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神乐琉璃来到了九条家。

    神乐琉璃心中既意外又觉得理所应当,凌飞能说服九条一心吗?

    她也没信心。

    只是知道凌飞说服九条一心的可能性比她要大得多。

    没想到,竟然真的说服了九条一心。

    九条一心的书房中,九条一心拉开书柜,从里面拿出一本书朝凌飞抛了过去。

    凌飞伸手接过,封面空白什么也没有,掀开第一页他微微一怔,看了眼九条一心,只见上书《论剑道》三字。

    “这是?”

    凌飞道。

    “严格意义来说,它才是我九条家真正意义上的剑典。”

    九条一心道。

    “哦?”

    凌飞来了兴趣,往下翻。

    “这本书是老夫所写。”

    九条一心道,“观天下武道,纳百家所长,结合九条家传世剑道,汇集老夫一生所学所创。

    你赢了比武招亲,它是你的。”

    凌飞眼前一亮,一位大宗师的毕生心血,这对他而言是最珍贵的东西,好似药王心经之于医道!论武道实力,凌飞不认为自己差九条一心和苍牙太多,给他时间不出一年他绝对能正面力敌,甚至有可能打败他们!不过,他们的武道知识依旧对他有大作用,因为每个人走的路不同,所修武道不同,对凌飞而言具有触类旁通的作用!能促进凌飞武道的进步。

    “多谢。”

    凌飞少见的道谢。

    “不必,它是你的战利品。”

    九条一心道,“你也算是为我九条家解了围,它也应该是你的。”

    凌飞翻开《论剑道》,全篇以东樱文所写,凌飞虽然会说东樱语,可文字方面薄弱,想全篇看下来还有些吃力。

    不过,非要看完还是没问题的。

    序页写着的是全本梗概,以及九条一心对于剑道的中心领悟。

    往后则是目录,从目录中可以看出全本分为这么几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对于生平所学、百家剑道、天下武道的详细论述,对于凌飞而言极大增广见闻。

    第二部分是对九条家剑道的详解,这一部分是九条一心一生精华!第三部分则是九条一心对于剑道的感悟和拓展;第四部分有些零散,似乎什么都有记一些。

    凌飞是个精于临场战斗的人,对于理论性的知识其实是偏少的,这本《论剑道》写得很系统,不愧为一代宗师九条一心所著。

    这本书对凌飞有极大的补足作用,的确很适合他,看完这本书对凌飞绝对有很大提升!凌飞正看着书门外传来敲门声。

    “进来。”

    神乐琉璃推门而入,看到凌飞抬眼望来,她对凌飞微微一笑。

    “老爷子。”

    神乐琉璃躬身行李。

    “坐。”

    九条一心淡淡道。

    神乐琉璃在凌飞身旁坐下。

    九条一心乜了眼神乐琉璃:“你倒是找了个好说客。”

    神乐琉璃微微一笑:“老爷子精明强干,找什么说客都没用,只不过是您改变心意了而已。”

    “不必恭维我,的确是他说服了我。”

    九条一心道。

    九条一心目光悠悠,是的,方才凌飞的话对他影响不小。

    最触动他的点在于古为今用的说法,先前的经验并无不好,却不能全盘接受。

    现如今的世道怎么可能和以前作对比,若是墨守成规,确实如凌飞所言,对东樱起不到任何帮助。

    神乐琉璃又看了眼凌飞,也不知道是何种方法说服的,凌飞还真是厉害呢。

    神乐琉璃对自己的口才很自信,然而几次来九条家都铩羽而归,九条一心的老顽固她是知道的。

    “既然来了,我们就谈谈这些事。”

    九条一心道。

    ……东樱,流川家。

    “哦?”

    流川北斗从佣人手中接过邀请函,“你刚刚说这是谁的邀请函?”

    “凌家继承者,凌飞的!”

    “凌家继承者?

    燕京那个凌家吗?”

    流川北斗好奇打开邀请函看了看,“嗯?

    等等,最近喧闹的那个比武招亲上的强者就是他?”

    佣人低着头道:“是的。”

    流川北斗摩擦着下巴:“他的邀请所为何事?

    唔,庆祝赢得比武招亲,明晚在曼斯德乐洲际酒店十三楼?”

    “家主,要去吗?”

    流川北斗笑了笑:“既然是以凌家继承者的身份,还是得去去。

    燕京凌家,这可是个巨擘存在。”

    ……南藤家。

    “嚣张!”

    南藤大空一掌拍在桌面,“伤了我儿子,现在还举办宴会邀请我过去?

    这是什么意思,炫耀吗!”

    南藤冲坐在下首座,面色阴晴不定:“父亲,我要去!”

    南藤大空冷笑:“当然要去,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能厉害到什么程度!”

    “有父亲出马,他一定敌不过!”

    “曼斯德乐洲际酒店么?

    会会这个小子!”

    ……月近藤家中。

    月近藤阴沉着脸,计划的失败让他这几天都很愤怒。

    明明只差一步,若是月近隼成为九条家的女婿,联合九条家必定轻易碾死川木明义!现在只能按照以前的计策一步步的来了,面对老奸巨猾的川木明义,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彻底击溃他。

    “哥,对不起。”

    月近隼低着头,这几天他已经不知道第几次道歉了。

    月近藤深吸口气勉强挤出笑容:“不是你的问题。”

    他确实没想过凌飞能强到这种程度,明明被义父重伤垂危,却还能胜过月近隼。

    “只不过是回到原地而已,不碍事。”

    月近藤安慰月近隼,弟弟是他唯一的亲人了,从小无父无母的他无比珍视这样的亲情。

    月近隼低着头。

    “真的没关系,现在川木明义一直没有行动,我们还是处于主动地位。”

    月近藤道。

    “嗯……”“少爷!”

    这时门外有人跑进来,急急忙忙地。

    “什么事?”

    月近藤沉下脸。

    “少爷,有人送来一份请柬。”

    “嗯?”

    月近藤接过请柬一看,面色更加阴沉,“好一个凌飞,跟我们挑衅吗!”

    月近隼凑近一看,眉头也皱起来。

    老者苍牙正从楼上下来,听到月近藤的话缓缓道:“怎么了?”

    月近藤冷声道:“这凌飞,举办庆祝晚宴,邀我们过去!”

    老者苍牙眯眼,的确够张狂的!“哥,去吗?”

    “去,当然去,为什么不去!”

    月近藤可咽不下这口气!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