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老半天没动作,颜如玉看这情形终于开了口“老先生,你该不会是根本没想出怎么医治,故意这么拖着吧?”

    吴老一激灵“黄口女娃,懂什么!我只是关心后辈而已!”

    “我不需要关心。 ”凌飞淡淡道。

    吴老被呛住。

    “老先生,你看吧,人家不需要关心,这小子找死,你成全他不行吗?”颜如玉笑意宛然。

    “……”吴老。

    这下子真的是要赶鸭子上架了,吴老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了。如果再拒绝下去,曾四爷一定会怀疑他的真实性,那就得不偿失了。但是,怎么治啊,根本就找不到头

    绪!

    “哼,那就我来。”吴老一甩衣袖,走到刘晨身旁。既然装了,那就得装到底。他慢吞吞在口袋里摸着什么,心中想着到底该如何治疗。

    这时曾琳笑道“吴老先生,你刚刚不是说开药方,这会儿又跑过去干什么?再看一遍吗?还是没想到办法手足无措?”

    吴老老脸忍不住一红,还是瞬间平静,淡淡道“小女娃懂什么,医病救人必须谨慎,我对于自己自然是信心十足。只是需要看细节,然后再斟酌如何施药。”

    曾四爷目光阴沉,他说不上聪明,但绝对不傻。这吴老的连番举动他也察觉出怪异来,难不成真的是看不出病来?他目光变冷,这家伙,竟然敢耍我!

    从桌上拿起纸笔,吴老犹豫半天写下一些似是而非的药材。

    “好了。”吴老起身,高深莫测地道,“按照我所写的药材抓药,即可。”

    凌飞瞥了眼吴老“拿给我看。”

    吴老一听这话起劲了“年轻人,这也算是一场比赛,你这是偷看他人答案吗?”

    凌飞斜了眼吴老“我实在帮你批改试卷。”

    吴老脸一僵,恼了“黄口小儿,好大的口气!一个毛还没长齐的人竟然跟我说批改,你认为你有我老师的水准吗!”

    凌飞淡淡道“等我批改了你就知道。”

    “不行,你这还是偷看答案!”吴老道。

    曾四爷也出声“凌家小子,你这么做的确不妥。”

    凌飞扫视二人“如果待会儿我医治开出药方时,有什么药和他重叠,都算我输。”

    吴老不为所动“万一是你从我的答案中找出药性,然后找相似药性的药材又当如何?”

    凌飞上下扫量吴老几眼“我以为你的医术应该还不错,没想到竟然这么不堪。药性冲突不知道么?世界上就没有任何相同的药物,你所出的药方必定是毫无冲突的药

    物。我若换做其他相似药性的,很可能与不同药物冲突,解药都会变毒药!你有什么不敢的?连这点都看不出来,还敢称名医?”

    吴老脸色渐渐变得难看。确实,凌飞这一点说的有道理,他也很清楚。这只是随口就来的话,都没过脑子。

    曾四爷眉头深皱,大致猜测,估计这老小子真的骗了自己。

    凌飞伸手便从吴老手中抓走纸张,扫视起来。仅仅几眼,凌飞发笑“这就是你的药方?人参,黄芪,田明子?样样皆补,看来你连他基本病症都没看出来,他的病和

    这些东西半点关系都没有。”

    凌飞一把揉碎了纸张扔在地上。

    吴老终于恼羞成怒了“黄口小儿懂什么东西!你从娘胎里开始学医术都没我看病的时间长!”

    凌飞一脚踩在地上的纸团上,碾了碾。

    吴老呵斥“基本病症?你倒是说说看基本病症是什么!”吴老看不出这病来,他也料定凌飞看不出!如此诡异的病症必然是什么疑难杂症,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医治。

    “他没病。”凌飞道。

    “嗯?”曾琳和颜如玉看过来,没病?

    “哈哈哈,没病?”吴老大笑,“无知小儿,你是傻了吧,这没病?没病人家能昏迷这么久?还不时疯狂?”

    曾四爷看着凌飞,想看看他如何解释。

    “严格来说,他的确没病,他昏迷的原因是因为他吃了某种药剂而生出的副作用。”凌飞道。

    听到药剂二字,曾琳和曾四爷对视一眼,眼中生出几分恍然。颜如玉注意到了两人的对视,暗自沉吟,这件事怕是不简单。

    “别含糊其辞,说,什么药剂!”吴老道。

    “一种类似于强化药剂的东西。”凌飞道。

    曾琳和曾四爷同时变色,凌飞竟然连这个都能检查出来!

    “哈哈哈。”吴老大笑,“强化药剂?年轻人,别开玩笑了好吗?这是什么东西?存在吗这种东西?不要为了自圆其说来构造出虚无缥缈的东西。”

    凌飞耸肩“是不是我想他们两个最清楚了。”

    吴老扭头看曾家二人,看到两人异样的目光,他心中一蹬,莫非……

    “连基本情况都没看出来,还确有其事的写了一堆药,这就是你所说的对得起良心?”凌飞反问。

    吴老脸色霎时间臊红,对得起良心几字戳中他的内心。

    “医者父母心,不能将错误的办法放在病者身上。我看你说话真像放屁,说得天花乱坠,自己却在这么做,你也真好意思说自己是医者。”凌飞语气变重。

    “唔?”颜如玉看了眼凌飞,凌飞对待厌恶之人要么不理会,要么直接打一顿。现在却以说的方式来对待,看来,医之一字,在凌飞心中真的占据别样地位。

    颜如玉心中忍不住暗道,凌飞真是一个奇特的人。明明手腕铁血,可又心怀医者仁心,怪异矛盾到了极点。

    “如果世间医者都如你这般,倒不如让这世间死个干净来得彻底。”凌飞冷漠道。

    吴老胸膛起伏,高声道“说了这么多不还是个废话,有能耐你先救了他再说!我们要的是救人,而不是扯嘴皮子。”

    凌飞淡漠道“这一点无需你费心。”

    凌飞拿起纸笔,写下药方递给曾琳“让人采药,尽快。”

    曾琳扫了眼上面的药材点头“全都有,五分钟之内我就能让他们全到位。”

    “很好,那就开始吧。”

    凌飞走到刘晨身旁。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