笃笃笃……门外传来敲门声,颜如玉起身,不论是谁,先拖着吧,等神乐琉璃到了就没问题了。

    总之,凌飞这边不能有问题。

    哗——没等颜如玉去开门,门直接打开。

    外头站着的竟然是神乐琉璃!颜如玉微愕:“琉璃,你怎么来了?”

    神乐琉璃看了眼地上的凌飞:“你把情况说得那么急,我当然来了。”

    颜如玉斜了眼凌飞:“你是为他来的吧?

    琉璃,你难道真的喜欢上他了?”

    神乐琉璃沉吟片刻:“不知道,应该不是。”

    颜如玉摇头,想这些干什么,现在耽误之急还是凌飞的事要紧。

    神乐琉璃道:“凌飞怎么样了?”

    “我已经找了我一个人好朋友开了药方,让弥生去采药,应该很快就到。

    我那个朋友已经从燕京赶过来,估计再有几个小时就能赶到。”

    颜如玉道。

    “你的好朋友?

    是医生吗?

    可靠吗?

    我这边有不错的医师可以帮忙。”

    神乐琉璃道。

    “不必,她的名字你或许听过——秦妙心!”

    颜如玉道,“被称之为女国手,华国年轻一辈除了凌飞,就是她的医术最好。”

    “凌飞联姻的那个吗?”

    神乐琉璃缓缓道。

    颜如玉看了眼神乐琉璃:“看来你还真没少调查凌飞。”

    “……”神乐琉璃。

    “凌飞的医术也很强?”

    神乐琉璃转移话题。

    颜如玉重新坐下:“你都查了凌飞了,难道不知道前段时间的比赛?”

    “查是查了,却不知道含金量。”

    神乐琉璃毕竟是东樱人,所谓中医的含金量她并不知晓。

    “最顶级。”

    颜如玉道。

    神乐琉璃好奇看向凌飞,这个男人实在让人看不透。

    身手实力可怕到这种程度就算了,就连医术也如此顶尖,可怕!术业有专攻,两个方面达到顶级,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两人闲聊几句后房间彻底安静下来,都在凌飞旁边坐下,等着药材的到来。

    外面的警察神乐琉璃显然是吩咐好了,她人都来了可想而知。

    许久许久,外头再次传来脚步声。

    颜如玉坐直身体望向门外……笃笃笃……“弥生来了?”

    神乐琉璃侧目。

    哗——门代开,外头站着果然是玉木弥生,后面还跟着个抱着箱子的大汉。

    “如玉,你要的药材全部拿来了,怎么回事,这么着急啊。”

    玉木弥生问道,“唔?

    琉璃也在?”

    瞥了眼地上的凌飞,隐隐的血迹让她蹙眉,暗自嘀咕,我说怎么回事,原来是凌飞,难怪琉璃也来了。

    “谢了弥生。”

    颜如玉站起身来,对大汉问道,“你懂中文?”

    大汉点头:“我年轻时在华国留学。”

    “好,你跟我去下面找厨房,我要煎药。”

    颜如玉道。

    “好好配合如玉。”

    玉木弥生道。

    “是,小姐。”

    颜如玉带着大汉下楼,借用旅馆的厨房。

    神乐琉璃看着颜如玉下楼,她轻声道:“很少见到如玉这么着急。”

    “那你呢?”

    玉木弥生在神乐琉璃身旁坐下,“凌晨三四点赶到这里来,是如玉一个电话你就来了吧?”

    “……”神乐琉璃。

    玉木弥生看看凌飞:“你真的喜欢上凌飞了?”

    “不知道,应该没有。”

    神乐琉璃同样的回答。

    “什么叫应该呀。”

    玉木弥生摇着头,“你们应该没见过几次面吧?”

    “……嗯。”

    神乐琉璃颔首。

    “这你就喜欢了?

    我不信。”

    玉木弥生摇头,“确实用‘应该’比较好。”

    神乐琉璃不言,内心啊,总是那么复杂,很多时候自己都猜不透。

    或许,真的是凌飞所说的逆反心理么?

    玉木弥生看着凌飞想了想:“帅倒是挺帅的,能让你和如玉都喜欢他就是怪事了。

    天天板着死人脸,禁欲系确实是禁欲系,但是我可不喜欢,就你们这些眼光高的喜欢。”

    “弥生,安静点,他要休息。”

    神乐琉璃道。

    玉木弥生瞪大眼睛:“你竟然凶我!琉璃,你竟然为了这个男人凶我!”

    “……”神乐琉璃。

    “我生气了。”

    玉木弥生嘟嘴。

    “……抱歉,但是,他伤得很重,需要静养。”

    神乐琉璃道。

    “好吧好吧,我的错行了吧,重色轻友。”

    玉木弥生嘟囔着。

    房间内陷入安静,也不知过了多久,玉木弥生昏昏沉沉快要睡着,神乐琉璃依旧很精神看着凌飞。

    踏踏踏——外面传来脚步声,颜如玉端着一碗药汤走进来。

    额间多了几层密汗,看来这熬药可不轻松。

    “好了么?”

    神乐琉璃侧目。

    “嗯。”

    颜如玉将汤药放在地上,浮起凌飞,另只手端起汤药,可是发现凌飞的嘴巴是闭着的,好像灌不下去。

    “琉璃,把他的嘴巴拉开,倒下去。”

    颜如玉道。

    “嗯。”

    神乐琉璃上前帮忙,昏昏沉沉的玉木弥生也过来帮忙扶着凌飞的后背。

    神乐琉璃张开凌飞的嘴,颜如玉缓缓往下倒,一直到将一碗汤药全倒完,才轻轻放下凌飞。

    “这药,管用吗?”

    玉木弥生打了个哈欠。

    “我也不知道。”

    颜如玉摇头,“妙心让我先熬药给他喝下去,她马上赶过来。”

    “妙心,等一下,是以前如玉你和我说过的那个女国手吗?”

    玉木弥生问道。

    颜如玉颔首。

    玉木弥生看了眼凌飞:“该不会又和他有风流债吧?

    唔,应该不会吧,不是说那个女国手和你在燕京齐名吗,应该没那么好追。”

    “……”神乐琉璃。

    颜如玉不知道该说什么,有没有风流债不知道,反正联姻是存在的。

    颜如玉毕竟不是医生,凌飞喝下药之后具体什么情况她也不知道,只能等秦妙心到来。

    现在已经是快七点,秦妙心应该快到了吧?

    从燕京到东樱京都机场,正常航班是三小时三十分钟,但因为是私人飞机肯定会更快些。

    颜如玉打电话时是三四点钟,秦妙心到铃木奈家再赶过来最多一个小时。

    也就是说,七八点钟的时候,秦妙心就会到了吧?

    是的,秦妙心已经到了,她现在就在铃木奈家的车上往温泉旅馆赶!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