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机场后凌飞和秦妙心分开,秦妙心回家,凌飞也回了夏娃那。

    一回来凌飞就发现了和以往不一样的地方,周围守卫森严,虽然看不到守卫在哪,可凌飞的实力能发现,个个隐藏在暗处。

    凌飞暗自点头,看来绿眸培养了不少人。

    走进别墅内,客厅内一眼便看到坐着的四个人。

    夏娃,银龙,帅猪,还有……迷猴。

    “唔?”

    听到门口动静,四人都望了过来。

    夏娃看到凌飞神色惊喜,可很快压住表情,变成一副冷淡的模样。

    “老大,回来啦!”

    银龙和帅猪道。

    迷猴看着凌飞半天,嘴巴讷讷,最终还是唤出两个字:“老大。”

    夏娃蹭地站起来,哼了一声头也不回上楼而去,去了一两个月,还知道回来?

    凌飞看了眼夏娃心中无奈,心想呆会儿再好好哄她。

    “猴子。”

    凌飞笑着走过去在方才夏娃的位置坐下。

    “老大,你是怎么找到猴哥的?”

    帅猪笑嘻嘻道,“是不是在妓院找到的?”

    迷猴瞥了眼帅猪:“八戒,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嘴,要哥哥我给你长点教训吗?”

    帅猪恼了:“说了多少回了,别叫我八戒!”

    迷猴喜欢戏弄人,当年在血狼佣兵团时就是如此,因为帅猪经常叫他猴哥,然后他便叫帅猪八戒。

    没办法,谁让两人的外号是这样的呢。

    “说实在,真是难以想象,老大,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迷猴感慨万千。

    凌飞淡笑:“我也以为我死了。”

    没有多余的解释,凌飞只说了这么一句。

    解释真的很多余,凌飞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说这一句便足矣。

    “阿龙,最近燕京有什么大事?”

    凌飞问道。

    离开一两个月,燕京的事情都不是很清楚。

    银龙思索片刻:“大事倒是没有成型,只是,消息对我们而言并不利。”

    没有成型?

    凌飞心中一动:“元盟?”

    “是的,他们的商谈显然到了后期,大概率会成功。”

    银龙道,“虽然各大世家有在阻止,在打压,可是他们还是慢慢合作起来了。”

    凌飞托腮:“大概多久会正是成立?

    从你预估来看。”

    “估计,再有几个月吧。”

    银龙道,“毕竟那些大世家的威压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他们背负很大压力在合作。

    最多到今年年底,不可能到明年。”

    凌飞心中沉思几番:“年底么……我们的家建设得如何?”

    “请了最好的施工队,雏形已经出来,估计得再过两三个月能完全建成。”

    银龙道。

    凌飞未来的家是类似于凌家这样的区域性建筑,应该不会去建高楼,所以地基方面不会特别费工夫,建起来很快。

    不像现在的高层建筑,由于要盖高层,所以地基需要尤为牢固,并且,建了一层之后得等混凝土干了才能开始下一层。

    几十层上去,得废多少工夫?

    凌飞现在的家以别墅规格进行修建,整片区域内建筑起数百乃至更多的同样规格建筑,所以会快很多。

    只要工人数量足够,完全可以同时几百栋一起开工,建得极快。

    “除了元盟之外还有别的情况吗?”

    凌飞问道。

    “有一点是前段时间夏娃姐提的,老大,你的节目播出了。

    但是宣传力度未免太大了,大到有些让人反感的地步,夏娃姐觉得不是易轻舞所为,可能还有人在帮忙宣传。

    他的宣传,是为了帮忙还是别有用心就难说了。”

    凌飞颔首,这一点他之前听易轻舞讲了。

    那个人是莫问天……和银龙三人聊了一会儿后凌飞上楼找夏娃去,银龙三人会意,全都离开。

    凌飞推开夏娃的房间门,发现坐在沙发上看书,书籍名称——爱婴宝典。

    沙发前的茶几上还扔着几本书,都是关于胎教、幼婴之类的书籍。

    凌飞心中一柔,夏娃可是个好战的人,能够如此安安静静地看书,确实是孩子改变了她很多。

    凌飞在夏娃身旁坐下,夏娃看也不看凌飞一眼。

    凌飞笑着伸出手就要去揽夏娃的腰,夏娃直接往旁边移了一步。

    “干嘛啊。”

    凌飞贴近夏娃。

    “哼。”

    夏娃哼了一声继续往旁边移。

    移着移着到了沙发角落,夏娃没法动了,只能让凌飞抱住。

    凌飞双手环住夏娃柔软的腰肢,左手因为是前面环住,所以感受到了夏娃微微鼓起的小腹。

    凌飞也知道夏娃生气,柔声道:“宝贝,生气了?”

    “没有。”

    夏娃冷漠道。

    这话还用问?

    肯定是生气了啊,这个混蛋脑子是进了水了吗?

    还问这个问题。

    凌飞心中一动,笑着道:“其实这一趟这么久更重要的是为了未来。

    东樱现在形势混乱,我们可以在东樱谋划一条后路,万一在燕京出了意外,可以退守东樱,伺机东山再起。”

    “哦。”

    夏娃的反应依旧不咸不淡。

    她暗恼,凌飞真是不懂女人心。

    这些情报夏娃会不知道吗?

    当然知道!女人生气的原因往往不是问题所在点,她的生气其实很简单,就是你离开太久了,她太想你了而你没有配他,仅此而已!女人要的是陪伴,旁的什么天大的理由她都不会去理会。

    如果你时时刻刻都有陪伴关爱,外面的理由你随便说她都能接受。

    疏于陪伴,你再大的理由也阻挡不了她生气。

    为什么说女人心海底针?

    因为这话是男人说的。

    男人的思维模式是理性的,这个问题凌飞所认为的是,只要说了情况的严重性,自己是为大局考虑,夏娃肯定就不生气了。

    然而,女人的思维是感性的,她才不管你什么大道理,她只要你陪她而已。

    感觉到夏娃好像更生气了,凌飞奇怪了,怎么回事呢?

    “宝贝,我在东樱领悟了一套剑法,我教给你啊?”

    凌飞想了想道,用这种方式来哄夏娃。

    夏娃斜了眼凌飞:“怎么,嫌我命长,肚子里有孩子也让我练剑?”

    凌飞呃住:“哪有,只是告诉你我的绝招,好让你以后死死制住我。”

    夏娃嘴角忍不住一牵,还是迅速敛去:“什么绝招,我勉强看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