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秦妙心都在凌飞房间,吃饭也是让人送上来。

    吃过饭后发现凌飞的状态越来越好,根本没有丝毫中毒之感。

    “看来尹天仇给的东西是好的。”

    秦妙心道,“我还以为这个疯子会做什么。”

    凌飞淡笑:“正因为是疯子所以才不能以常理论。”

    “那你真的要和他去那个轮回组织基地?”

    秦妙心问道。

    “以这药效来看,这几天就能彻底复原,到时候可以去试试看。”

    凌飞攥紧拳头,感觉现在实力恢复了不少,过几天铁定能恢复,到时候去看看也无碍。

    如果有问题他跑绝对没问题,除非再次碰到苍牙。

    但这是不可能的事,苍牙和轮回组织没有半毛钱关系。

    ……凌飞开始休养,这几天休养之时他在考虑,什么时候和九条一心说宝藏之事,此事不能再拖。

    刚刚比武招亲那会儿肯定不能说,刚刚结束就说,好像是自己直奔宝藏而来一样。

    而现在,该说了。

    这是比武招亲后的第二天晚上,凌飞的实力恢复七八成,到明天晚上应该能差不多了。

    而今晚,凌飞赴九条家,准备和九条一心好好谈谈这件事。

    对于川木家他原本只是带着些许私心,并未真的想怎么样。

    但是,苍牙的暗杀彻底和凌飞结下了仇,这等仇怨,凌飞岂能不报?

    险些身死,不报复回来就不是凌飞了!今晚的谈论,不仅是为了和神乐琉璃的计划,更是为了复仇!吃过饭后,晚上八点,凌飞到了九条家。

    九条一心在教授九条凛剑道,告诉她自己的一切感悟,以求让九条凛进步更快。

    这爷孙二人都是痴于武道的人,成日修炼武道对这二人来说太过常见。

    笃笃笃——宽阔的修炼场上传来敲门声,九条凛的秋水停顿了一下。

    九条一心眉头一皱:“谁,滚进来!”

    门推开,门外站着一位不知所措的佣人,头抵着道:“那个,凌飞先生说有要事要找您。”

    听到凌飞的名字,九条凛彻底停下,看了看外头。

    九条一心瞥了眼九条凛:“凛,你好好修炼。”

    “哦。”

    九条凛微微鼓嘴,爷爷下令,她就没机会去见凌飞了。

    “让他去书房等我。”

    “是。”

    九条一心缓缓起身,慢悠悠朝着书房走去。

    ……凌飞在佣人的带领下走进书房,四处扫视,走到书架前看了看,书籍多是关于武道的书籍。

    除了东樱的还有华国的,甚至截拳道、散打、泰拳等现代格斗方面的书籍也很多。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九条一心在武道上不是一个老顽固,懂得观阅百家所长。

    也是,身为一代宗师者无一不是纳百家之长于一身后修炼出自己的道路。

    九条一心能成为东樱至强者,其中造诣更是深不可测。

    没等多久,门打开,九条一心缓缓走进来。

    九条一心转了个圈在书桌前坐下:“找我何事?”

    “我和凛的婚礼是什么时候?”

    凌飞淡笑问道。

    九条一心一顿,瞥了眼凌飞:“暂时没那么快,来年。

    你今天过来不是为了说这事吧。”

    “前辈明智。”

    凌飞微微一笑,“我记得之前比武招亲有一条,胜者可以观看九条家剑典。”

    凌飞还是没有直接说合作之事,这种大事单刀直入地说不大妙,还是需要有所铺垫。

    九条一心平静道:“你要看?”

    “是。”

    凌飞颔首,“有兴趣。”

    对于武道,凌飞具有极大的热忱,否则也走不到如今这一步。

    说九条一心和九条凛是武痴,他又何尝不是?

    甚至于他的疯狂是两人没法比的,凌飞经常每晚不睡觉,不是修炼归一决就是看药王心经,凌飞背后的努力根本没人知道。

    凌飞这么短的时间内有如此成就除了天赋惊人,除了自己本身有修炼经验,更多的是他肯努力。

    夜晚的时间加起来,凌飞的修炼时间几乎是双倍的!这剑典,听九条凛所言是九条家的绝世武学,乃九条家立家之本!没有剑典,就没有如今的九条家。

    这东西,可不是随便就能给人看的,连九条凛都没看过。

    九条一心深深看了眼凌飞:“好。”

    凌飞一顿,九条一心如此爽快的同意让他有些意外。

    看到凌飞讶异的样子九条一心淡淡道:“奇怪我的同意?”

    “嗯。”

    凌飞颔首,毕竟现在还没结婚,且就算结婚了,毕竟也是九条家的秘密,不是轻易可以给外人看的。

    九条一心看了眼凌飞:“既然我九条家对外做出了承诺,那就一定遵守,不会因为你是为了帮助凛反而违反承诺。”

    凌飞一笑,倒是小觑了九条一心的心胸。

    也是,这般绝世人物,怎可小视于他。

    “而且……”九条一心眯眼,眼中闪烁一股凌飞看不懂的味道,“恐怕你本就为这个而来。”

    “我是为了凛而参加比武招亲。”

    凌飞肃容。

    “我指的不是这个。”

    九条一心摆手,“对凛的真心与否我自有判断。”

    “那指什么?”

    九条一心淡漠而笑:“你看过之后一切自然明白。”

    “唔?”

    凌飞心念微动,这剑典似乎有什么秘密?

    九条一心站起身,走到旁边的大半人高花瓶前,双手握住瓶口,微微一扭。

    咔……似有什么声音响动,背后的石墙发出沉闷的轰隆声,缓缓打开。

    这种规模的暗室凌飞没什么惊讶,这对九条家而言算是很寻常之事。

    九条一心往里走去,口中道:“进来。”

    凌飞跟着走进去,里面是个空荡荡的房间,大概只有三四十平米的大小,什么都没有,只有贴在正对面墙壁的一张画!“这就是剑典。”

    九条一心平静道。

    凌飞凝视墙上的画,画中所画是一道模糊人影持剑的画面,再无其他。

    “这就是剑典?”

    凌飞问道,在他想象中剑典应该是一本书籍。

    “不错。”

    九条一心颔首。

    凌飞眉头一皱:“我能上去仔细看?”

    “可以。”

    凌飞上前,打量几番,手摸到剑典的画上,倏地面色微异:“夹层?”

    “撕开看看。”

    九条一心直接道。

    凌飞深深看了眼九条一心,摸索一番双手一扯,将面上一层撕掉。

    上面的画变了,看到上头的画凌飞一怔:“这个是!”

    “你要的藏宝图!”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