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斗笠的怪人咬着牙起身,凌飞的强悍的确超乎想象,如果不是月近藤和他说了凌飞受伤的事,他根本就不能相信这是重伤状态下的凌飞。

    凌飞立于远处,心中暗道,不能拖,拖久了他的身体遭不住,争取下一击解决掉他。

    戴斗笠的怪人起身后没有立即进攻,他有些怂了……连续两次自己的进攻都让凌飞反制,并且让他受伤不轻。

    这两下,让他感觉都快死了一般。

    怎么办?

    戴斗笠的怪人站得远远看凌飞,不敢冒然进攻。

    然而,凌飞也没有进攻,因为身体的原因,进攻比防守反击更加耗费体能。

    这么一站就是一分钟,都没人都动手,底下又喧闹开来。

    阁楼之上的九条一心微微摇头,他看出来凌飞的身体的确虚弱,这致命一击都发不出来。

    九条凛因为站得远,实力没有她爷爷强,很多细节看不到,甚至连凌飞的伤势也看不大清楚。

    “凌飞这么回事?

    快点解决他呀。”

    九条凛忍不住道。

    九条一心看了眼九条凛:“恐怕,有心无力。”

    “啊?”

    九条凛侧目,“怎么了爷爷?”

    “你没看出来,凌飞受伤严重么?”

    九条凛面色大变,忙看向凌飞,想想刚刚的战斗,以凌飞的实力完全可以一招解决,何必拖这么久?

    难道真的受伤了?

    猛地她又想到之前给凌飞的电话,凌飞言辞含糊,自己也被骗过去。

    什么出去玩,根本就是因为受伤,害怕让自己发现担心!这个笨蛋!想到这里九条凛站不住了,直接从阁楼之上跃下,朝着擂台跃去。

    九条一心看着微微摇头叹气,女大不中留啊。

    不过……九条一心凝眸,到底是什么人伤了凌飞?

    这般人物必然非凡,屈尊去和一个小辈动手,真是丢人。

    戴斗笠的怪人也因为凌飞这长久的不动手奇怪,倏地他脑海中灵光一闪,等一下,这么久凌飞都不动是不是因为凌飞没法动?

    或者说,动的代价太大?

    是了,身受重伤,多动对身体自然是不好的,所以刚刚他都是采取以静制动防守反击的方式。

    想到这戴斗笠的男人冷笑出声,他有对付凌飞的办法了。

    凌飞现在身体差,他就和凌飞打持久战!看谁熬得过谁!戴斗笠的男人持剑缓缓靠近,采取一击即退的方式,看凌飞如何应对。

    就这么来回纠缠,凌飞必输无疑!九条英虎眉头一皱:“两位,如果长久不战,我会将这场战斗视为平局,改日再战。”

    戴斗笠的男人脸色一变看向九条英虎,这不是摆明了趋向凌飞吗?

    凌飞受伤严重明眼人都知道,改日再战就是给凌飞休息时间,到时候还有他半点胜算?

    戴斗笠的的男人冷哼一声,持剑而上,以闪击之策进行战斗。

    锵……剑光一闪,戴斗笠的男人侧击凌飞,突然一刺。

    凌飞湛卢出现在手中,铛地一声挡住戴斗笠男人的剑,正欲进攻时戴斗笠的男人立即飞速远遁。

    凌飞眯眼,看来,对方抓住他弱点了,可是,这弱点就一定是弱点么……戴斗笠的男人来回穿刺,一击即走,绝不再作停留,哪怕是这一击下凌飞暴露出一点破绽他也不管。

    “这家伙在干什么?”

    底下的人道。

    “一来一回的,正面战斗啊,真是扫兴。”

    “还以为战斗会特别精彩,真让人失望。”

    “恐怕……”有人低语,“这是那个戴斗笠家伙的策略,凌飞受伤严重,体能没那么强,这么耗着,凌飞必输无疑。”

    “不错,正面战斗戴斗笠的家伙明显不敌,所以采取这种方式。”

    “不过看起来凌飞并没有特别好的解决办法,一直这么被动。”

    “估计凌飞完了,慢性死亡。”

    月近藤听着周围的议论露出笑容来,隼的战斗策略还是很聪明的。

    “卑鄙!”

    也有人怒骂。

    “没什么卑鄙的,既然战斗发生了,考虑的就只有击败对手,无论对手是什么状态。”

    “不错,输了就是凌飞不如人,他既然来了,就要有面对失败的勇气,谁管他是不是受伤状态。”

    九条凛已经到了后台,她快速跑过来,不过是在颜如玉和秦妙心对面的登台口。

    看着凌飞她异常心疼,确实受伤严重,这个位置看得太清楚了。

    对面的混蛋真够无耻的!堂堂正正的战斗不敢来一场吗?

    凌飞怎么办?

    九条凛咬着牙,如果待会儿凌飞出事,自己就上去杀了那个混蛋!嗯?

    突然,九条凛一瞥对面,一眼便看到秦妙心和颜如玉。

    看见这二女她为之一愣,她们是?

    莫名的,九条凛心中生出莫名的敌意,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

    而秦妙心和颜如玉因为九条凛的注视莫名感受到了什么,也看了过去。

    看到九条凛腰间配着的长刀,两人心中莫名生出个名字——九条凛!台上的战斗还在继续,以拖延战的形势在持续。

    凌飞不动如山,而戴斗笠怪人不断以闪击方式攻击,不断的闪击下凌飞必须得应对,不应对凌飞就死定了。

    这种消耗对戴斗笠的怪人来说也不小,可他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不被凌飞防守反击。

    而且,他自信凌飞更快被拖垮,凌飞重伤之人,凭什么比他持久?

    刚开始时戴斗笠的怪人很保守,攻击中发现凌飞有露出破绽的时候,因为害怕凌飞的防守反击他强忍着不去攻击这明显的破绽。

    慢慢的忍不住了,他在有机会的时候开始试探进攻,却发现凌飞被攻击破绽后的确有些慌乱。

    可是,他还是没有放下戒心,认为是凌飞的诱敌之策,还是继续闪击。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在台下人看得都快睡着的时候,他又一次找到破绽!看看凌飞的状态,半个小时,足够了吧?

    戴斗笠的怪人心中略作思考,决定抓住这个机会!毕竟这么久了,这小子也该拖死了!“死!”

    找准破绽,戴斗笠的怪人持刀直刺而来!朝着凌飞大开的中门而去,凌飞,必死无疑!而凌飞嘴角微微牵起,终于上钩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