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木明义走上台,笑容淡淡:“各位,欢迎光临今晚晚宴。”

    川木明义的上台让场上氛围变得怪异,川木明义说欢迎光临?这不应该是凌飞的晚宴吗?怎么回事?

    “很感谢今晚各位的到来,我很开心。”川木明义嘴角噙笑,“你们的到来,让我对未来的迷茫少了一大半。让未来不利的可能性,完全逆转。”

    川木明义这种奇怪发言,令场上的人很是怪异,他这是在说什么东西?

    “川木先生,今晚是凌先生的晚宴,你上去讲话像什么样,不合适。”有人出声道。

    “就是,川木先生,赶紧下来吧。”

    神乐琉璃凝眸,看来,果真是川木明义策划了今晚的事情,他究竟想做什么?

    川木明义听着下面的发言,笑了起来,笑容带着几分冰冷:“该说你们是愚蠢比较好,还是天真比较好?凌飞的晚宴?呵呵呵……”

    底下之人为之色变:“川木明义,你什么意思?不是凌飞的邀请?”

    “什么情况,不是凌飞的邀请?”

    “搞什么啊!”

    底下的人喧闹起来。

    神乐琉璃抿嘴,果然都是冲着凌飞来的。也是,毕竟那是燕京凌家!华国第一世家名头也能当得的凌家!  如果今天不是以凌飞的名义邀请,川木明义自己必然邀请不到这么多人。在如此敏感时期,以川木明义的身份很难达到今晚的效果。他的计策定得真好,以凌飞的名

    义,一来容易邀请人,二来,凌飞本人性格即便知道这种事也懒得管,也就影响不到今晚的宴会。这川木明义,这两点摸得很准!

    月近藤双手抱胸,看着川木明义露出一抹笑容,他倒是要看看犯了众怒的川木明义怎么办!

    川木明义淡漠而笑:“不错,今晚的宴会是我邀请的。”

    果然如此!

    “川木明义,你想干什么!”底下之人怒道。让人以这种方式骗过来,令部分人很上火。  川木明义缓缓道:“既然都来了,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今晚让各位过来其实也很简单,没什么大不了,就是让各位表明一下立场,是否支持我。半个月后的股东大

    会,在下的得失成败可都在各位身上。”

    川木集团很大,毕竟是上市公司,很多世家都有一些川木集团的股份,那些人是能左右川木集团最终归属的力量。  今晚川木明义邀请的人都是经过挑选的,全都是不支持他的人,不与他合作之人。这里面很多一部分川木明义进行过交涉,但都是选择站队月近藤。所以,川木明义

    邀请了这群人。

    “哈哈哈。”有人张狂大笑,“川木明义,没想到能看到你这幅模样。这是在摇尾乞怜吗?”

    “公开向我们发出恳求?啧啧啧,川木家主,我们可担不起你这样呢。”

    “不好意思川木先生,我现在很愤怒,以这种欺骗的方式把我们请过来。原本我还在考虑中,现在看来,不用考虑了,支持你?做梦!”  底下都是讥嘲谩骂之声,川木明义面不改色,反而笑了起来:“太好了,全都反对太好了。原本我还觉得如果有站在我这边的,待会儿动起手来恐怕会有误伤,现在好

    了,直接全杀了你们,一点误伤都不会发生。”

    “什么意思?”底下之人面色变化。月近藤也沉下脸来,有布置?

    川木明义微微一笑,打了个响指。

    川木明义身后的‘舀’手中银qiāng zi dàn上膛,砰地一声打爆吊灯。

    全场彻底炸开锅,尖叫声惊呼声交织一片。

    神乐琉璃身边出现两个中年男人挡在前头,神乐琉璃凝眸,终于还是露出獠牙了,川木明义,这就是你今晚的计划吗!

    ……

    秦叔苦笑:“通知不了,信号已经屏蔽。”

    “如玉,你猜到什么了?”秦妙心问道。

    颜如玉黛眉蹙紧:“你想想看今晚有谁没来?”

    “谁?”秦妙心想不到,她对东樱这边并不熟悉。  颜如玉也没指望秦妙心能回答,直接道:“川木明义!他今晚没到。既然是面向全东营各大世家首脑的宴会,为什么没有邀请他?不符合情理。联想一下楼下发生的事,竟然有人敢堵住曼斯德乐洲际酒店的门口,吃了熊心豹子胆?这可是东樱第一家族川木家的酒店。所以,我猜测极有可能这个局就是他布的。底下这群人是川木明义指

    挥派来的,为的就是配合他今晚的计划!”  “并且,如果是他布的局,那么很多推测便顺理成章。为什么假借凌飞名义邀请?因为以他川木明义现如今所面临的的局势根本没法邀请到这些人;为什么偏偏他一直

    没有出场?因为他是布置全局的人;最重要的点是,今晚邀请的人基本都是他敌对方和没有加入他阵营的一方,会有这么巧的事吗?”

    “如果真的是川木明义,他到底想干什么?”秦妙心沉声,她心中也有不详的猜测。

    “恐怕……”颜如玉美眸中闪过一抹心悸,“想要釜底抽薪,一锅端了所有人!”

    “这……”秦叔也被吓到,“东樱所有世家首脑吗?这可是会让东樱彻底陷入混乱。”  “目前局面来看,川木明义极有可能这么做。想想他的处境,在和月近藤的对抗中他始终处于下风,等到下一次的股东大会如果他如果没有突破性的进展,很可能罢免他的职位,到时候他就更难翻身。”颜如玉道,“即便是势均力敌的同等可能性,他也很大概率会这么做。他是一个很喜欢掌控局势的人,不允许局势出现他意料之外的情

    况。”

    颜如玉对于川木明义的性格也了解颇多,毕竟和神乐琉璃这样的人是好友,加上也没少来东樱,这边的情况了解很深。

    “所以……”秦妙心也知道了颜如玉的想法。  “琉璃很危险。”颜如玉深深皱眉,“川木明义既然是准备彻底解决问题,极大的可能是杀了在场所有人!琉璃身在其中,恐怕……”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