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到门口停车,保安便看到凌飞和颜如玉。

    “两位来啦,请进。”

    保安忙打开栏杆,笑着道,“我带你们进去。”

    凌飞和颜如玉跟着保安往里走,今天走的位置不一样。

    因为曾黎不在昨日水榭,而是在大厅。

    去大厅的大路倒是宽敞,路上还有车痕,看来这里可以行车,要是早知道凌飞就开车进来。

    这时,耳边传来一道呼啸声,一亮白色汽车飞速在凌飞和颜如玉身旁呼啸而过。

    速度之快,又靠得很近,眼见着好像要撞上颜如玉和自己,凌飞连忙揽住颜如玉的腰肢往怀里一带,脚步快速后退,车子从保安与凌飞颜如玉中间穿过。

    颜如玉被吓了一跳,脸色有些发白。

    前头车子刹住,驾驶座探出头一张年轻而帅气的脸庞,只是这张脸却充满戾气:“你们没长眼吗?

    没看到我的车过来吗?

    撞死了算你们倒霉!小爷我有大事要办不知道?”

    颜如玉如此脾气的人也忍不住,张口就要教训对方,谁知对方一脚油门飞速走了,这让颜如玉恼怒不已:“曾家数百年底蕴,竟然还有如此狂妄子弟。”

    凌飞眼中浮现一抹厉色,好似杀意!如果把他换做是个普通人,没有刚刚的反应,颜如玉和他都得被撞上!凌飞远远看了眼这辆车,副驾驶座上似乎还有一个人,好像年纪挺大的样子。

    保安也被吓得不轻,刚刚车子也差点刮到他,他回神后忙上前:“凌先生,颜小姐,没事吧?”

    颜如玉神情又恢复往日模样:“没事。”

    凌飞淡漠道:“这个人是谁?”

    保安叹了口气:“他是曾家三爷的儿子曾黎安,三爷在曾家地位算是很高的,所以他从小横行霸道。”

    “按说曾家家教严,不该有这样的孩子。”

    颜如玉道。

    传承数百年的世家,还是很传统的世家,基本上都有进行深刻的世家教育,如此嚣张跋扈在隐世家族中少见。

    要知道,曾家数百年前还是官宦世家,对于礼仪这方面的培养更是重视。

    “三夫人在生下他之后没多久就撒手人寰,三爷又忙于工作,一年到头都看不到儿子几回,对于儿子的教育难免疏忽。

    长大后黎安少爷因为父母的原因很叛逆,什么也不学,性格恶劣没人管,最后成了现在这样。”

    保安道。

    “这也不该是他如此行事的理由!。”

    颜如玉淡淡道。

    保安摇摇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带着两人进去。

    走了一段,凌飞道:“他住哪里?”

    保安一怔,随即忙道:“凌少爷,您可别找他,他是个胡搅蛮缠的主,你即便找上门他也不可能会道歉,甚至可能会反过来教训你。”

    教训?

    颜如玉看了眼保安,看来并不知道凌飞的身份。

    “告诉我在哪就是。”

    凌飞道。

    “这……”保安不敢说,说很简单,可要是出了事,后面曾黎安寻起仇还不是找他?

    颜如玉看出保安的顾虑,出声道:“呆会儿问问曾琳。”

    “你倒是心地善良。”

    凌飞目光瞥过保安。

    跟着保安到了大厅,一到大厅凌飞和颜如玉对视一眼,看来不用问曾琳了。

    此刻大厅不远处就停着一辆白色汽车,正是方才那辆车!凌飞和颜如玉往大厅里走进去,大厅中主位坐着一位成熟的中年男人,浑身散发荷尔蒙,男人味十足,看他的脸就知道他年轻时是位帅哥。

    而在下首座坐着的是曾琳,对面便是那曾黎安。

    曾黎安旁边还坐着一个看样子五六十岁的人,他胡子灰白,却蓄了不短,时不时揪着自己的胡子。

    眼睛很小,时不时提溜转,给人一种贼眉鼠眼的感觉,没有这个年纪应有的稳重。

    此时曾黎安和首座的男人在说着什么,曾琳神色淡淡然,只是端着茶杯喝茶。

    突然曾琳看到门口的凌飞和颜如玉,她展颜一笑:“凌兄,如玉,来啦。”

    曾黎安闻声也看了过去,看到是凌飞两人瞥了眼曾琳嗤笑出声:“曾琳,这就是你说的国手?

    两个乳臭未干的人?

    唔……”在颜如玉脸上他目光停滞良久,可还是道,“就这样还是算了吧,脸长得还可以,医术?

    呵呵呵。”

    首座的男人看了看门外凌飞和颜如玉,在颜如玉脸上他注视良久,眼底深处闪过一抹yu wàng,却又很快敛去。

    如此美丽的人可不多见。

    眼前场景有些怪异,颜如玉以自己对曾家的了解大概猜到了些东西。

    首座的是曾家四爷,颜如玉认识,叫曾宝明。

    曾家分为三个派系,老大一派,家主二爷一派,老三和老四一派,曾琳是老大的小女儿。

    显然曾琳和这两人不对眼,毕竟一个是三爷的儿子,一个是曾家四爷。

    曾宝明听到了曾黎安的话一句话都没说,自顾自喝着茶,显然是在看热闹。

    曾琳道:“看病救人看本事。”

    “本事?

    他有本事?”

    曾黎安哈哈大笑,“曾琳,你是不是国外去太久把脑子去傻了?

    就这小子,才几岁?

    学了几年医术?

    你让他医治?

    万一刘晨死了,我看谁来担这个责任,你吗?”

    颜如玉心中一动,刘晨不就是个分公司的经理,这么重要吗?

    还是说他掌握着某些东西,所以格外不同?

    凌飞盯着曾黎安看了许久,朝着他走了过去。

    曾琳嘴角噙着一抹怪异的笑:“要不然我们打个赌如何?

    看谁能治好刘晨的病。”

    “哈哈哈,打赌?

    这小子……你干什么?”

    曾黎安看到凌飞已经走近,连声喝道。

    凌飞淡漠道:“没什么,就想试试你的脑袋和车哪个更硬。”

    曾黎安不是傻子,一听这话就知道凌飞是在影射他刚刚开车的事。

    他冷笑一声:“小子,试没问题,就怕试完之后你没胆子拿你的脖子和刀比试。”

    “年纪不大,嘴巴倒是厉害。”

    曾黎安嗤笑一声,“年轻人说话小心点,你也不看看这是在哪里?

    我一只手指就能碾死你!”

    又扫了眼颜如玉,“碾死你之后你女朋友就是我的了,我让你看看什么叫赔了夫人又折兵。”8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