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如玉上楼去把秦妙心接了下来,现在下面是彻底安全了,楼上还不知道有什么情况,还是带秦妙心下来比较好。

    秦妙心扫视一圈:“你刚刚说九条一心前辈,怎么不在了?”

    颜如玉对着厨房那边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凌飞去了太久,老爷子觉得有问题,跟上去了。”

    “那我们这边没问题吗?”秦妙心警惕看着外头包围的人。

    “没问题,川木明义都跑了,还能有什么问题。接下来就是等凌飞把事情解决,然后把琉璃她们带下来就好了。”

    ……

    凌飞遥望远处,四道身影站着,由于夜太黑,距离遥远,凌飞看不到具体面容。两个高大男人将旁边两道身形差不多的人拦腰抱起,从左右两边分开逃走。

    凌飞眉头一皱,连忙追上,跑到方才四人所站位置。想扰乱视听,不可能!凌飞鼻子一动,左边!

    狂追三四公里,凌飞和对方的距离不断接近。奔跑中虽然没了药物的味道,可身影他早就发现,现在的凌飞是跟着对方身影在追击。

    凌飞暗道,看来川木明义身边的实力者也不是那么多,这个人速度差远了,马上就能追上,再有一公里就够了!

    奔袭一公里,凌飞追上了对方,一qiāng射出。

    砰!

    “啊!”

    “啊!”

    凌飞精准无比的qiāng法在对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击中对方,一qiāng两个人!抱着川木明义的人栽倒在地。凌飞快步追上,持qiāng指着地上的两人。

    “川木明义,看你……嗯?”凌飞面色微变,“糟糕,上当了!”

    被抱着走的并不是川木明义,而是一个穿着川木明义衣服的男人!

    “好一个川木明义!”凌飞返身狂奔。他真是没想到川木明义还有这么一手!原本以为是扰乱视听,没想到是川木明义发现了他追踪的重点——衣服上的药味!

    凌飞暗恼,自己竟然也失手了一回。也是因为自己大意了,太相信自己的鼻子,忽视了对方也是个聪明人。

    狂奔回大厦门口,站立在方才四人所在位置。凌飞低头看地面,地上有血迹,血迹随着奔跑是有方向性的滴落形状。果不其然,凌飞发现方向是朝着另一边。

    “大意了。”凌飞皱眉,如果他没有大意,定能发现这一细节。

    “但是有弥补空间!”凌飞冷眼,朝着前头狂奔!

    “你的伤口并未经过处理,伤势严重,还是有血迹滴落。血迹滴落的形状代表你离开的方向,我能大概找到位置,除非你不去医院医治,否则我能追你到天涯海角!你

    就等着流血殆尽!”

    这也是一个办法,虽然耗费体力,却也能活活拖死川木明义!

    ……

    川木明义被猎鹰背着走,他冷笑连连。他佩服凌飞的灵敏,可自己也不是吃素的,最终还是找到让自己受伤的罪魁祸首,也就是身上的衣服。

    所以川木明义让猎鹰过来的时候带一个人,他本想的是把衣服和那个人调换,然后远走。凌飞顺着味道就追到那边,没想到来的是两个人,那就更方便了。

    接下来就是换衣服然后分两边逃。只是没想到的是凌飞出来那么快,精瘦男子这么快被解决是让他想不到的。可也没关系,凌飞还是追了错误的方向。

    “差不多了。”川木明义道。

    猎鹰停下,川木明义道:“这个蠢货找错了方向,南辕北辙,不可能找到我们。叫车,我们去医院。”

    “是。”猎鹰道。

    “不用找车了,直接上路吧。”

    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川木明义整个人怔住。

    猎鹰扭头一看,一位身着和服的老者缓缓走来,眼中杀机毕露!猎鹰汗毛耸立,好似一只兔子碰到狮子一般。他心中有预感,对方想要杀了他,轻而易举!

    “九条一心!”川木明义脸色难看,没想到躲过了凌飞,却没躲过九条一心!他竟然跟上来了!

    “够狡猾的,竟然连那小子也骗了。”九条一心淡淡道,“但是,你还是逃不了。”

    九条一心来到大厦时刚好是川木明义几人聚首准备逃跑时,其实和凌飞的时间没差多少。当时他也没有分辨出两方谁是川木明义,所以,在凌飞选了一边后,他选择

    了另外一边。

    其结果则是,凌飞错了,他对了!

    从两人分开追开始,九条一心就知道了川木明义今晚必死,不是死在自己手里就是死在凌飞手里。

    “呵呵呵呵……”川木明义突然发笑,笑得很大声,在这寂静的深夜,在这空无一人的街道,那笑声很是渗人。

    “我输了。”川木明义看着九条一心,“我川木明义计算天下,可最终还是输了。”

    “不,你赢了。”九条一心却是摇头,“你赢了一辈子,今晚你本身也是赢的。我只是棋盘外的一只手,我毁了棋盘。就结果而言,你赢了。”

    川木明义缓缓收敛笑容,凝视九条一心:“我川木明义横行一生,杀人放火无数,或明或暗死在我手里的人不计其数。我知道我罪不可赦,我不可能活过今晚,但是…

    …我想请你放过我的妻儿。”

    九条一心听到这话却皱起眉头:“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吗?”

    川木明义脸色僵住,良久良久,涩然一笑:“是啊,不一样,并非天下人都和我一样。祸不及家人啊!”

    “还有遗言吗?”九条一心淡淡道。

    川木明义闭上了眼,张开双手。

    “家主!”猎鹰大喝,拔qiāng想对九条一心动手。

    锵——

    一刀虹光闪过,一秒钟都不到的时间。九条一心站在了川木明义身后,手里握着qiāng的猎鹰瞪大了眼睛,栽倒在地,脖颈一道白线绽开,血液飙溅。

    川木明义仰面朝天,缓缓倒地。

    嘭……

    九条一心缓缓走远,身形消失在此地,好似从来都没有来过一般。

    今夜之事,以此画上句号。月近藤死了,川木明义也死了,乃至东樱无数世家首脑都死了。未来的东樱将何去何从?无人知晓。24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