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看向颜如玉,希望颜如玉开口劝劝凌飞,而颜如玉却是一脸无奈的样。

    “这家伙没人劝得动。”

    颜如玉道。

    杨韬心不断下沉,再怎么嘴巴硬,可心中还是害怕的啊,若真被下了毒,可怎么办啊?

    “准备一下开始吧。”

    凌飞对导演道。

    导演看了眼杨韬:“可是,节目流程是八个人啊。”

    “补充一个人。”

    “杨韬是常驻嘉宾,需要……”“你如果想让他死尽管让他上。”

    导演一脸哭丧;“凌飞,你就帮他解了毒吧,这临时的我也不知道上哪去找一个嘉宾。

    要不,让他道个歉吧?

    杨韬?”

    张老师等人纷纷道:“杨韬,道个歉吧,本来就是你讥讽在先。”

    “是啊,你道个歉吧,你难道真不要命了吗?”

    “杨韬……”杨韬不胜烦躁,本来就心里难受,又碍于面子,觉得给凌飞道歉丢人,心中正在纠结的时候,他们这说让他很烦!忍不住大喝一声:“都闭嘴!”

    喊完后杨韬愣住,“呃,不是,张哥,闫姐,不是,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杨韬这一句闭嘴让众人纷纷皱眉,大家都是为了他,他竟然说这话。

    侯哥直接道:“导演,毕关也在苏南,我直接叫他吧,顶一下没问题。”

    导演冷冷看了眼杨韬道:“嗯,叫吧。”

    杨韬急了:“导演,各位,真不是,我只是一时情急,我不是故意的,这真不是想说的啊!”

    然而周围的众人纷纷散开,不想再管杨韬。

    杨韬恼羞成怒,盯着凌飞:“都是你!”

    凌飞淡淡道:“省着点力气,赶紧打车去医院,不然就迟了。”

    “我。”

    杨韬攥紧拳头,愤怒的同时又茫然失措。

    真的去医院吗?

    万一要是医院没法治怎么办啊?

    三天的时间,晚了命都没了,这可如何是好?

    可是,要给凌飞道歉求他治疗,实在是太屈辱了,杨韬丢不下这个脸啊!命重要还是脸面重要,只要理智时大部分人都知道如何选择。

    但在情绪之下,往往很难做出这个决定。

    杨韬在反复纠结,反复挣扎,该不该向凌飞低头。

    导演真准备放弃杨韬,直接开始,仅仅一期倒是问题不大。

    真要是用杨韬就怕出事,一出事可就完了。

    还不如不用,出了事也不是他的问题。

    “各位,我们走,准备开始。”

    导演道。

    众人纷纷起身,跟着节目组的人上车转移阵地,凌飞自然是和颜如玉以及几个主持人一车,动身往第一个拍摄地而去。

    而杨韬在原地愣了许久终究还是跟上道具组的车上去……想活命,只能找凌飞,别无他法。

    凌飞的那辆车上,主持人看着凌飞都有些怕怕。

    闫姐还在考虑着如何向凌飞求情,这可是杀人的事啊!即便杨韬那句话让她生气,可该说还是得说。

    “凌飞,你,要不还是把解药给他吧。”

    闫姐道,“毕竟是杀人的事,万一……”“是啊凌飞。”

    张老师也觉得该说。

    颜如玉见状笑道:“几位老师真不用担心,凌飞刚刚只是说给那个杨韬听的,没下毒,没必要怕他。”

    “嗯?”

    张老师一愣,“假的?”

    颜如玉瞅了眼凌飞:“我知道他厉害,也相信他有这种下毒手段。

    可他哪知道今天会出这种事,随身携带毒药,我不信。”

    凌飞淡淡一笑:“就你聪明。”

    侯哥听到这话大松口气:“凌飞啊,你可真是个演员,把我们所有人都骗过去了。”

    众人都是卸下紧张情绪,闫姐也道:“你的表情太认真,连我也信了。”

    “几句话把人吓成这样,凌飞你也够厉害了。”

    张老师道。

    “小惩大诫而已。”

    凌飞道。

    “既然是小惩大诫,几位老师,还劳烦不要将这个消息告诉杨韬。”

    颜如玉道。

    “确实该让他受点惩罚。”

    六位主持人中的梁邱低声道,“平日里他就张狂跋扈。”

    其他几位没开口,显然是默认。

    “不过,凌飞,说起来,你真会下毒啊?”

    张老师好奇问道,“中医这么神奇吗?”

    凌飞颔首:“中医是瑰宝,只可惜,在民间埋没了。”

    闫姐犹豫片刻道:“凌飞,像癌症这种病,中医能治吗?”

    凌飞颔首:“可以。”

    “可以啊?”

    侯哥声调不自觉拔高,“真的吗?”

    “可以是可以,但却不一定真的能治愈。”

    凌飞道,“这种病症的确是绝症,普天之下能医治的中医屈指可数。

    从药理出发,太难太难,能够治愈的都是走怪方。”

    “那你能治吗?”

    梁邱问道。

    车内所有目光汇聚在凌飞身上,癌症对于现如今的人类而言是一种绝症,绝对无法治愈的疾病!凌飞点头:“可以,但把握却不是十成。”

    嘶——众人皆是倒吸凉气。

    “真的吗?”

    张老师有些不可置信。

    别说这些人了,颜如玉也有些难以相信,据她所知,秦妙心也不敢说能治癌症。

    曾经颜家有一位长辈得癌症,颜如玉去找了秦妙心,最终秦妙心也束手无策。

    “凌飞,你能治?”

    颜如玉盯着凌飞看。

    凌飞平静道:“的确可以,但对我而言有负担。”

    “唔?”

    颜如玉明白了,一定是碧落明心手。

    车内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对于凌飞的话仍旧抱有疑问。

    毕竟这是癌症啊,世纪难题,凌飞又那么年轻,这张过于年轻的脸没有说服力。

    在坐的都是在这社会上混久了的人,对于凌飞的话笑笑就过了,没想法更深的讨论是否属实。

    他们认为继续聊下去可能会让凌飞丢脸,那就不说了。

    凌飞能看出他们的大概心思,笑笑不说话,的确,这就是现如今普通民众的看法。

    他们固有思想中认为西医都治不了,何况是中医呢?

    潜意识中就认为中医不如西医。

    正是因为如此,易轻舞才会开始这般计划。

    想要变革中医,非得改变人们的思想不可,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聊着天,众人到了第一个录制地。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