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和凌飞交战是什么场景?

    现在碰见凌飞又是什么场景?

    凌飞之前在两人合击下只能勉强撑住,但现在却能做到压着他打,让他毫无反手之力。

    ‘舀’怂了,真的怂了,开始架起防御姿态,步步紧缩。

    凌飞看到却笑了,一招以虚破守直逼‘舀’而来。

    ‘舀’的防御立即告破,若不是逃得快凌飞一剑已经穿透他的胸口。

    ‘舀’整个人都懵了,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战斗。

    防守竟然也成了破绽,这该怎么办?

    ‘舀’只要有出招,凌飞便以破剑式击溃他,若是没出招凌飞就诱敌出招,攻击手段他还是弱了些,除非拿出双剑。

    ‘舀’陷入混沌,出招也不是,不出招也不是,纯粹如行尸走肉般木讷进攻,心中陷入绝望,面对凌飞的无力感让他绝望。

    ……十三楼。

    月近藤看着朝他刺来的剑,他退无可退,对方高过他太多的实力,他无力抵抗。

    “哥!”

    月近隼嘶吼,可自己却被三人包围,也是身陷重围无力他顾。

    月近藤目光黯淡,都欲喊出吾命休矣。

    “滚!”

    一声厉喝如惊雷炸响!但见一柄长剑破空而来,铛地一声砸在正要刺向月近藤的剑。

    握剑的轮回组织高手手臂一麻,侧移几步,手臂发颤。

    侧目望去,远处一位老者冷着脸一步步走来。

    “苍牙!”

    这位轮回组织高手瞳孔一缩,他在东樱多年,东樱的事情他都了解,苍牙不可能不认识!此言一发,无数人朝着从另外一面窗口破开上来的苍牙老者望去。

    “竟然是苍牙,不好!”

    众人心在往下沉。

    “东樱两大传奇高手都来了!”

    “完蛋了,难道今晚要输?”

    那群轮回组织的高手都有些不自信了,纷纷议论。

    九条一心和‘苍’逼退双方,都停了手看向苍牙老者。

    ‘苍’跳到川木明义身旁,目光幽幽,事情不太妙!而九条一心也是眉头不着痕迹一皱,他心中也有些许不安。

    不安的来源是最早时的猜测,不知道月近藤那边带来了多少人。

    会不会在事情结束后让事态翻转?

    川木明义更是面色难看,原本万无一失的布局却因这两个老者出现问题。

    “杀我孩子,你找死!”

    苍牙老者冷冷盯着持剑的那位轮回组织高手。

    “呵呵呵。”

    ‘苍’冷笑连连,“没想到东樱两大高手都来了,太有意思了。”

    川木明义沉声道:“‘苍’先生,可有把握?”

    “为什么没有?”

    ‘苍’心中虽然觉得不妙,却也不是觉得必输无疑!“今晚,刚好一网打尽,免得川木先生未来道路有障碍。”

    ‘苍’冷笑着,“本来以为那武器没必要用,现在可以用了。”

    “什么武器?”

    川木明义问道,之前并未谈论过这些东西。

    “马上你就知道了。”

    说罢‘苍’对着守在门口的人做了个手势。

    门口的人立即会意,重重点头。

    苍牙老者已经朝着持剑高手冲去,一掌,鬼魅般的一掌,对方连举剑抵挡都来不及,一掌轰在胸膛,打得他吐血倒地。

    “义父!”

    “师傅!”

    看到苍牙老者,月近藤和月近隼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样,露出笑容。

    苍牙老者对他们笑了笑,转过头扫视全场,最终停在九条一心身上,他目光悠悠:“本以为我们的再次相见是进行一场决战,现在看来是合作。”

    “合作之后再战,也不无可能。”

    九条一心缓缓说道,视线紧盯苍牙老者,他这同时是在试探,看看苍牙老者会是何等神态表情。

    九条一心担心的便是苍牙老者带了一堆人来,事态结束后会不会演变成月近藤一家独大的可能。

    苍牙老者淡漠而笑:“还是暂时先解决了这群人再谈不迟。”

    苍牙老者表情让人捉摸不透,九条一心也猜不到。

    “解决?”

    ‘苍’冷笑起来,“就怕你们没命活!”

    ‘苍’话音才落,众人便见到一股浓浓的白烟从门外涌进来。

    “毒气?”

    月近藤面色微变,“小心!”

    看着众人开始捂住口鼻,‘苍’笑了,诡异地笑了,随手递给川木明义一颗黑色药丸:“川木先生,吃了它。”

    川木明义犹豫片刻还是吞下。

    “‘苍’先生,这是什么?”

    川木明义问道。

    “毒气,这可不是捂住口鼻就能抵挡的毒素,它会从身体的毛孔钻进去,捂住口鼻?

    笑话,除非他们把全身毛孔都封闭,否则就只能死在这里!”

    ……‘舀’身负重伤,他知道自己必须逃了,其实很早之前就知道要逃了。

    可是,‘舀’不知道往哪里逃?

    门口被凌飞堵住,他根本出不去,剩下的就只有跳楼。

    若是跳楼凭借身手和每一楼层的窗口做缓冲,他的确有跳下去生存的可能。

    但是,凌飞在上面虎视眈眈,尤其是凌飞qiāng法可怕!在他往下跳做缓冲的时候来个几qiāng,他不死也得死。

    “啊啊!”

    ‘舀’发出最后的疯狂,朝着凌飞疯狂进攻,以一个同归于尽的姿态。

    凌飞冷静得可怕,即便面对这样的情况,依旧心如止水。

    在‘舀’疯狂进攻而来时,以疾破猛,直接一剑从侧颈穿过,直直穿过去!咔啷一声,‘舀’手中的剑掉落在地,渐渐地瞳孔涣散,在凌飞抽剑之时直挺挺趴倒。

    如此强大的大宗师实力者,身陨凌飞手中。

    凌飞深深呼出口气,这场战斗对他来说也不轻松。

    破剑式的战斗方式需要用脑进行思考,身体上也要有万分的警觉性做出回应,花费的体能远超想象。

    凌飞走出房间,看到不远处不顾形象坐在地上的神乐琉璃。

    “怎么坐下了?

    唔?”

    凌飞问着突然恍然,神乐琉璃脚应该是扭了。

    “脚崴了。”

    神乐琉璃轻声道。

    凌飞走到神乐琉璃身旁半蹲下来,直接抓起她的玉足。

    神乐琉璃脸色泛起绯红,她是非常传统的女性,脚这种私密的位置让凌飞抓着她很不适应。

    “你干什么?”

    “我是医生,你说干什么?”24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