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山洞一夜,温情!

    面前的这个男人,才二十出头啊!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伤疤!

    特别是其中一条,简直贯穿了他大半个后背。

    他——不会感到疼么?

    燕若惜说不上自己此时什么心情,看着有些羞涩的叶舟,仿佛连看着这些疤痕,都会让他感到疼。

    “怕么?”叶舟轻声道,语气种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燕若惜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些——都是你的荣耀吗?我相信是!”

    “无所谓荣耀吧,只是我曾经活过的见证。总要有人,为这片土地,这个国家做点什么的不是吗?”

    “——”燕若惜看着那满身狰狞的伤疤,沉默不已,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他曾有好多故事,可他从来不说,微笑面对着人们,背后却孤独行走。

    叶舟,你究竟——是怎样的人呢!

    “为什么,要做这种选择!不能拒绝吗?”燕若惜眼神中带着震撼和不解。

    “为什么要拒绝?上面每刻上一个疤痕,就证明我打败了一个敌人,五年来,我从未失败过。”

    “我爱这片土地,我不想——让这里再战火连天。我希望永远和平,山河永在,国泰民安!”

    好一个山河永在,国泰明安。

    为了这八个字,多少先烈,多少可爱的战士在为此奋斗着。

    这,就是家园的魅力啊!

    这里有亲人,有朋友!有国家。

    燕若惜听的内心感动非常,不知道在说什么。

    看着叶舟背上的伤痕,纵横交错,狰狞恐怖。

    这么看来,这弹伤,反而真的有些微不足道了。

    “好了,别发呆了,清理吧!”叶舟说着,从衣服里拿出一根香烟,然后点了起来。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抽烟!”燕若惜瞪了叶舟一眼,拿起湿巾轻轻的在伤口周围擦拭着。

    叶舟眉头时不时的皱一下,证明他并不像表面那么淡定。

    这是自己的肉啊!

    被子弹穿过怎么可能不疼,只不过他忍耐住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用手接住烟屑道:“把这个敷在伤口上,能够暂时麻痹我的神经,我运功调息一晚就好了。”

    烟草能够短暂的刺激神经,这一点燕若惜还是知道的。

    她接过烟屑,轻轻的覆盖在了叶舟伤口上。

    顿时,又是一阵疼痛传出,叶舟龇牙咧嘴。

    燕若惜额头上浮现出几滴汗珠,她很小心的用丝袜将叶舟的伤口包好,这才轻轻的舒了口气。

    叶舟穿好衣服,见她眉宇间不适是很开心,笑问:“怎么了?一脸忧郁的样子,今天不是值得开心的一天么?”

    燕若惜摇头:“咱们现在都在这里了,还有什么值得好开心的!回去之后我一定要告诉薛伯!这孙连城实在太卑鄙了!”

    “薛伯——是你母亲的仆从?还是如李坚那样半路加入的?”提起那个有些厉害的老者,叶舟忍不住问道。

    燕若惜道:“他和李坚不一样,薛伯跟我母亲来自同一个地方,别问我是哪里,我也不清楚。我从记事开始,他就喊母亲小姐,一直到现在。”

    果然是家臣,看来燕家还是有些实力的,燕归云还活着的时候,这燕家可是天南的第一家族。

    这一点之前张如龙跟叶舟说过。

    是因为龙血的原因么?

    让燕家瞬间变成了众矢之的,那这个消息到底怎么泄露出去的?

    还有,燕归云为什么会得到龙血?

    叶舟有很多问题。

    但这并不在他的任务范围之内,他只要得到龙血,上交给组织,就算完成了。

    只是到了现在,连龙血的影子都还没见到。

    不过,至少跟燕若惜之间也算成了朋友。

    叶舟感觉此时有种淡淡的无奈感。

    若真到了要跟燕若惜抢龙血的那一步,自己该怎么做?

    是贯彻军人的使命,出手!

    还是放弃?

    他很纠结,片刻之间也没有答案。

    燕若惜见他不说话,以为他太累了,连忙道:“你——你去休息吧,现在没有医疗箱只能简单的清理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先去医院。”

    “不用,我的伤口恢复很快的,就算不清理也能够恢复。”叶舟笑着道。

    又在吹牛。

    你当你是钢铁侠啊。

    燕若惜瞪了叶舟一眼:“有什么明天再说。”

    “我疗伤靠打坐运功,不靠睡觉的,你去吧!”叶舟说着,双腿盘膝,开始运转真气。

    燕若惜见他进入状态,也不好开口了。

    她起身走到草床边坐了下来,这样的环境却怎么也睡不着。

    叶舟在打坐,她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火花。

    一根一根柴火在她面前慢慢燃尽。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舟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伤口已经不疼了!估计明天就能结茬。

    正义神拳还是够逆天啊!

    叶舟抬头往洞外看了一眼。

    月色皎洁,已经到了凌晨。

    估计还有三四个小时天才亮。

    转头看去,燕若惜正在发呆。

    “睡不着?”叶舟问道。

    “你——你好了?”燕若惜见他精神了许多,顿时面色一喜,点了点头:“有些不习惯。”

    “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叶舟道。

    “好啊!要是好听,我给你奖励!”燕若惜嫣然一笑。

    一听这话,叶舟呼吸一滞,骚骚道:“是斩男色口红吗?”

    “我没有这个色号。”燕若惜摊了摊手,破天荒的没有骂叶舟。

    这是什么意思?

    暗示自己吗?

    叶舟有些发蒙,只觉得此时的燕若惜格外诱人。

    “你——你别误会!我是说,你别做梦了!”燕若惜脸色一红,慌乱的理了理耳边的秀发道:“讲吧!”

    叶舟干咳了一声道:“老农家的丫头一直想尝尝牛奶,就半夜三更跑到别人家的牛棚喝牛奶,那牛还很配合,第一次喝牛奶感觉很浓郁,一股香气。”

    “喝了半个月,一天牛主人给她们家送来一块牛肉,她很伤心,喝不成牛奶了,吃饭时她爹说了一句话,你猜是什么?”

    “那不是牛肉?”燕若惜答道。

    叶舟摇了摇头道:“他爹说,还是公牛肉有嚼劲啊。”

    “——”燕若惜楞了几秒钟,然后狠狠刮了叶舟一眼,脸慢慢的红了。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