各种形状的都有。

    一般刻在纪念碑上的英雄,都是英勇就义之后找不到尸首的英雄。

    奋战半生,连个墓地都没有,只有衣冠琢,所以一些来这里的人,会将地上的石头放在纪念碑的台阶上,以此作为墓地,寄托心里美好的愿想。

    叶舟看着纪念碑,又想起了牺牲的三位队友。

    他们,何尝不是如此呢?

    为国家流进了最后一滴血,到头来连家乡都不能回来。

    他很想举起自己的右手,敬一个礼。

    但多次之后,还是放弃了。

    单膝跪地,他拿了三个石头,放在了纪念碑前,然后才回到纪嫣然身边。

    “为什么不敬礼?”一边走,纪嫣然一边道。

    叶舟自嘲一声:“还是算了吧,我现在的身份不适合。”

    纪嫣然闻言内心一颤。

    看着有些失落的叶舟,心里有些发酸。

    到底经历了多少难事,才会说出这种话。

    他明明那么强,明明那么优秀。

    可现在,却连敬一个军礼,都很难。

    “叶舟。”

    “嗯?”

    “如果——我是说如果可以,我愿意听你的倾诉——”

    纪嫣然理了理耳边的秀发,莞尔一笑:“那些你不能告诉秦梦妮的事情,我都可以的!”

    “能认识你,是我这辈子获得过的最大的功勋!我——我估计以后都不会再有比这更值得激动的事了。”

    晶莹的耳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纪念碑前,微风轻抚,纪嫣然的心跳跟着旁边的风铃滴答作响。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