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条一心下楼了,凌飞也跟着下楼,不过却在七楼停住,里面震耳欲聋的qiāng炮声让他不得不驻足。

    凌飞本来还在思考怎么找到月近藤,现在不用思考了,就在这。

    现在整个曼斯德乐洲际酒店中最想要月近藤死的不是凌飞,而是川木明义!所以,能用如此大规模兵力发动qiāng战的,不是川木明义的人又是谁?

    对象也不用想,一定是月近藤。

    凌飞悄然接近,动作很隐蔽,因为他在顾忌一个人——苍牙老者。

    苍牙老者在他为铃木奈等人施救时就已经下来,很可能到了这里,若是不小心,自己也可能死在这。

    ……‘苍’带着人逃到了二楼,没有片刻迟疑,他直接跳下来离开曼斯德乐洲际酒店。

    ‘苍’已经不敢再继续战斗,派出来的人只剩近三十人。

    寻常一些的手下还跟着川木明义的人在战斗,这群人他也准备抛弃了。

    对轮回组织而言,最重要的战力自然是这三十人。

    “我们走。”

    ‘苍’咬着牙低吼道。

    “大队长,我们不想办法报仇吗?”

    旁边的人也忍着怒火,死了那么多兄弟,他们当然愤怒。

    愤怒的根源自然是凌飞,前面的弟兄是正面厮杀死的,他们无话可说,可凌飞的出场完全是以qiāng法击毙,他们不服!“当然要想,却不是现在。”

    ‘苍’愤怒则已,心中却未失去冷静。

    现在损失惨重,凌飞的援军恐怕很快就到,再继续下去,结果很糟糕。

    “那我们?”

    “回去!”

    ‘苍’低吼,“一时吃亏无所谓,他们已经吸了毒雾了吗?

    肯定中毒了。

    到时候想要找解药还不得找我们?”

    “等着他们乖乖送上门就是了。”

    ‘苍’冷哼。

    但是,‘苍’心中莫名的不安,其实他也不知道到底中没中毒。

    虽然相信医生研究出的毒药,可是,方才九条一心和苍牙老者的样子看起来跟没中毒一样。

    “走!”

    ……凌飞摸到了战斗爆发处的附近,这群人挤在一个房间门口,月近藤兄弟都在房间里。

    双方隔着一个门在进行战斗,不知道是川木明义的人怕死,还是月近藤兄弟的qiāng法够好,根本没人敢进来。

    凌飞看了片刻躲进远处一个房间,打开窗户拿出死神之吻。

    不出意外这群人久攻不下就会扔出手雷,那么月近兄弟二人很可能会再次跳窗逃生,如此,凌飞便可以一qiāng击毙他们!这个位置是绝佳的暗杀位置。

    果不其然,耳边传来震耳欲聋的bào zhà声,有人扔了手雷!凌飞握紧死神之吻,然而,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人跳窗,反而耳边传来踏踏的脚步声,似乎是川木明义的人在逃走?

    凌飞心中怪异,难道是炸死了?

    带着狐疑,凌飞走到门口稍微拉开一条缝隙。

    缝隙外清楚看到斜前方一位老者立于月近藤和月近隼兄弟二人身前,川木明义的人步步后退。

    原来,是苍牙来了!苍牙老者一人站在前头,川木明义的人不断在退后。

    苍牙,仅仅是一个名字都让人胆颤!这群人领头一个眯着眼,心中有了定计,苍牙又如何?

    旧时代的遗留物而已,现时代没有你存在的位置!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比得过zhà dàn!咔哒——众人后撤的时候,凌飞隐约听到古怪的声音,似乎是……凌飞面色一变疯狂后退。

    只听得轰地一声,bào zhà了!凌飞所在房间的门被炸飞,墙壁也炸出道道裂痕,巨大的冲击让玻璃承受不住皆是爆碎开来。

    凌飞凝眸,这群川木明义的手下真够狠的,这种位置扔手雷,自己不怕受伤吗?

    “啊啊!藤!”

    外头传来苍牙老者的怒吼。

    凌飞心中一动,看来是bào zhà冲击到了月近藤,只是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

    “你们都得死!”

    苍牙老者愤怒出手,朝着前方冲杀。

    凌飞往门口靠近,看到了外头大致情况,月近藤衣裳褴褛,浑身浴血,月近隼的手臂似乎被炸断,手臂上的布料成了一条条地。

    凌飞暗道,川木明义的手下手雷扔得够准的。

    想着凌飞失笑,这种位置,只是一个走廊过道,能往哪里逃,不是扔得准,而是逃不了。

    嗤嗤嗤——刀剑入肉之声尖涩而难听,凌飞知道苍牙老者在大开杀戒。

    月近藤的死让他疯狂了!凌飞主动从房间中走了出来,他没有必要坐山观虎斗,他本身就是虎!月近隼在抱着月近藤痛哭,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凌飞,他瞳孔一缩:“你,你想干什么!”

    苍牙老者本该注意到凌飞的,可现在似乎没注意到,他彻底杀红了眼,剑法毁天灭地,如虎入羊群,一招杀数人!整个楼道躺满了尸体。

    这般毁天灭地的杀伤力凌飞都觉得可怖!川木明义的人想用qiāng,想用手雷,可现在的苍牙老者完全不会给他们机会了,看到有任何异动的人通通斩杀,不留半点机会!凌飞扫视月近藤,发现他瞪大了眼睛,好似死不瞑目……凌飞抿嘴不语,他心中觉得有些可悲。

    月近藤可称一代枭雄,却没想到竟然死在了手雷之下。

    说可悲其实也不可悲,他并非死在手雷下,而是他最大的对手川木明义的手下!川木明义今晚布局如此周密,计划之周详,手腕之强大,心肠之毒辣,月近藤输得一点都亏。

    全场仅仅逃了数人,那只是因为运气好而已!否则,所有人都应该葬身在十三楼。

    月近藤躲了初一,却没躲过十五。

    在知道月近藤跳下楼后,川木明义的处理也很到位。

    这么多人,带着如此多的武器,月近藤的死,真的不冤。

    月近藤并非偶然的死,而是川木明义精心谋划下必然的身陨!“川木明义赢了。”

    凌飞缓缓道。

    “不!我哥没输!”

    月近隼突然疯狂呐喊,“没输!”

    凌飞淡漠道:“我以为他会死在我手里,没想到死在了川木明义手上。”

    “我哥没输!”

    月近隼再次怒吼。

    凌飞微微皱眉:“你哥或许以前和川木明义不分上下,但现在就是棋差一招。

    他,输了!”

    “没输!你闭嘴!”

    月近隼愤怒拔剑,朝凌飞杀来!8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