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人的脉象不浮不沉,节律均匀,从容和缓。

    身体好的人则脉象强健有力,身体差的则是脉象弱。

    但是,这个男人的脉象一会儿强健有力,一会儿又很弱,起伏不定,很是奇怪。

    凌飞不由得皱眉,怎么回事?

    边检查凌飞边问道:“他是怎么病的?”

    “不知道,我们从国外回来他突然就发病了。”

    曾琳摇头,“我们送去医院检查过,也找各家国手看过,可都看不出情况。

    身体也没有其他症状,就只是脉象奇怪,各家国手都束手无策。”

    凌飞认真检查身体,如果找不到病因,就别说治疗了。

    一切治疗都得对症下药,如果症状是什么都不知道,还如何对症下药?

    身体检查了一遍,凌飞还是没有找到病因,这让他不由得怪异,确实是奇怪的病症。

    身体看起来和正常人无异,什么情况都没有,却偏偏有如此奇怪的临床反应。

    凌飞检查良久站了起来。

    “怎么样?”

    曾琳期待着问道,凌飞如果都治不好,恐怕就没人能治了。

    难道真要寻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齐半山吗?

    “距离上一次发病在什么时候?”

    凌飞问道。

    “几乎每次都是中午左右发狂,看时间,现在快到了。”

    曾琳道,“怎么样了?”

    “呆会儿再看。”

    凌飞道。

    正常情况下只能查出脉搏方面的怪异,其他一点都不知道。

    他想等到发病时再看看,能否发现怪异之处。

    曾琳点头:“具体怎么样了?”

    “不好说,从脉象来看的确奇怪。

    身体上找不到其他异样之处,想要知道更多唯有看他发病时的情况。”

    凌飞道。

    曾琳目光一幽幽,来过的国手也都是这么说的。

    其实比起西医要好些,医院干脆是连怪异之处都查不出来,中医好歹知道脉象方面的怪异。

    “你和他去了国外?”

    凌飞问道。

    “是的。”

    曾琳道,“也不能这么说,其实他在我曾家欧洲米斯里洲分公司工作,担任……”“嗯?”

    凌飞猛地一顿,看了眼曾琳,曾琳因此被打断。

    “怎么了?”

    曾琳问道。

    “没事……你继续说。”

    凌飞眼中浮上几分异样之色,米斯里洲啊,那是‘影’的家族所在,杀手世家索罗斯家族所在!‘影’,便是凌飞前一世爱到骨子里的那个人,最终背叛了他的那个人……颜如玉察言观色能力极强,看到凌飞这幅神情心中起了心思,凌飞想到了什么?

    米斯里洲?

    她暗暗把这个名字记在心里。

    曾琳深深看了眼凌飞继续道:“他在那边担任分公司的经理。

    因为公司人事变动的原因,我过去处理完事情后便带他一起回来,一回来后他就变成这样了。

    那天停好飞机他就一动不动,到了中午便开始发狂。”

    “飞机之前并不会?”

    凌飞问道。

    “是。”

    凌飞心中思虑几番:“他做的是什么工作?”

    “凌兄,工作和他的病情有关吗?”

    曾琳问道。

    “或许有,或许没有。”

    凌飞道。

    曾琳黛眉微蹙:“生物制药。”

    “哦?”

    凌飞眸光一闪,“你们是否有在研制某些超乎想象的药物?”

    曾琳凝眸:“凌兄,这件事不在病情之内吧。”

    “个人好奇。”

    凌飞耸肩,“不过,倒是有合作的机会。”

    “嗯?”

    曾琳神色怪异,合作的机会?

    “说正事啊!”

    颜如玉拍了一下凌飞。

    凌飞淡淡一笑:“他是否有服用过某些药物?”

    “这……”曾琳摇头,“不清楚。”

    “这一点很重要,需要了解,你可以打电话到分公司那边问问他的朋友。”

    凌飞道。

    “好。”

    曾琳点头,“凌兄,他的病和此有关吗?”

    颜如玉目光在曾琳脸上流转,曾琳在米斯里洲的这家生物制药公司恐怕不简单。

    恐怕如凌飞所问,在研究某种超乎想象的药物,不然可不会如此含糊。

    “不好说,因为我不了解他长期接触的药物。

    如果说没有喝下莫名其妙的药物,也不能判断他不是因为这样的药物中毒。

    药物的气味也可能成为他中毒的原因,我在不知道他到底接触了什么药物时,无法判断。”

    凌飞道。

    曾琳站起身:“我先给米斯里洲那边打个电话。”

    说罢曾琳离开,关上门。

    颜如玉目光幽幽:“可能有关系。”

    “四五成可能性。”

    凌飞收回停留在门口的目光,原本他只是猜测性的发问,但是从曾琳的反应中不由得想到更多。

    “不过这也是人家的秘密,你就别太追问了。”

    颜如玉道。

    她的交友之道就是尊重他人,互不干涉。

    她和凌飞是朋友,和曾琳同样是朋友,在两个朋友中她希望双方不要出问题。

    “这件事看她了。”

    凌飞瞥了眼床上的男人,“这件事大概率和药物有关系。

    某种生物药剂才能造成奇妙的变化,这一点上……”凌飞说着一顿,脑中闪过一道灵光,他是轮回组织魔鬼训练营出来的,幼年时被用了很多生物药剂来强化身体。

    由于接触得多,所以很是了解这方面的相关药物……凌飞盯着这个男人,心中那股莫名的感觉涌上来,突然强健的脉搏,恍若死人的虚弱。

    发狂后力大无穷,这不就是……某种强化药剂吗?

    轮回组织当年以他们的身体作为实验,用的便是强化药剂!但是他们身体素质好,撑得住这股药性,而这个男人太瘦弱,恐怕撑不住这种药性!难道,是这样的?

    凌飞几步上前,拔出一根金zhēn ci在男人身上一道穴位!“呃啊!”

    这个男人猛地坐起来,怒吼一声。

    他目光一扫,看到凌飞朝他扑来,对着凌飞的脑门就是一拳!果然!凌飞心中暗道。

    凌飞单手握住他的拳头,另只手搭在他的手腕之上,感受脉搏。

    男人的另外一拳轰至!“凌飞!”

    颜如玉忍不住惊叫出声。

    凌飞头微微一侧,男人从他耳边轰击而过,耳畔带着劲风,割得凌飞耳朵疼。

    果然如曾琳所说,力大无穷!“怎么了!”

    门外的曾琳喊着推开门。24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