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尔撒先是恭喜郝俊等人正式成为源空号的引导者。

    所谓引导着,负责源空号的安全保卫,对危及源空号主导权的,对可能或已经造成某时空震荡的,对改变发展历程的,对影响平行时空运行秩序的,进行有计划的引导或打击。

    引导者没有统一制服,但有统一标识,都佩戴着白珠绿珠相间隔的玉石手链,有各自的编号,还内嵌芯片,是表明身份和出入各种门禁的钥匙。外出执行任务时,玉石手链还是定位器。

    三副阎臻是450名引导者的首领,席尔撒是引导者的队长之一。席尔撒手下原本二十九个人,现在只有二十三人,包括古醉晴这个手下曾经有两个人,当前却已经光杆的小组长。

    席尔撒想把郝俊和歌迪娅编到古醉晴的组里,没想到郝俊和古醉晴齐声说不。

    古醉晴知道郝俊他们是危险分子,宁愿继续光杆,若是一人不好完任务,临时与其他人组队也不是太麻烦。不过她嘴上说的是郝俊这个组员实力太强,自己还曾经是降将,领导郝俊时不仅是不自在,还会有压力。

    席尔撒当然不能随意抹掉古醉晴的组长身份,就想用扬政替换郝俊,把扬政和歌迪娅编到古醉晴名下。扬政是古醉晴的手下败将,歌迪娅的实力远不如古醉晴,他们二人联手也制不住古醉晴,这下子古醉晴没话说了。

    没想到郝俊再次说不,席尔撒这才问郝俊为什么?

    郝俊直说不想被拆散,希望五个伙伴能自成一组,保证尽最大努力完成各种任务。理由是遭遇战斗时,自己的后背必须交给关系密切的人。

    席尔撒直接摇头,明说源空号人尽其用,像杭仙儿和陆兴宗这样实力低一些的,没资格做引导者,只能去做瞭望员。而且,不可能让郝俊他们成立五人小组,所有小组都是三人制,八个小组为一队,另有五人辅助队长的工作,满员时都是总计三十人,共有十五队。不论是组,还是队,只能缺员,不允许超编,一是源空号不需要太多人手,二是源空号上没那么多房间分配。

    郝俊听了心中更是了然,源空号绝不是独立的组织,要不然在乎什么编制?虽然兵在精不在于多,但人多力量大,后备兵源就有了保障,随便在哪个时空不能设立个机构安放一些人?但席尔撒的话说的很明白,没有其他队、组。

    最终,席尔撒同意成立郝俊组,但只允许扬政、歌迪娅加入,杭仙儿和陆兴宗被古醉晴引领着找水手长查哈惟报到,做瞭望员去了。

    席尔撒没向郝俊他们介绍其他源空号的成员组成,来日方长,早晚就知道了,只是告诫了他们必须遵守的规章制度,以及源空号上采用的计时方法。

    郝俊没想到计时方法和自己的主时空完全一样,俱乐部也是如此,或许是因为这是正常发展的平行时空都采用的计时方法。

    席尔撒说去不同的时空执行任务的时候,都会被告知相对应的计时方法。

    郝俊这个小组享受“优待”,不参加协空号的安全保卫工作,只按照规划对某些力量或个体进行引导、打击。

    作为席尔撒这一队的引导者,有三个人是郝俊他们必须认识的,这三个人都在现场,之前都参与了针对于郝俊他们五人的记忆搜索。

    司朗,看上去挺严肃的,30多岁,郝俊组所属的席尔撒队的副队长,负责协调和分配引导者的行动,包括建立引导者和源空号的联系。

    博达,胖胖的,30岁左右,负责组织时空任务的相关材料,更新时空任务的完成状态,客观记录有关引导者的评价。

    来莉,是女的,看上去不到30岁,负责引导者群体的相关杂务,比如后勤保障、福利、请假销假、登记特殊需求。

    随后,司朗带郝俊他们去配给的房间。郝俊他们意外地发现都是单间,但三个房间不是连在一起的,正好被跳棋似的间隔开,这也是特殊“优待”?或者是缺员缺的这么巧?

    郝俊他们顺便认识了四个邻居。

    劳津,人近中年,引导者的组长之一,郝俊房间左边的邻居。

    再往左是扬政。

    哈比识,有点老相,是扬政左边的邻居,劳津组的成员。

    尤珈,20多岁,一身白衣的女子,扮相有点像古醉晴,是引导者的组长之一,郝俊房间右边的邻居。

    班瑟,30多岁的样子,尤珈组的成员,是歌迪娅右边的邻居。

    其中,劳津和尤珈是参与了针对于郝俊他们五人记忆搜索的其他两个人。

    来莉刚带着人为郝俊他们送来新的个人用品,就到饭点了,尤珈主动带他们去餐厅,并邀请他们同桌进餐。

    郝俊他们没有过度关注颇具未来感的设施和点餐送餐系统,更在意周边环境和其他人长什么模样。

    尤珈注意到了他们在关注什么,笑了笑,对郝俊说:“这里没有任何的监听监控设施,而且餐桌之间有不小距离,只要你们的声音不大,完全可以畅所欲言。另外,你们的同伴杭仙儿和陆兴宗不在这里用餐,瞭望员的餐厅不在这一层。”

    因为她的扮相有点像古醉晴,郝俊多多少少地有点好感,而且她在这个自己陌生的环境中主动示好,自己当然也得客气些。

    郝俊也笑了笑,看着她的饭盘说:“尤组长是素食主义者?”

    尤珈点点头,“我是素食者,所以比较爱惜人的生命,但必须杀人的时候,让对方死透了才安心,或许是不想让人遭罪吧。”

    郝俊不由得神色有点僵,这算是聊天吗?

    尤珈用手指了一下旁边的班瑟,“他平时胆小怕得罪人,也不愿意主动伤人,但被逼无奈时,经常一咬牙一跺脚,用最简捷有效的方式处理问题,包括杀人。”

    郝俊觉得真不好接话,第一次聊天就得把天聊死?

    尤珈喝了一口汤,接着说:“那个劳津,喜欢造成株连后进行群杀。哈比识,落魄官家子弟,不信任或瞧不起他的必杀之。我告诉你这一些,没别的意思,只是说明一点,每个小组的成员都是脾气性格差不多的,所以,你要求自己人在一组的这件事本身不算特殊,我和班瑟原本也是一起的。”

    郝俊这才明白尤珈的意思,恢复了笑容,“谢谢你的介绍。我和扬政、歌迪娅虽然经历了不少战事,但并没养成动辄杀人的习惯,所以,咱们两组的性情比较接近。”

    郝俊感觉对方说了这么多正常情况下不应该向新人吐露的情况,不是博取好感这么简单,尤其是说明这里没有任何的监听监控设施,和自己的初步探查完全相符。但对方专心吃饭了,他决定主动找话说。

章节目录

交换人生俱乐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帝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帝鲲并收藏交换人生俱乐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