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知道的,从你回凌家之后我就知道,我们的感情不可能如我所想走下去。”唐娉婉说着,声音是那么柔弱,那么让人怜惜。

    凌飞来到燕京,一切都不再是凌飞个人之事,凌家,局势,错综复杂的事态,让一切的一切无法像在新城时一样。那简单纯粹的感情因为偌大局势而变得复杂起来,

    走到现在这样的情况,更多的是局势原因,而非个人意愿。

    “可是,谁让你这个混蛋走进了我心里……”

    凌飞能说什么,只能更紧地抱住唐娉婉。

    “我只能接受这样的局面,我没有办法。”唐娉婉语调很低。

    凌飞没有让唐娉婉说下去,他吻住了她,望着闭目流泪的唐娉婉,凌飞只能忘情的吻她,吻她……

    良久唇分,凌飞认真道:“婉儿,我一分的对不起,会用一百分的爱来弥补。”

    唐娉婉红润的樱唇泛着晶莹,明亮的眸子带着忧愁和说不尽的爱意。

    “我相信。”唐娉婉抱着凌飞的脖子,直勾勾看着凌飞。

    两相对视,浓浓的情意在二人眼神中交汇。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yu wàng在涌现。

    “我爱你。”凌飞道。

    凌飞的爱,很少说,对他而言是责任和承诺,一个爱字沉重如山。若是对一个女孩说了爱,便要担起她的一生。这样的话凌飞以前和唐娉婉说过的,此刻在这种情况

    下说出,让唐娉婉心中比蜜甜。

    她双眸变得迷离:“我也爱你。”

    双唇靠近,再次拥吻……

    许久。

    “婉儿,我想要你。”

    闭目的唐娉婉睁开了眼睛,眼眸中尽是羞涩,看着凌飞火热的目光,她心中生出别样情绪来。那股火热的情绪由小腹而起,蔓延心海,而后扩散全身,全身上下都暖

    洋洋地。

    “嗯。”

    细如蚊蝇的声音,但还是让凌飞捕捉到。

    绒被盖起,深情迷醉的人儿在满腔蜜意柔情之下释放对对方的爱。享之不尽的美好,受之不尽的美妙,于爱欲交融间让二人的爱情升华,于抵死缠绵间体味双方温柔

    。

    ……

    翌日。

    清脆鸟叫声在窗口传来,轻灵美妙,吟唱灵歌。深春的暖阳由窗口洒下,扑在凌乱的床铺之上,好似盖上金色绒被。床上一对缠绵的爱人交颈而眠,布满皱褶的被褥

    见证了昨夜的疯狂。

    “嗯。”

    一声轻吟,唐娉婉睁开眼睛,意识复苏。那股隐隐作痛之感传来,她忍不住轻轻蹙眉,可一看到爱郎丰神如玉的脸庞,又忍不住由心中泛起甜意。

    昨晚的抵死缠绵让她好似飞上九霄云外,那种从未体会过的美好,让她昨晚意外的大胆放肆……

    凌飞好似感受到怀中人儿的目光,睁开了眼睛,看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他柔声道:“婉儿,醒了。”

    “嗯。”唐娉婉在凌飞怀中蹭了蹭,以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躺在他怀中。

    凌飞轻抚唐娉婉的秀发:“今天别去上班了。”

    唐娉婉素手在凌飞胸口画着圈圈:“嗯。”

    出奇的,唐娉婉没有拒绝,以往她是一定要去上班,可今天却格外不同。

    “今天我陪你。”凌飞抱紧了唐娉婉。

    身体一动,有感受到疼痛,唐娉婉抬起螓首,蹙着眉:“不许胡闹。”

    “胡闹什么啊?”凌飞坏笑道。

    唐娉婉脸一红,低下头:“不然我就去上班了。”

    “哈哈哈。”凌飞抱紧唐娉婉,“不会的,就只是陪你睡觉。”

    “嗯。”

    享受着阳光,怀中抱着心爱的人儿,懒洋洋躺在床上述说着情话,世间再没有如此美好的画面。

    有道是温柔乡英雄冢,此言非虚。抱着怀中的人儿凌飞都有一种抱着世界的感觉,只要有她在怀中,世间一切都可不在意。

    ……

    洛倾城一如往常睡到十点多才起,今天不一样的是,她开始打扮,精致的打扮!要见凌飞的另一个女人,这对洛倾城而言是一件大事,她不能弱下风。

    女人善妒,或许自己都没有在意,可就是有这种一争高下的决心。

    特意化上妆,穿上认为最好的衣服。一阵忙活已经到了中午,洛倾城适才出门,往凌江药业而去。

    ……

    凌飞和唐娉婉也是缠绵到了中午才起来,由凌飞亲自下厨给唐娉婉做饭。毕竟……现在的唐娉婉不适合起来。

    在吃过午饭之后凌飞让唐娉婉休息,唐娉婉却道:“你也陪了我一两天了,下午去看看若曦。”

    “唔?”凌飞侧目,“不碍事,明天去也成,不差这一天半天的。”

    “我下午有事!”唐娉婉道。

    “什么事?”

    “见洛倾城。”

    凌飞一顿,想了想道:“其实她不是我女朋友。”

    “我知道。”唐娉婉微微一笑,还没等凌飞松口气唐娉婉又道,“以后会是。”

    “……”凌飞。

    “我没有怪你。”唐娉婉微微叹气,“你太优秀了,也太强大了。”

    世家的世界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如果你优秀,你可以是世家继承者,你可以拥有无数人的崇敬,更可以拥有无数女人。而对于女人而言,同样如此!

    唐娉婉因为凌江药业扎根世家,慢慢沉浸世家,思维观念也有一些被改变。

    “她也是个可怜人。”凌飞说道。

    “唔?”唐娉婉侧目。

    凌飞还是把洛倾城的故事告诉了唐娉婉,他心中也在怜惜洛倾城,洛倾城的过去是悲惨的。

    唐娉婉听完后也为之动容,良久侧目看凌飞:“你告诉我这些是想告诉我别对她太过分,是吗?”

    凌飞干笑几声:“哪有。”

    “哼,原来我在你心中就是这样。”唐娉婉佯怒,声音冰冷。

    凌飞急忙抱着唐娉婉去哄她,好半天唐娉婉才道:“我只是和她聊聊。”

    “我知道。”凌飞点头,“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

    两人聊了一会儿,一同出门,唐娉婉自己开车回公司,凌飞则是前往安家。唐娉婉来到凌江药业门口,看到了一个魅惑众生的女人!名为倾城的女人!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