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抓着脉搏,身体不断进行躲避,男人的攻击速度很快,可是丝毫打不中凌飞。

    曾琳走进来后看到凌飞的动作倒是没有着急,凌飞的实力多恐怖早有耳闻,他并不担心凌飞的安危,只是心中有些奇怪……似乎,时间还没到才对。

    虽然说刘晨的发病时间都在中午前后,但是这会儿时间也差得太多了。

    凌飞松开刘晨的手腕,可刘晨还在朝他进攻,进攻速度无比快速。

    凌飞闲庭碎步,双手时而画圆,轻易将刘晨的进攻消弭于无形。

    凌飞举重若轻,对方的进攻虽然狂暴,可在他眼中仍旧和过家家一个水平。

    凌飞又是一个转身右手拔出一根银针朝刘晨的手臂刺过,一滴血珠被挑起,凌飞另只手在避过对方进攻同时,快速拔出先前那只扎在刘晨胸前穴位的一根金针。

    金针拔出刘晨身体瞬间无力软倒,凌飞单手扶着将他放在床上,右手依旧持着一根金针,上面沾着血珠。

    “拿两个小瓶子来。”

    凌飞道。

    曾琳会意,翻箱倒柜找出一个小玻璃瓶,凌飞将这滴血液放入杯中。

    拿起另一根金针凌飞又在刘晨身上扎了一针,接了一滴血珠放在另一个瓶子中。

    “凌兄,这个是?”

    曾琳问道。

    凌飞凝视这两个小瓶子,来回观察,心中思虑良久:“我还需要回去后进行检验,现在还没法告诉你答案。”

    “几天我还是能等的,只是凌兄,你是否有头绪了?”

    曾琳问道。

    刚刚看到凌飞拔出金针刘晨就晕倒,便猜到了刘晨的提前发狂和凌飞有关。

    凌飞颔首:“略有猜测,你的电话怎么样,有没有了解到什么?”

    曾琳道:“没有。”

    “嗯?”

    凌飞眉头一皱,“你确定?”

    从方才的病症,自己的检查,凌飞大概判断自己的猜测有七八成的准确率。

    而支持这个判断的事实基础就是他吃了药,结果却没有?

    “我确定。”

    曾琳点头,“那个人不会说错的。

    怎么了凌兄?

    有问题?”

    凌飞看着手中的两瓶药液道:“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喝了,也有可能。”

    曾琳怪异:“为什么凌兄你如此笃定他是吃了药物?”

    “现在我没法回答你,因为只是猜测,等我检验过后再说。”

    凌飞道。

    曾琳舒了口气:“好。

    凌兄,大概要多长时间?”

    “明天晚上前。”

    “好。”

    而后凌飞便告辞准备离开,曾琳还想留两人吃饭,凌飞拒绝了,和颜如玉一同离开。

    颜如玉本来想留下来和曾琳聊天,不过因为有话问凌飞所以离开了。

    凌飞开车回酒店,坐在副驾驶座的颜如玉问道:“米斯里洲是什么地方?”

    凌飞握着方向盘的手顿了顿:“不知道。”

    “你和这个地方有渊源?”

    颜如玉再道。

    “……没有。”

    凌飞心中不得不佩服颜如玉的观察力。

    “你迟疑了,证明有。”

    颜如玉凝眸。

    “即便有,你管得太宽了。”

    凌飞淡漠道。

    颜如玉目光中带着难言的怪异,如果不是因为奇怪到骨子里,她才不会管闲事。

    凌飞的人生经历都在华国,国外旅行都没有过!上次认识夏娃等人就让人在意,这米斯里洲更是让这种怪异加深。

    凌飞没有理由在这种地方才是!凌飞的人生经历早就被研究透了,他多少仇家?

    多如繁星。

    每个人都要他死!这么一个燕京魔王的生平自然是让人调查透了,颜家没理由不知道。

    而颜如玉也刚好看了凌飞的资料,了解很清楚。

    除了新城那两年存在模糊,其他都是在凌家眼底。

    这两年凌飞去米斯里洲干嘛?

    旅游吗?

    有这时间旅游他的武功怎么学?

    医术怎么学?

    别开玩笑了好吗。

    一切都存在怪异。

    凌飞看到颜如玉眼中深深的怪异,想了想凌飞道:“那边有一个认识的人。”

    “认识的人?”

    颜如玉沉思片刻,似乎,也有可能。

    去米斯里洲应该没什么可能性,若是有旧人在那边倒是有可能性存在。

    但是,什么样的人能让凌飞有如此神色变化?

    凌飞天天板着个死人脸,平日里很少有表情上的变化,能让他有变化必定是对他而言很大的事才可能!之前提到米斯里洲时明显有神情变化,那么是不是就证明这个故人和凌飞渊源很深?

    “男人女人?”

    颜如玉再次问道。

    嗤——凌飞猛地踩下刹车。

    “啊,你干什么!”

    颜如玉被吓一跳。

    凌飞盯着颜如玉,目光怪异:“如玉,为什么这么在意我的事情?

    是男人女人对你很重要吗?”

    颜如玉听到凌飞这话为之一怔,对他,太好奇了吗?

    是男人女人这个问题真的很重要吗?

    一时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颜如玉很快回神,哼声道:“当然是因为雨凝了,不然你以为呢!”

    凌飞看着颜如玉良久才别开视线:“希望吧……”再次驱动车子,颜如玉不再问话,心中不断在踌躇思索…………凌飞回酒店路上给阿九十三发了个消息,让他们去买几样他要的草药。

    回到酒店时两人已经将药物买好,凌飞一头钻进房间开始检验,而颜如玉则是回了自己的房间。

    “呼……”颜如玉坐在沙发上抿了抿嘴,无神拿起手机,看着手机发呆。

    凌飞方才的话让她真的想了好多,颜如玉发觉,自己确实太在乎凌飞这个问题了吧。

    说什么是为了雨凝,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根本不是。

    那么,是为了什么?

    按照往常自己的性格,今天应该是留下来和曾琳聊天。

    凌飞行程一直在一起,没必要今天还要在一起,曾琳这么久没见才是自己要交流的对象。

    这才是颜如玉的交往之道,不疏于感情。

    然而只是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自己竟然抛弃以往的处世之道,非得跟凌飞回来,问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太奇怪了不是么?

    “无关紧要的问题,么?”

    颜如玉望着窗外出了神……恍惚间,颜如玉脑中浮现那日凌飞在车中等待自己的画面。24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