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近藤家中。

    月近藤昨晚工作到凌晨,醒来时已经是十点多,从楼上下来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老者。

    “义父!”

    月近藤忙上前,“得手了吗?”

    老者缓缓道:“没有得手。”

    “唔?”

    月近藤一怔,“是么,义父也对付不了那个小子?”

    他心中觉得不可思议,义父可以说是东樱最强的人了,竟然也对付不了那个小子么?

    老者摇头:“并非对付不了,而是太多顾忌,没法动。”

    “顾忌?”

    月近藤皱眉,“我知道他是凌家继承者,可之前不是您说的……”“不错,我说的,不动他局面也僵持难下。

    但是,我并不知道他所拥有的影响力。”

    老者沉声道,“除他个人之外,他的几个女朋友皆是顶尖世家之人,牵一发而动全身。

    杀他,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只会面临更难的形势。”

    “但是,不杀他……”月近藤忧虑。

    “无碍,也无法阻碍我们的计划了。”

    老者露出一丝笑容。

    “嗯?”

    “我已重伤他,后天的比赛,他既算登台,也不可能胜过隼。”

    ……同样的时间点,川木明义在一家神秘酒店接待三个男人。

    川木明义笑容深深,看着前方三人。

    三人中有一人着装尤为奇怪,是一身白大褂,好似从医院里出来的医生。

    另外两人,一个是壮汉,一个是外国脸庞。

    “三位,早上好。”

    川木明义淡笑。

    身着白大褂的男人淡淡道:“川木先生,废话我们就不多说了,说吧,邀我们见面做什么?”

    川木明义亲自给三人斟茶,平静道:“计划之前我已经说过几遍,但是略微有些变化,邀三位过来就是说说其中不同之处。”

    “嗯。”

    外国脸庞的男人似笑非笑,“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事情吧?”

    川木明义哈哈一笑:“瞒不过‘苍’先生,的确。”

    “时间没变,还是一周后,地点也是那个地方,但是邀请的方式有变……”……凌飞这一整天都在房间里静养,神乐琉璃呆了一上午后和玉木弥生铃木奈一同离去,只剩下颜如玉和秦妙心在此。

    外面的事情全都处理完毕,神乐琉璃应该是利用关系和这里的人交涉清楚,不会影响到凌飞,并且,这温泉旅馆要暂停营业几天。

    暂停的原因自然是为了让凌飞更好的休养,神乐琉璃也算是够费心的了。

    虽然生病,还有两位佳人作伴,凌飞的日子倒也过得挺悠哉。

    一晃,一天过去了。

    凌飞这一天脑子里都在想,如何对川木家动手。

    川木家的局势他大抵了解,却也只是了解个大抵。

    内里情况并不明白,现在既然打算要摧毁川木家,他就必须得了解详情才成。

    第二天,凌飞已经能从床上起来,他的恢复速度已经算快得惊人了。

    起来后凌飞立即给阿九拨去电话……“咦,少爷!”

    阿九唤道。

    “伤怎么样了?”

    “快复原了。”

    阿九道,“少爷需要我们吗?

    我们可以现在过来。”

    “不必,你们先静养。”

    凌飞道,“叫叶瞻宸帮我查些东西。”

    “唔?

    什么东西?”

    “东樱,川木家!我要他所有的情况资料,具体是现在的所有情报!”

    凌飞道。

    “明白。”

    挂断电话,凌飞开始修炼归一决中的归元之法。

    力求最快速的恢复身体,至少明天要有三成实力,才能赢过对方。

    不管怎么说,九条凛的比武招亲凌飞是一定要赢下,和神乐琉璃的合作没有半点关系,纯粹是为了九条凛!归元之法对于恢复身体有很强的功效,在飞机失事之时,和莫雨凝在山洞中凌飞就是靠着归元之法强行恢复了一些身体力量,才有能力面对那群杀手,否则必死无疑。

    颜如玉和秦妙心昨晚都是在别的房间睡的,清晨秦妙心就醒了,她一向睡得早起得早。

    秦妙心身为医者最懂得养生之道,并且,凌飞还受伤呢,她心里有事更加睡不好,早早就醒来去凌飞的房间。

    没成想一开门就看到摆着独特姿势在锻炼,归元之法有些类似五禽戏、太极,有着自己的一套招法。

    一些动作难免怪异,凌飞训练起来好似在做高难度动作一般。

    “你在干什么!”

    秦妙心忍不住喊道,“笨蛋,你受伤了啊!”

    凌飞立住身形,对秦妙心笑道:“不用担心,没事的,这是类似于五禽戏的招法,有助于身体。

    修炼它,才能让我的身体更快恢复,明天才能去比赛。”

    秦妙心目光幽幽:“非去不可吗?”

    秦妙心昨晚和颜如玉聊天,知道了凌飞要比武招亲的事,凌飞如此奋不顾身就是因为九条凛,她心里有些不舒服。

    “非去不可。”

    凌飞点头。

    虽然在一个女孩面前说另一个女孩的事情不妙,尤其是喜欢你的女孩。

    但是,凌飞不想欺骗秦妙心,这件事本来就是如此。

    秦妙心轻轻叹气:“好吧,你要去谁拦得住你。

    不过,明天如果没有达到差不多的效果,一定不能去!”

    “我知道。”

    凌飞颔首。

    既然决战之人是月近藤的人,肯定会想杀了自己。

    擂台上杀人和暗杀不同,死了就死了,凌家找不到太多由头去针对月近藤。

    所以,明天若是自己实力不济,那死了也就白死了。

    “手伸出来,我先给你把把脉。”

    秦妙心道。

    “不用了,我自己把过。”

    凌飞道。

    秦妙心微微嘟嘴,伸出柔荑主动抓过凌飞手,另只手搭在脉搏之上。

    切了一会儿脉,秦妙心心中微异,凌飞的恢复速度是真的好惊人,着身体到底是什么构造,为什么复原速度那么快!以前就有感觉了,五云山的时候也是这样,恢复速度比常人快了太多太多。

    “好多了吧。”

    凌飞淡笑。

    “为什么你的恢复速度那么快,不像是正常人。”

    秦妙心放下凌飞的手。

    凌飞沉吟,其实,他也不知道。

    归一决虽然说神奇,却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

    有时候他也好奇,有可能是个人体质吧?

    还是说,自己太低估归一决的神奇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