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够聪明的。”

    ‘舀’说着从通风口跳下来,“开着门,还打开通风口,正常人以为你是逃出去的,可惜我在外面,你这一计划失败。

    你又立刻另想一计,给我摆了一出空城计,我也被你骗过。”

    ‘舀’看着神乐琉璃越来越有兴趣,既聪明又漂亮的女人,真是少见。

    刚刚他也是向前前进了很久,突然才想到关键点,动静!方才盖子掉地的声音证明神乐琉璃没有走远,为什么这么久都找不到人?

    神乐琉璃的速度肯定没他快才是。

    紧接着‘舀’又想到另外一点,香水味!他刚刚爬上通风口的时候就奇怪怎么没香水味,开始时他不在意,可往前走还是找不到神乐琉璃的时候他就怀疑到了这一点上来。

    那么这种情况下有两种可能性,一,他找错方向,可能神乐琉璃在通风口另外一个通道逃走了。

    二,神乐琉璃压根就没上来!这就是个空城计!原本‘舀’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可能性,所以他退了回来,结果却发现了神乐琉璃刚好出来。

    神乐琉璃沉默片刻道:“你运气很好。”

    是的,如果说刚刚通风口的盖子没有掉下来,她的空城计大概率能成功。

    跑过来的‘舀’不会因为这一破绽而联想到那么多,很可能继续往前走。

    更幸运的是,她刚好出来,而‘舀’也刚好回来。

    ‘舀’笑容深深:“啧啧啧,真是个既聪明又美丽的女人,我对你真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神乐琉璃心中一沉,从对方的话她没理由猜不出对方的想法,甚至从一开始她就明白有这样的可能性。

    她很美,美若天仙,这一点是优点同时也是缺点。

    缺点不就是此刻面临的事情么……‘舀’在一步步靠近,神乐琉璃心中在害怕,在恐惧。

    可是,她的表情始终没变。

    她缓缓说道:“条件。”

    “嗯?”

    ‘舀’一愣,“你说什么?”

    “你需要什么样的条件,今天之事可以解决?”

    神乐琉璃直接进行谈判。

    ‘舀’哈哈大笑:“我如果说只要你呢?”

    “那就没得谈了。”

    神乐琉璃淡淡道。

    “嘿,本就不必谈,我什么也不缺。”

    ‘舀’冷笑,“我缺的就是你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

    神乐琉璃淡漠道:“你上前一步我就咬舌自尽,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

    “果然不愧是琉璃公主,不过……”‘舀’呵呵一笑,“公主啊,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是这么传统一个人吗?

    和我睡一觉能怎么样?

    明天起来太阳不还是一样升起。”

    神乐琉璃斜了眼‘舀’:“明天太阳一样升起?

    恐怕,不论如何你都不会让琉璃见到明天的太阳吧?”

    ‘舀’嘿地一笑:“原本是这样的,川木先生的死命令是杀了你。

    但是,把你带走不也是一样的效果?

    不杀你,也不影响他的计划。”

    “那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现在死和晚点死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神乐琉璃平静道。

    ‘舀’笑容渐渐冷笑来:“公主,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无所谓罚不罚酒,就结果而言都是死,怎么样都无所谓。”

    神乐琉璃道,“现在死也一样。”

    说罢神乐琉璃张嘴就要咬下,‘舀’瞬间消失原地,出现在‘舀’的身旁,左手已经捏住神乐琉璃的嘴巴,强大的力道让神乐琉璃想自杀都做不到!“女人,你也不看看你眼前是什么样的人!想在我面前自杀?”

    ‘舀’冷笑,“痴心妄想,我说了你今天是我的人,今天就一定是我的人!”

    神乐琉璃眼神一黯,连自杀都做不到么?

    她心中凄凉,连死都没有一个尊严的死法吗?

    这一瞬间,神乐琉璃心都死了,脑中走马观花闪烁无数画面,最终定格在一张脸上——凌飞。

    她心中涩然,这个时候为什么还会想起这个家伙,自己的确不喜欢他,内心是可以肯定的。

    但是,还是想到了他……是因为不甘心吗?

    自己还没解释清楚真的不喜欢他,不是因为逆反心理,又或者是其他原因,或者……这一瞬间神乐琉璃想到了好多,可好多的内容都是关于那个男人……“啧啧啧,这个眼神,很好。

    我喜欢,绝望透露给我的吸引很致命。”

    ‘舀’啧啧出声。

    ‘舀’伸过脖子在神乐琉璃发梢嗅了嗅,那抹清香令他闭上了眼:“嗯,美妙,原来公主身上的味道是这么美妙。

    接下来,我就要体验更加美妙的事情了。”

    ‘舀’睁开眼,嘴角牵起,带着一抹邪淫的笑:“今晚就是你我洞房之日,公主,让我们开始吧。”

    说着‘舀’手就往神乐琉璃胸前摸去。

    神乐琉璃心中绝望,连死都做不到,如此屈辱的去死,真让人不甘!即便被称为神女,她在绝对的力量悬殊面前,什么也做不了。

    凌飞……神乐琉璃内心苦涩,怎么又想起这个人了。

    “最好把你的手拿开,否则我现在就砍了你的咸猪手。”

    这时一道冷漠的声音在神乐琉璃和‘舀’耳边传开,‘舀’整个人愣住,手都僵在半空中。

    而神乐琉璃则是瞪大了眼睛,他来了?

    但见门外站着一个手持宝剑的年轻人,相貌俊朗非凡,气度翩然,眼中杀机毕露!“凌飞?”

    ‘舀’顾不得手上的动作,垂下手一把剑立即出现在手中!强大的凌飞让他生出危机感,上一次他和‘苍’联手都没能杀了凌飞,虽然有他们的自己的原因,可也不能否认凌飞的强大。

    神乐琉璃没说话,可视线都在凌飞身上。

    她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感觉,似乎是安全感,似乎是舒心感,又似乎是一股由内而外的愉悦感。

    这种感觉她没法用言语去描绘,就只是有一种,“哦,他来了,真好”,这样一种让自己油然生出的感觉。

    “小子,你命够大的,前几天不还伤势严重,现在就好了?”

    ‘舀’冷笑道,看似轻蔑,心中却在提防。

    “你可以试试看。”24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