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面色怪异,剑典就是藏宝图?

    还有……“前辈,你知道我要藏宝图?”

    凌飞沉声道,既然说到这了,也不再掩饰什么。

    这就是今晚的目的,没想到竟然是这么提出来。

    九条一心平静道:“你为凛而来我明白,你的初衷的确是为了帮凛。

    但,同样为了它,不是么?”

    “是。”

    凌飞点头。

    “应该是和神乐家那丫头合作,对吧?”

    “是。”

    凌飞颔首,“前辈,你什么都知道?”

    九条一心淡淡道:“她找我谈论过,我拒绝了她。

    你和她走得太近,不得不让人猜测更多。

    本来我也不确定,可现在确定了。”

    凌飞微笑:“既然都说出来了,我就把一切开诚布公。

    的确,我来东樱只是为了凛而来,没有其他想法。

    后来神乐琉璃找到我说要合作,说了关于九条家的过去,关于那个浅月王的故事。

    我同意了,但也只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准备随意和前辈提一嘴,同意便同意,不同意就算了,我不强求。”

    “但是现在变了。”

    九条一心接着凌飞的话说道,“因为苍牙?”

    “不愧是前辈。”

    凌飞点头,“是的,变了。

    现在除了是合作,更多是我想复仇。

    和苍牙,或者说月近藤的仇,我当然要报。”

    “我如果不同意呢。”

    九条一心道。

    “为什么不同意?”

    凌飞笑道,“这合作所得到的是川木家,即便只有三分之一,也是无比惊人的财富。”

    “九条家对于财富地位没有兴趣。”

    九条一心直接道。

    凌飞一顿,已然进入谈判阶段了……他思虑片刻缓缓说道:“那东樱的乱世就是身为浅月王守护者的九条家愿意看到的了?”

    “现如今何来乱世?”

    九条一心道。

    “在前辈眼中什么才是乱世?”

    凌飞反问。

    “百姓流离失所,天下陷入纷争。”

    九条一心道。

    凌飞笑了:“乱世,此为其一!现如今与古时自不可同日而语。

    现如今,东樱看似平静,却是暴雨前的宁静。

    试问前辈,川木家的争夺是否会引起政局动荡?”

    九条一心沉吟:“是。”

    这是一定的,川木家影响力太大太大,到时候卷入的可不单单是川木家,东樱三大家族,以及无数想分一杯羹的家族都会介入。

    届时,必然引起政局动荡。

    “试问前辈,川木家的争夺是否会引起经济大混乱?”

    “是。”

    九条一心微微蹙眉。

    “试问前辈,经济混乱政局混乱的东樱是否会影响到百姓?”

    “是。”

    经济听起来是高大上的名词,好像和下面无关一样。

    其实,息息相关!比如说某些东西涨价,这都是上方经济波动导致下面出现状况。

    若是经济出现严重波动,影响也更大。

    “试问前辈,其结果所导致的万人无业,万千家庭陷入困境,这是乱世吗?”

    “……”九条一心没法作答,或许算,或许不算。

    “现如今的乱世与古时自然不同,也不可能相同。

    若是前辈执着认为九条家的财富还要如以前那般力挽狂澜拯救东樱于水火,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未来绝无可能演变成那样,现如今的社会和过往社会大相径庭!”

    凌飞道。

    九条一心静静看着凌飞。

    “许多古物能古为今用,但必然有其不适应性。

    许多古思想可以传承,却也必须弃其糟粕,才能为之所用。

    九条家的救世思想现如今同样能用,却不能以过往方式采用,必须有所改变!”

    凌飞高声道,“以往是救世,因为东樱会面临这样的局面。

    现世完全截然古时,不可能再碰到以往的局面,难道还墨守成规让那些财富永远隐于深山?

    自当改变旧时思想,以新时代的创新思想对这些财富进行利用,达到同样救世的作用。”

    九条一心微微眯眼,望着凌飞。

    “或许可以这么说,这些钱并非用于乱世扶正,而是为现如今时代的人民幸福而用。”

    凌飞道,“救乱世于水火,和为现如今的人民幸福,说到底不都是一回事吗?

    都是为了百姓而已。”

    凌飞歇了口气:“前辈,这财富若是现在拿出,交由你们东樱神仙之女神乐琉璃操作,必然能将事情完美解决。

    她是东樱之人,并且是王室之人,最能明白东樱处境,最清楚东樱需要什么。

    她,你还信不过吗?”

    九条一心缓缓开口:“说得大义凛然,难道就没有你自己的私心?”

    凌飞笑道:“这是自然,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我凌飞不是无欲无求的道人,我也是人。

    我做事自然也有目的,我的确就是想毁了川木家,毁了月近藤复仇,也为了川木家的一部分钱财。

    但是,我所说难道就是错的吗?”

    九条一心平静道:“原以为你是武道天赋出众的年轻人,现在看来,口才比武道更出色。”

    “我佛如来慈悲为怀,却也能化怒目金刚,没有人只有一面。”

    凌飞道。

    “能言善辩,医道国手,武道天赋绝世。”

    九条一心眼中带上几分好奇,“这样的年轻人,亘古罕见。

    让凛嫁给你,不知是对是错。”

    凌飞听到凛的名字缓缓收敛神色:“前辈,我对凛是真心的,若是因为我所说的话让你对我的真心产生怀疑,我宁愿当做没说过这些话。”

    九条一心嘴角一牵,凌飞这话让他莫名满意。

    “说都说了,还当什么没说。”

    九条一心转过身就准备走。

    “前辈,这件事……”“叫神乐琉璃过来,她倒是找了个好帮手。”

    九条一心抛下一句话。

    凌飞眸光一闪露出笑容来,成了!走出暗室,九条一心将暗室门关上,坐在书桌后道:“其他事等神乐丫头过来再谈。”

    “自然。”

    凌飞知道九条一心的心思,他是华国人,若是由他谋划布局,肯定在执行计划上不会太考虑东樱之人。

    而神乐琉璃是东樱的公主,她所思必然惠及大众,九条一心信得过她。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