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山顶中间走过去,望着背对众人的苍牙老者。

    苍牙身着素色道场服,遥望远空,天空云波浩渺,波橘云诡,仿佛与天空混为一色,俨然一派宗师风范。

    踏踏踏——听到脚步声,苍牙老者缓缓转过身,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眼中精光一闪。

    “开始了!”

    周围之人为之议论。

    “九条一心前辈没来吗?

    可惜了。”

    “可能是王不见王吧。”

    “唔?

    话说早了哦。”

    远处一老一少两人走来,山顶大风席卷烟尘而起,尘雾弥漫中隐现九条一心和九条凛的身影。

    “来了!”

    “果然还是来了,其实我更期待看到九条前辈和苍牙前辈的对决。”

    九条一心和九条凛两人吸引了无数目光,直至看到二人在九条家的位置坐下。

    场中,凌飞和苍牙相对而立,两人没有去关注他人,只关注对方。

    “年轻人。”

    苍牙缓缓道,“你很强,可称之千年难遇的武道天才,但是,挑战我还早了点。

    十年后我一定不是你的对手,但现在,你还差得远。”

    凌飞淡淡道:“老爷子还是掂量着点自己的骨头,是否还能撑十年。”

    苍牙眯眼:“你以为上次和你交手便是我的全部实力么?”

    凌飞瞥了眼苍牙拄着的长剑,是的,上一次苍牙老者并未出剑,仅靠手刀便将他打成重伤。

    现在拿了剑,不可同日而语。

    “实力如何战过便知。”

    凌飞道。

    苍牙老者目光悠远:“年轻人果然战意凛然,我年轻时也是这般。

    经历了挫折后才会成长,今日我便让你成长。”

    “大可一试。”

    凌飞双手一动,左手渊洛剑右手湛卢剑尽皆出现。

    这是凌飞面对的最强对手,不可能有丝毫掉以轻心!远处尹天仇双手双手抱胸靠在旁边临时搭好的木屋墙上,眼中带着几分笑意:“真是有意思的战斗,凌少啊凌少,可别让我输太多。”

    嘴上说着这话,尹天仇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在意。

    对于尹天仇而言,他并没有多在意钱财。

    钱对他而言只是个数字而已,他孑然一身,不似众多世家有无数子弟需要养,他只需要养活自己一个人即可。

    尹天仇是心都死掉的人,那些数字还真泛不起他心中丝毫波澜。

    苍牙缓缓抽出拄着的长剑,剑鞘扎根土地,立在地面。

    手中长剑和一般的东樱的武士刀有区别,武士刀刀身有一丝弯曲,而苍牙的剑身平直,剑柄到剑尖是一条水平线。

    在尖端则是刀的模样,是有弧度的锋刃,样式像是唐刀。

    凌飞持双剑而立,却并未主动出击。

    苍牙老者亦是如此,单手负于身后,长剑轻轻后扬,也没有主动出击。

    就这么站了三分钟!“怎么还不打啊?”

    “不知道啊,在等时间吗?”

    九条凛也轻声问道:“爷爷,他们怎么不动?”

    “破绽。”

    九条一心道,“先进攻者容易露出破绽,天下没有毫无破绽的招法。”

    其实他心中也有几分怪异,九条一心的剑道善于后发制人,所以《论剑道》中也是这样写的。

    凌飞看过自己的书,他选择后发制人没什么疑问。

    但是,苍牙的武功招数向来都是先发制人,以速度为先,今天怎么不动了?

    若说苍牙和九条一心对战,那么九条一心还能够理解,毕竟自己最擅长后发制人,没找到破绽苍牙不敢冒然动手,以免被自己抓到破绽。

    但是,面对凌飞需要如此谨慎吗?

    凌飞的实力可差得远,想捕捉破绽难之又难,苍牙的极端速度不是凌飞能看穿的。

    凌飞上次和苍牙交过手,知道他速度方面的极端可怕,他选择不动如山依靠破剑式来取胜。

    但是,对方竟然也不动,这一点出乎预料。

    可凌飞也不能先动手,他的破剑式是后发制人的招数,先进攻便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所以,凌飞干脆和苍牙比耐心,看谁先忍不住。

    就这么的两人僵持了三分钟,最终还是苍牙先有了动作,他缓缓踏前一步。

    原本他心中想的是让凌飞先动手,没成想凌飞毫无动手的想法。

    他本认为,拿了剑的自己一招就能结束凌飞,他给凌飞一个出剑的机会,既然凌飞不要,那便一招解决了凌飞!“既然你不准备动手,那我就出招了。”

    苍牙老者道。

    终于来了!凌飞暗道。

    苍牙脚下一踏,迸发可怕速度,毫无花哨的一招,仅是一剑西来。

    但是,这招可怕之处在于——快!那是极致的快,好似虹光闪烁,一瞬间便到了凌飞身前!速度快到非凌飞目力所能及,他的破剑式甚至是用不出来!因为破剑式的前提基础是勘破对方的动作,可现在对方的速度快到让凌飞看都没法看,如何破招?

    凌飞凭借战斗本能架起双剑,只听得铛的一声,苍牙的剑正正戳在凌飞架起的双剑中央。

    一股大力传来,凌飞不得不连退三步。

    苍牙眼中惊异:“挡住了?”

    他心念流转,凌飞的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本能反应,这小子的战斗天赋竟然强大到这种地步,不可思议。

    凌飞知道机不可失,湛卢剑杀去,一招由繁化简的一式剑招使出,同样是毫无花哨。

    但是不同于苍牙的极速,凌飞的剑招是凝练无数技巧而出的招数,看起来平平无奇,实际却是无从防守的招式。

    这就好比是无招,无招胜有招之法的无招!苍牙本欲回击,可看到凌飞刺来的湛卢剑却不知如何抵御,眉头一皱,一时间想不出po jiě之法,竟是连连后退。

    苍牙倒退,凌飞趁胜追击,剑招变化,左手渊洛剑也大展神威,一式又一式的凌天剑势斩来。

    凌飞的渊洛剑最擅长的便是强大无匹的剑势!右手的剑招以纠缠为主,连绵不绝好似滔滔江水!两者合一的剑招变成了一套组合技,逮到机会的凌飞一招又招,让苍牙老者只能防守。

    凌飞的剑招接连不断,好像是有两个人在围攻苍牙老者一般。

    “好玄妙的剑法。”

    苍牙老者暗道,上次就见识过一次,这次凌飞的这种剑法更强大了!24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