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老背负双手,俨然一副大宗师模样。

    他走到刘晨身旁坐下,高抬手施施然拉下袖子,手臂缓缓垂下搭在刘晨脉搏之上。

    这一系列的动作显得高人范十足,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颜如玉看了眼凌飞,含笑不已:“你‘老师’挺能装的呀。”

    “滚。”

    凌飞淡淡吐出一个字。

    “去你的。”

    吴老一脸高深莫测,搭在脉搏之上许久。

    “唔?”

    吴老脸色微微一变,好奇怪的脉象。

    虽然他很能装,但是实力绝对是有的。

    早年的他拜师医药世家国手,被收做关门弟子,就是因为他天赋高。

    后来因为一系列的原因,脱离了世家,独自行医。

    “这脉搏……”吴老一脸怪诞,为什么会有这种脉搏?

    苦思不已的吴老松开手,于怀中摸出一包银针,抽下一根。

    凌飞微微摇头,以他的眼光来看,这老头估计还是很难找到原因了。

    刘晨严格意义上来说都不是病,而是药物的副作用。

    这强化药剂的药性太过凶猛,导致他无法承受,变成这幅模样。

    果不其然,吴老看了半天抓耳挠腮,根本看不出个头绪。

    “怎么样?”

    曾四爷问道。

    吴老脑门的汗都快下来,暗吸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脸上露出个高深莫名的淡笑:“此病,有诡异。”

    “能不能救?”

    曾四爷皱眉,他要的只是这个答案!“能!”

    吴老笃定道。

    凌飞侧目而视,颜如玉则是含笑不语,她认为这老头还在装呢。

    “哦?

    那就赶快施救。”

    曾四爷道。

    吴老缓缓道:“若要救此病所需之物不简单。”

    “何物?”

    曾四爷问道。

    “需要……唔,呵呵,四爷,这话啊,我还是不说为好。

    曾小姐说要比试,我现在说了,不合适。”

    吴老笑着道。

    凌飞扫了眼吴老,说实在的,他根本不相信吴老已经检查出病因。

    凌飞昨日让刘晨发狂后收集到发狂状态下的血液状态,经过检验果然和正常情况下的血液状态有别。

    而那差别正是那强化药剂的差异,并且,这是昨天的情况!今天恐怕血液都查不出异样了。

    强化药剂正在逐渐和刘晨血液融合,凌飞发现两者已经融合程度很高,也算是曾琳找他及时,晚一些来,凌飞恐怕都查不出太多的东西来。

    凌飞大致预估,到今天血液和药剂的融合程度已然差不多了。

    如果说吴老真能在这种情况下调查出比凌飞还要细致的东西来,那凌飞真要甘拜下风。

    曾琳似笑非笑:“那四叔,就让凌飞开始了?”

    曾四爷淡漠道:“请便。”

    颜如玉拉了下凌飞:“行不?”

    “你见过男人说不行的?”

    颜如玉轻嗔:“滚,别给我耍流氓。”

    “又不是对你,想什么呢。”

    凌飞走过去。

    “喂!”

    颜如玉微恼。

    曾四爷看了眼颜如玉,敛起那抹若有若无的yu wàng,凌飞的存在让他不得不收起这种心思。

    老实说,凌飞虽然是一个小辈,却是他不得不重视的人。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颜如玉是什么人?

    方才还有和曾琳聊天,想来不简单。

    曾家的重心在国外,国内的生意虽有却很少,而且负责国内的也不是他。

    故而曾四爷少与国内交往,倒是国外人脉颇甚。

    颜如玉他还真的不知道……凌飞在刘晨身旁坐下,从怀中摸出一盒金针。

    吴老见到这一幕忍不住说话:“你想干什么?”

    “医治。”

    凌飞淡淡道。

    “就这样医治?”

    吴老忍不住道。

    凌飞斜了眼吴老:“不行?”

    吴老呃住,他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刚刚他检查出东西了没有?

    当然没有,一点都没有。

    但是他逼都装到那份上了,等于把自己架上去,这让他根本下不来。

    然后故意说了那么一番话,其实就是为了偷偷看凌飞如何治疗,若是凌飞真的能治,他会偷师,自己再稍作更改。

    没想到凌飞直接用金针上手,这让他怎么偷师?

    凌飞马上治好了他还搞个屁啊!“吴老,有问题吗?”

    曾四爷问道,“是否你看出用金针不妥?”

    吴老听到这话来了主意,抚着灰白胡须,一副道骨仙风样子:“不错,的确不妥。

    我观此人之病,诡异莫测,必须以药调理。

    针灸之法固然博用广泛,但缺点也明显,不适合不适合。

    年轻人,针灸之法讲究奇,你可能是有些想法,但是,在他身上可不能乱用。”

    颜如玉嘴角一牵,这家伙可真够装的,说针灸不适合,说出个所以然啊,一直含糊其辞,理由都没说出来,完全是唬人。

    曾琳双手抱胸:“怕是吴老先生学艺不精,看不出个所以然。”

    “胡言乱语!”

    吴老喝道,“我是在为一条性命作想,医者父母心,我怎能忍心看错误的方法施加在病人身上,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夫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老夫一生治病,无一不是尽心尽力而为,不敢说对得起天地,但对得起良心!”

    好大一顶帽子,颜如玉差点忍不住发出笑声来,真的好装啊!难怪会说出要收凌飞为徒的话。

    曾琳看向凌飞:“凌兄,你怎么说?”

    凌飞看也不看吴老:“废话一堆。”

    “年轻人,你要是……”“再说一句把你打出去。”

    凌飞淡漠道。

    “唔。”

    吴老立即闭上嘴,一声不吭。

    凌飞的武力刚刚是见识到的,胆子更是厉害,说开qiāng就开qiāng,还是别乱来了。

    可曾四爷却说了:“吴老所说不错,万一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凌飞扫了眼曾四爷,突然一收金针盒,站了起来:“你让你的吴老先,请医术超凡的他来,没有任何顾虑。”

    曾四爷一顿,凌飞这么干脆反而让他错愕,他看了眼吴老。

    吴老脸都有点黑了,让他上?

    开什么玩笑啊!他根本找不到头绪。

    “年轻人,奔着公平的原则,你先来吧。

    你又是后辈,礼让是应该的,我若是赢了,未免胜之不武。”

    吴老大义凛凛道。

    “我无所谓,你赢了便赢了,开始吧。”

    凌飞耸肩。

    “……”吴老。24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