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把第二天的行程推掉了,而颜如玉也迎来自己少有的休息天,和凌飞一样第二天也没通告。

    昨天一晚上凌飞都在做着自己的检查研究,在第二天凌晨五点时有了答案。

    的确含有xing fèn ji的成分,但是又不大相同,里面有更丰富的成分。

    这些成分有凌飞熟悉的一些强化剂的成分,和前世他在轮回组织中所用的药很大一部分相似。

    已经可以肯定,大概率是强化剂一类的药物!凌飞之前脑中灵光一闪,果不其然是这个结果。

    异于平常的力大无穷,无疑是能力得到了某种提升,长久时间的昏睡正是他身体过于瘦弱承受不住药性而导致。

    就好比是,获得了这么大的力量自然而然耗费巨大能量,所以昏睡过去。

    当时凌飞扎那一针就是刺激刘晨的力量爆发,结果确如自己猜测一般无二,他所刺激的穴位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想。

    “米斯里洲。”

    凌飞闭目沉思,那个地方啊……往事哪堪回首,那一段曾经让凌飞伤得彻彻底底。

    说实在的,若是当时没有因为‘影’背叛的打击,凌飞在最后一战绝不至于此!‘影’的背叛让凌飞意乱,发挥的实力远不如以往,严重失常的发挥才让他最后兵败身死。

    那个女人,爱到了骨子里,又恨到了骨子里。

    “呼……”往事在心中翻涌,心绪难以平静。

    心潮泛滥,如海浪一次次拍击在心上。

    凌飞长舒口气,拿起手机,拨通了夏娃的电话。

    这种时候,他想给人打电话,想说说话。

    可是一按下拨通键,凌飞又立即挂断。

    夏娃怀孕了,那个女人的事又是夏娃最厌恶的,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去打扰她。

    页面往下滑,里面的通话记录几乎都是和几个女朋友的。

    页面停下,凌飞的手指按在屏幕上欲要继续下滑时,刚好点在拨通键上,而这个电话是——易轻舞。

    凌飞一顿,想了想没有挂断。

    电话响了二十几秒,那头才接通。

    “怎么了?”

    那道袅袅仙音此刻带着几分朦胧。

    “你在睡觉?”

    凌飞一怔,看了眼外头,发现这会儿天色才蒙蒙发亮。

    “嗯,何事?”

    这句稍微清醒一些,易轻舞坐了起来,让自己保持一个较为清醒的状态。

    凌飞犹豫片刻道:“也没什么事,你先睡吧。”

    易轻舞听出了凌飞怀中的犹豫踌躇,这在凌飞身上是少见的,她问道:“既然醒了就醒了,待会儿要晨练,不睡了。”

    什么晨练,易轻舞昨晚一两点才睡,这会儿怎么可能会去晨练……凌飞靠在沙发上,视线望着窗外出神,心中在隐隐作痛。

    他原以为把那个女人忘了个干净,甚至恨到了骨子里,她应该不会让自己的心起波澜才是。

    没想到仅仅米斯里洲的地名都让自己难以释怀……易轻舞没说话,只是静静等着凌飞。

    “我想给你讲一个故事。”

    凌飞突然说道。

    “嗯,轻舞听着。”

    易轻舞轻声道。

    “从前,有一个男人,很爱很爱一个女人,他们……”凌飞神色幽幽,缓缓说着一个“别人”的故事。

    初遇的美好,相知的喜悦,在一起的快乐,久居的甜蜜,背叛的哀痛。

    那一段往事在凌飞的口中成了一个故事,一个触不可及的梦。

    心中的种种复杂情绪交织,对那个人怀念,哀怨,愤怒,都倾诉在故事中。

    易轻舞安安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好像她已经不在。

    也不知道讲了多久,凌飞终于说完了。

    心中那难言的痛苦在一点点消失,只剩下少许压抑感,好像一切情绪都被他锁在了那个故事中。

    易轻舞轻声道:“很美的故事。”

    “美吗?”

    凌飞涩然,“以悲剧结尾的故事能算美吗?”

    “结局的确悲惨,但过程同样甜蜜。

    任何人的人生都不是只有开始与结束,相反,过程才占了大部分。”

    易轻舞道,“从比例上而言,甜蜜在这段故事中占据更多,不应该说是很美的故事吗?”

    凌飞为之一愣,这样的言论他从没听过。

    良久,才缓缓道:“或许吧。”

    双方又陷入沉默,易轻舞没说话,凌飞也没开口。

    不知多久凌飞才轻声道:“谢谢。”

    “回燕京后把谢意换成实质的东西。”

    易轻舞道。

    “吃饭?”

    “成交。”

    凌飞不由露出笑容:“轻舞会少我一顿饭吗?”

    “会。”

    “好,回去后肯定请你吃饭。”

    凌飞道。

    易轻舞轻轻嗯了一声。

    凌飞看窗外天色:“燕京这会儿天已经挺亮了吧?”

    “是。”

    “你该晨练了。”

    “不用了。”

    “嗯?”

    “刚刚骗你的。”

    凌飞一怔,正想说什么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他怔了片刻为之而笑,笑容带上了几分以前不曾有过的温柔:“谢谢你了,轻舞……”或许是因为易轻舞的话,凌飞也起身下去晨练了。

    酒店有健身房,跑跑步还是不错。

    凌飞倒是想去外面晨跑,但是现在身份是艺人,不合适。

    可转念一想现在人并不多,没什么不可以,外面空气更好,可以去。

    下楼,外头空气正好,凌飞在道旁跑起步来。

    跑完回来,凌飞在大堂看到了正在吃饭的颜如玉。

    “咦?

    你怎么在这?”

    颜如玉问道。

    “跑步。”

    “哦。

    吃饭?”

    “有我的份?”

    “不会叫啊笨蛋。”

    颜如玉白了眼凌飞。

    凌飞在颜如玉对面坐下,叫了服务员上一份早餐。

    颜如玉吃着饭不时看凌飞,把凌飞看得怪异:“我脸上有花。”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有花吗?”

    颜如玉盯着凌飞道。

    “……”凌飞,怪怪的。

    看了片刻颜如玉低头继续吃自己的早餐:“怎么样,昨天的研究出结果了没?”

    “嗯。”

    “好了?

    什么情况?”

    颜如玉来了兴趣。

    “和我昨天猜测一样。”

    颜如玉颔首:“准备什么时候去曾琳那?”

    “吃完了就去。”

    “我和你一起。”

    两人聊着天吃完早餐,再次往曾家而去。8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