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昌百货远处街角的咖啡厅内,张江涵笑容深深,就等着精彩绽放在眼前吧。

    张江涵拿着勺子搅拌杯子,侧目而视杨昌百货,这个位置能清楚看到杨昌百货大楼,以及门口的那堆导演工作人员们。

    待会儿的事情爆发,sāo luàn起来,这里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接下来会怎么样呢?

    真是期待。”

    ……杨昌百货是一个环形建筑,中间中空,一楼中央是一个小型的舞台。

    杨昌百货偶尔会请偶像团体来这里表演,没有偶像团体就会请寻常乐队前来,这种手段让杨昌百货生意很好。

    凌飞径直往三楼而去,要不要拿真宝石的箱子是一个选择,凌飞决定选择拿。

    原因也简单,有挑战性!在他人面前伪装自己,让别人没有怀疑,这是一项高难度的工作,很有挑战性。

    这考虑到个人的演技,琢磨心理的能力,大局掌控力。

    而凌飞拿了真宝石箱子之后节目组还会给大家发任务,提示他的信息,这样挑战性就更大了。

    仅仅是伪装,对凌飞而言难度太低,他想要让自己处于将暴露未暴露的边缘,如此才是挑战,如此才能让他有发挥的kuài gǎn。

    但是上三楼拿也不是马上拿,那相当于暴露。

    一上来就知道箱子在上面位置,不就是证明他是卧底吗?

    他需要伪装。

    凌飞先是在一楼装模作样打量,二楼佯装搜索,然后来到三楼。

    凌飞迎面碰上侯哥,侯哥问道:“凌飞,你找到没有?”

    “还没有。”

    “节目组疯了吧,这里一共六楼啊!多少商铺,找疯了都。”

    侯哥吐槽道。

    “哈哈哈,我找到了。”

    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声音,是梁邱的声音。

    “我下去看看。”

    听到这话侯哥站不住了,立即跑下楼。

    凌飞则是朝着佳缘珠宝店而去,差不多可以拿了。

    走进佳缘珠宝店,里面的女店员们纷纷看过来,当然不是因为凌飞的颜值,是身后的摄像老师。

    驾着摄像机拍摄,想也知道是拍节目。

    不过,也确实有认出凌飞的人。

    “好像是凌飞啊!”

    “凌飞?

    就是那个中医吗?

    还和颜如玉拍了电影的那个呀。”

    “他在拍什么节目?”

    凌飞走来后四处扫视,在角落处发现了一个银色箱子,就是这个了。

    凌飞抓起银色箱子,对着众人淡淡一笑转身出去。

    手里掂了掂,凌飞感觉这宝石未免太重了些。

    一出门凌飞眉头一皱猛地朝斜对面望去!“有人?”

    凌飞心中一动,他隐约感觉到对面有人在看他,错觉么?

    凌飞心中浮起几分怪异,他思索着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为什么这么怪?

    怪异的感觉哪来的?

    唔……是了。

    突然的卧底身份,古怪的关注,似乎隐有不对的箱子重量。

    这些都透着怪异!“凌飞,你找到了?”

    闫姐从二楼上来,看到凌飞的箱子笑问道。

    “是啊。”

    此刻斜对面,一个男人靠在墙上,心中暗自心惊,好敏锐的嗅觉,关键那眼神太可怕了。

    这个凌飞是个普通艺人吗?

    男人微微探出头来,余光看着斜对面,看到凌飞手中的银色箱子,嘴角噙上淡淡讥讽:“厉害也没用了,得罪了张少,今天,你必死!”

    言毕,男人掏出口袋中的一个黑色物体,上面有一个按钮……“去死吧!”

    凌飞正和闫姐聊着:“找箱子还是有窍门的,直接找摄影机就可……嗯?”

    猛地凌飞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来自于斜侧方的强烈的杀意!他脑中一道灵光闪烁,没有任何犹豫,将手中的银色箱子朝半空扔过去!闫姐错愕:“凌飞,你……”轰!一声强烈bào zhà声响起,银色宝箱轰然bào zhà。

    震耳欲聋的bào zhà声把商场所有人都吓到,无数人尖叫。

    闫姐吓得后退几步差点摔倒,瞪着半空的滚滚浓烟,这……怎么回事?

    箱子里有zhà dàn?

    不对啊,今天不是bào zhà特辑啊!就算是,也不会以这种方式来吧?

    全商场的人都被吓到,看着中央的滚滚浓烟,半天都发不出声音来。

    良久才有人大喊,报警!凌飞脸色阴沉,谁?

    谁在想置他于死地!凌飞目光紧盯斜前方的墙角,果不其然,在bào zhà时对方探出了头,想看看这zhà dàn是否炸死凌飞。

    这一探头对上的正是凌飞可怕目光!这人吓了一跳,连忙将头缩进去,凌飞没死?

    zhà dàn好像是在空中bào zhà的?

    他扔出去了?

    不是吧?

    不,不行,现在没时间考虑这个,得赶紧走了,凌飞的目光肯定是发现了自己!走!凌飞神情冷漠:“阿九十三,追上去!逮住他。”

    空气中若有若无传来两道称是的声音。

    闫姐被眼前的场面吓到,连凌飞说了什么都没听清。

    颜如玉从四楼跑下来,连声问道:“凌飞怎么回事?”

    颜如玉第一时间想到凌飞,这种危险的情况她只能想到凌飞。

    凌飞目光幽冷:“不知道。”

    他仇人太多,根本想不到是谁要杀他,或者说谁都有可能。

    不过,凌飞隐隐感觉这次的事情恐怕不一样。

    闫姐这边终于回神:“我,我去找导演,节目不能拍了吧……”说完立即跑下楼,脚步跌跌撞撞。

    颜如玉跑过来,低声问道:“真不知道?”

    凌飞眉头一皱:“和节目组有关。”

    “节目组?”

    “至少是一个知道节目流程的人。”

    凌飞道,“箱子里放zhà dàn,还不明显么?”

    “或许是想炸其他人?”

    颜如玉提出疑问,“和你没关系?”

    “不可能,绝对有关系!我是卧底,还告诉我真宝石位置就在这里。”

    凌飞道。

    “唔?”

    颜如玉凝眸:“这么说来的确是一个知道节目流程的人。

    节目组有可能,电台里的人也有可能。

    这档节目以前也有bào zhà特辑,一般都会有流程上报,知道流程的人还有上面的人。”

    凌飞缓缓道:“走吧,先下去。”

    “这件事你要怎么处理?”

    颜如玉跟上凌飞的步伐。

    凌飞的回答非常简单,只有一个字。

    “杀!”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