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开我!”

    任嫣然怒道,“我知道我推了你,我向你道歉,医药费我赔给你还不行吗?”

    “把人赔给我,医药费?

    什么东西,我受伤了能用医药费赔偿?

    把你赔给我还差不多!”

    蔡振宇冷笑,“跟我走。”

    说着蔡振宇就强拉着了任嫣然走,往旁边的嘉宾休息室而去。

    而在旁边的工作人员竟然是视若罔闻,这种天大的事他们竟然也当做没看见。

    蔡振宇将之无法无天到了极点,这是什么地方?

    现在是什么时候?

    待会儿任嫣然可是要上台的,这算是怎么回事?

    但是,即便如此这群工作人员也当做没看到,毕竟……蔡振宇的父亲可是台长啊!任嫣然只是个女人,力气再大能大到哪里去?

    活生生被拖进休息室内。

    “怎么办?”

    进去后才有工作人员开口。

    “这……叫黄老师他们吧。”

    “可是,待会儿让他知道了怎么办啊?”

    “对啊,他爸可是台长啊!”

    蔡振宇当然不是个傻瓜,直接在这里面做些什么可不至于此。

    他把任嫣然拉进来当然是为了占尽便宜,对于任嫣然他觊觎已久,现在逮住机会岂能放过。

    蔡振宇将门反锁,笑意深深:“任嫣然,乖乖地,不然我就叫你好看。”

    任嫣然心急如焚大叫起来:“救命啊!混蛋,快滚开,凌飞!救我!”

    蔡振宇冷笑连连:“你怕是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救你?

    呵呵。

    我告诉你,这门都没人敢打开!”

    蔡振宇的父亲是台长,他在台里一向霸道。

    把女艺人拉到休息间做些什么,这种事他不是没做过。

    艺人是最在乎声名的职业,他们不能将丑事暴露,想报警都难。

    并且,蔡振宇的父亲是台长,湘南电视台可是国内娱乐产业最发达的地方!得罪了蔡振宇的父亲,以后还想在娱乐圈中混吗?

    因此,这些女艺人只能不了了之。

    蔡振宇啊,这种事情做得渐渐有经验起来,在台中可是横行无忌。

    但是像今天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还是没有过,所以他也不好直接做些什么。

    但是……他心中有一股火苗在蹿出,以前没试过不代表现在不能试!人这种动物就是在不断突破禁忌的生物,或者说是一种不断想要寻求刺激的生物,普通的东西习惯了,就想尝试更多放纵的东西。

    尤其是生活无忧,几辈子都花不完钱的人而言!以世家子弟为例,有些纵情声色的世家子弟玩够了女人开始玩男人,玩够了男人又觉得不够刺激,开始沾染起毒品。

    他们的人生何其糜烂,他们始终在追求刺激以满足日益增长的yu wàng。

    yu wàng如同野兽,他的嘴巴永远填不满,只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蔡振宇也正在一步步的扩张自己的yu wàng,第一次做那种事时也紧张,可习惯了之后更享受这种刺激感。

    在刺激感变得平平无奇时,开始追求更加刺激的方式。

    现在的尝试,或快或慢都会开始,只不过,开始的人刚好是任嫣然!任嫣然不断的反抗,蔡振宇心中那股火苗越发强大,伸手就去扒任嫣然的衣服。

    不大的休息室任嫣然几乎没法逃跑,扣住她的外套,任嫣然逃无可逃,只能被扒掉外套…………台上的《心探》剧组开始一轮轮的进行流程排练。

    “然后就是让任嫣然唱歌上台。”

    节目组的导演说着流程。

    导演说完旁边的工作人员喊道:“任嫣然上场。”

    导演继续说流程:“就下去顺流程。”

    导演继续介绍,说了一会儿他不由得皱眉,“任嫣然还没过来吗?

    后面的流程她也得彩排啊!”

    “导演,我去看看。”

    一个工作人员道。

    “好。”

    凌飞侧目而视,刚刚他就注意到任嫣然一直在后台口那边看着,应该是准备好了才对,怎么突然不在了。

    不过凌飞倒也没想太多,他没有被害妄想症,哪能这就以为任嫣然出了什么事。

    这里可是电台啊,谁敢明目张胆在这做些什么事啊。

    工作人员跑到休息室,台上的人都有些不耐了。

    虽说任嫣然现在人气是挺高,但是毕竟还是新人,又不是老牌人气艺人,这就开始耍大牌了吗?

    工作人员进去没一会儿就探出脑袋:“人不在啊!”

    说着工作人员扭头问里面的人:“任嫣然呢?”

    正问着休息室传来尖叫声,休息室的隔音功能很强大,任嫣然如此尖叫才让这位工作人员听到一丝声音。

    “怎么回事?”

    工作人员面色一变,“任嫣然怎么了?”

    在台上的颜如玉闻声黛眉一蹙;“凌……”她一侧首就看到凌飞消失原地,瞬间出现在门口。

    好快!众人也是觉得眼前一晃,就看到凌飞跑到了后台。

    “这……”几个主持人长大嘴巴。

    黄老师则是若有所思,如此着急,看来任嫣然和凌飞应该是有些什么关系才对。

    凌飞跑到后台,刚刚就觉得有些怪了,任嫣然是一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宁愿早些来也不愿让人等。

    今天中午本来有时间吃个饭,她都要快些过来,可以看出她的性格。

    刚刚她已经在后台口等着,证明她早已准备好,突然间不见了?

    绝对有问题。

    扫了眼后台凌飞眉头皱起来。

    不对,氛围很奇怪!这群工作人员刚才的氛围和现在截然不同,区别太明显了!“人呢?”

    凌飞冷声发问。

    这群工作人员没一个敢说话。

    “说话!”

    凌飞大喝一声,众人被吓得一哆嗦。

    导演吩咐跑过来的工作人员道:“我刚刚听见一点隐约的声音,好像是休息室!”

    凌飞目光阴冷,这群人,如果有时间他挨个扇过去!“救命啊,凌飞!”

    声音细微,休息室的隔音功能太好了些,根本都听不到!可凌飞的耳朵岂同凡俗,猛地朝远处一扇门看去。

    下一刻身形消失原地,到了这扇门前。

    工作人员看傻了眼,这么快的速度啊?

    这凌飞……砰!还没来得及惊讶凌飞的速度,就发现凌飞一脚踹开房门。

    凌飞面沉如水,眼神是浓浓的阴翳之色!8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