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舀’笑了:“试试看?

    我为什么要试试看,手里压着她不好吗?

    你敢上来动我一下试试!”

    凌飞神情淡漠:“杀了他你得死。”

    “呵呵,关键是你舍得吗?

    啧啧啧,这么一个美人儿,我都舍不得杀她。”

    ‘舀’举剑在神乐琉璃脸颊上拍了拍,“美若天仙,美绝人寰,形容她真是一点都不为过。

    凌飞,你舍得吗?”

    神乐琉璃看向凌飞,莫名想听听凌飞会怎么回答。

    凌飞依旧平静:“你动不了手。”

    凌飞莫名说了一句,神乐琉璃抿了抿嘴,还是没回答……“为什么动不了手?

    我想要杀她,易如反掌!”

    ‘舀’冷笑道,“凌飞,还真是得羡慕你的艳福,到哪都有美若天仙的女人喜欢你。”

    “放下剑,我给你一场正面对敌的机会,否则,你连剑都出不了。”

    凌飞道。

    “笑话!”

    ‘舀’大笑,“你以为你是谁,剑都出不了,恐怕你没这个能耐!”

    “既然你们轮回组织的情报这么从出色的话,你应该能了解到我除了身手之外,有一样东西更为强大。”

    凌飞淡漠说着,像是自夸却丝毫没有自夸的模样。

    “医术?

    呵呵呵,你该不会是说我给她抹了脖子你还能救回她?

    啧啧,那我还真想看看,什么样的医术能……”砰!突然凌飞左手一抬,死神之吻出现手中,在‘舀’说话间扣下扳机,对准他的脑袋!‘舀’也是实力超群之人,在一刹那预感到强烈危机感,连忙后退。

    可是手里抓着神乐琉璃又必须得松开,不松开拉着一个人动作必然待滞,那么他必死无疑!只是转瞬的念头,‘舀’下意识松开神乐琉璃往后退,凌飞一qiāng从他脸侧擦过,他心头大跳,差一点!不好,神乐琉璃!‘舀’意识过来想再次抓住神乐琉璃,突然qiāng声又响。

    他欲要迈前一步,可那股强烈的危机感令他不敢上前,果然,子弹从前方穿过。

    并且第三qiāng又到了,危机感逼得他只能再退一步!就是这样三步,他已经失去了擒住神乐琉璃的机会,因为,凌飞已经出现在神乐琉璃身旁。

    ‘舀’眯眼:“看来我们的情报工作还真是不怎么样,忽略你的qiāng法!”

    qiāng法!无比可怕的qiāng法!只有真正感受了才知道凌飞qiāng法的可怕。

    方才‘舀’很清楚自己所处的情境,一步之差就能让他命丧黄泉!凌飞侧目看了眼神乐琉璃,她面色发白,显然这一晚上她很不容易。

    “你先出去。”

    凌飞轻声道,“这里交给我,目前门外是安全的。”

    “嗯。”

    神乐琉璃点头,她没有矫情说些不知所谓的话,只是轻声道,“小心。”

    凌飞迈前一步挡在‘舀’的前进方向,神乐琉璃忍痛踉跄着走出房间。

    凌飞侧目,脚崴了么?

    “放心,我还不至于动她。”

    ‘舀’扭了扭脖子,咔咔作响,“杀了你之后再好好享受,多好的事。”

    ‘舀’虽然说得很狂妄,心中却在思索,凌飞之前显然是受了重伤,情报不会有误。

    短短几天之内哪怕他是顶尖国手也不可能瞬间复原,这是内伤,不是一般的药物可以治疗的。

    组织内倒是有这方面的药,但凌飞是不可能会有的。

    凌飞收起死神之吻:“那就来吧,拿你试试招。”

    破剑式初创,凌飞需要频繁的战斗来检验稳固。

    “试招?”

    ‘舀’冷笑,“就怕你试死了,还收起qiāng,小子,既然你不要命我就送你一程!”

    说罢‘舀’扑杀而来,手中的剑露出全貌,精钢所制的长剑泛着光芒,带着凛冽杀意。

    他身形缥缈,以极速左右闪避杀至。

    凌飞眼睛好似雷达,将‘舀’的全身动作分析了个一清二楚,脑中闪烁早前和‘舀’交手的一幕幕,眼前精光一闪:“破剑式!”

    对方以疾招杀至,凌飞剑走龙蛇,一招以繁破疾杀至!隐约间满屋皆是凌飞剑影,极速中的‘舀’大惊失色,闪烁的身影被凌飞逼出!凌飞变化招式,一招同九条凛剑二类似的招法使出,凌飞漫天的剑势虚影化作三柄实质的剑同时朝‘舀’刺来。

    ‘舀’刚刚被破招还没缓过劲来凌飞便杀至,还是如此诡异招数,‘舀’只得步步后退。

    心中想法一凝,认准三柄剑中的一柄,猛劈而来!“破!”

    ‘舀’低喝,他看出哪柄才是真剑了。

    凌飞嘴角一牵,在‘舀’的剑劈来时凌飞又变招了,脚下一踏身形变化:“以疾破猛!”

    凌飞突然的扭转身形‘舀’始料未及,这变招的“以疾破猛”让‘舀’没法防守,让凌飞的剑刺穿腰身。

    凌飞并未趁胜追击,抽剑退后几步。

    ‘舀’咬着牙紧盯凌飞,心中是难以置信,为什么?

    为什么凌飞的身体完全没有受伤征兆?

    并且,为什么凌飞的剑法又提升了?

    上次和凌飞战斗时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当时凌飞的技击之法虽然厉害,可也没到现在这种程度!之前的凌飞好似一个狂战士,战斗中更多是以他本身的战斗天赋和对战局的分析利用技击之法来战斗。

    现在好似一代宗师,每一击都直指他的要害!或者换个更简单的说法,之前凌飞的战斗是纯粹的拼杀,现在则是后发制人。

    “我就不信了!”

    ‘舀’低吼着再次冲来。

    “那就打到你信!”

    凌飞紧盯‘舀’的动作,雷达似的眼睛勘破‘舀’所有动作,以破剑式再次在他出招时po jiě招式,一剑刺穿他的左肩。

    “啊啊!”

    ‘舀’疯狂了,以更加狂暴猛烈的招法朝着凌飞进攻。

    凌飞好似优雅的艺术大师,闲庭碎步,偶发一剑,每一剑都针对‘舀’的弱点。

    转瞬两人过了五十多招,凌飞在‘舀’身上留下四剑!相比于和医生对战时凌飞对破剑式的感悟更深了,或许威力并没有更厉害多少,可凌飞的用法更加熟练了。

    越打‘舀’越发没有自信,步步后退,脸色越发难看。

    心里十分难受,难受的不是处于弱势,而是凌飞的进步速度,太过诡异了!那种心理落差让他很难受。8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