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四爷动怒,凌飞太过狂妄!对他而言,凌飞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小辈,如此说话,就该教训!曾家之力,绝不是凌飞可以匹敌!绝非一个大宗师能够轻易逃生!曾琳见状知道自己该出场了,连道:“好了,四叔不必动怒,凌飞只是玩笑话而已。”

    “玩笑?”

    曾四爷冷漠道,“这玩笑,开大了吧!”

    曾琳笑道:“以凌飞的身份,开大点的玩笑不过分吧?”

    曾四爷眉头一皱,他知道,曾琳这句话是在提点他,凌飞身份不一般,实力也不一般,若是动手,怕是两败俱伤。

    曾琳知道曾四爷有在思索,便扭头对凌飞道:“凌兄,抱歉了,这两下就欠着吧,要不然我来也行。”

    这是在给曾四爷下台阶,同时也是在化解两人当下不可避免的矛盾。

    凌飞多智近妖,怎会不知曾琳想法。

    可是,现在他接受,气也消了,也就没必要再闹下去。

    再者,曾家的确是个庞然大物,不可得罪死。

    今天是曾黎安得罪他,他教训回来是理所应当,今天做的这些事都是符合他身份下的“发怒”,后续不会有麻烦。

    如果说继续下去,那就是超过他身份下的“发怒”,其后果必然引起麻烦。

    “不用了,这两个算是我送你的。”

    凌飞道。

    曾琳微微一笑:“那曾琳谢过凌兄了。”

    曾四爷冷哼一声,倒是不说话了。

    曾琳给了他台阶下,他不好再发作。

    再发作当然可以,可到时候要是再闹大,很可能收不了场。

    凌飞的脾气有所耳闻,那不是一个让你收场的主。

    那边的曾黎安不发一言,或者说已经说不出话来。

    这八下,每一下都很重,他一点都没收力,把自己磕得头昏脑涨。

    已经神智都快不清的他,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为什么偏偏得罪的是凌飞。

    曾四爷看着曾黎安满脸是血的模样道:“来人,把少爷带去医务室。”

    “是!”

    曾黎安被带走了,这群高手也都隐去,只剩下凌飞颜如玉曾四爷以及曾琳和那个贼眉鼠眼的男人。

    曾琳淡淡道:“四叔,既然凌飞来了,也就没必要找其他人,让凌飞去医治就行了。”

    曾四爷眯眼:“谁敢言全知全能?

    凌飞医术不错,可谁又能说他什么病都能治?”

    曾琳嘴角一牵,不服输么。

    也是,毕竟那么大的功劳。

    “行,四叔尽管让这个人先医治,医不好凌飞再动手。”

    曾琳道。

    来过那么多医生,连个病症都看不出来,今天来一个就能看出来?

    曾琳可不信。

    凌飞之前来可是给曾琳发了消息的,曾琳胜券在握。

    今天的事可不只是救活刘晨这么简单,背后的东西影响甚大。

    曾四爷心中一沉,敢这么说,确实是很有自信。

    也难怪了,毕竟是凌飞啊!中医大赛桂冠。

    但是,曾四爷也没有办法,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

    他只有一次机会!只能寄希望于吴老了。

    曾四爷看了眼旁边的男人,低声道:“吴老,待会儿看你的了。”

    吴老瞥了眼凌飞:“年轻人身手了得,老朽佩服。”

    凌飞面色淡然,没有丝毫回应。

    “但是,身手只是身手,和医术没有什么关系,老朽钻研医术数十年,自信还是比年轻人你强点的。”

    吴老呵呵笑着,眼神中带着轻蔑之色。

    颜如玉神色怪异,这老头子不关注新闻的吗?

    哦,也是,凌飞这档节目是网络综艺,像这种年纪的人,估计只会看电视,不认识凌飞也是正常的。

    曾四爷张口欲说什么又闭上嘴,说不说都一样,曾四爷只要能提前医好刘晨,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医不好,那什么都不用说了。

    “事不宜迟,我们过去吧。”

    曾琳说道。

    一行人往刘晨所在之地过去,这边过去是另一条路,凌飞观赏起风景来,和昨天比起又别有一番滋味。

    曾家文化没断层所建筑而出的建筑别具魅力,这股魅力截然于现代建筑,充满古韵美感。

    来到刘晨房间,曾四爷道:“吴老,看你的了。”

    吴老点头:“四爷放心,老朽医术不敢说通天彻地,但也好歹和齐半山比试过,没输得太惨。”

    吴老言辞好像很谦虚,可眼神中所流露的骄傲溢于言表,提到齐半山也是为了烘托自己的地位。

    曾琳听着吴老的话脑中不由得想到装逼二字,但是都这把年纪了,还有这种虚荣的心理吗?

    还是真的有真才实学?

    吴老看了眼凌飞笑着道:“年轻人,我看你武道修为如此不俗,必然是聪颖之子。

    今日我便给你露一手,你要是觉得不错,可以拜我为师。

    我必定倾囊相授!”

    吴老心中好盘算,见识到凌飞的身手,也知道了一些凌飞的身份,估计也是某世家子弟,他起了这般心思。

    要是能收凌飞为徒,未来无忧啊!而其他三人听到吴老的话脸色那叫一个怪异,收凌飞为徒?

    这世上谁敢说这话?

    齐半山都不敢吧?

    齐半山可能比凌飞强,但绝不是凌飞老师的这种程度,凌飞本身的医术水准就是一代宗师,谁能教他?

    曾四爷脸上都有些尴尬,他让曾黎安请来吴老,吴老就算是他的人。

    吴老说这话,丢的是他的脸。

    “好了,吴老,你先医治吧。”

    曾四爷道。

    吴老抚着灰白胡须:“年轻人,能跟我学习医术是你的福气,多少人想跟我学医,我都视而不见。

    我是见你有根骨,故而起了爱才之心,你可得好好思虑。”

    吴老丝毫没有考虑凌飞是什么医道高手,这么年轻的凌飞,能懂什么医术?

    颜如玉似笑非笑看了眼凌飞,这家伙自大没边了。

    曾琳揶揄看了眼曾四爷:“吴老,你先试试看能不能治,拜师的事后说,还指不定谁拜谁。”

    凌飞面色无喜无悲,心中虽然觉得吴老的话好笑,却也没说什么。

    吴老颔首:“好的,那么老朽开始了。

    年轻人,你瞧好了。”

    “……”曾四爷。8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