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方式诡异?

    的确,当然诡异。

    因为现在凌飞所采用的战斗方式是合击之法,而非平常的双剑使用之术!看凌飞的战斗方式,左手渊洛至刚至阳,大开大合刚猛无比;右手湛卢难道不像和夏娃合击之时夏娃所用的悲鸣剑法吗?

    以纠缠防御为主,消弭对手攻击,并且纠缠他,让对手如同身陷泥潭,这时渊洛剑就能以强力进攻斩杀对面。

    这是凌飞在战斗之中又领悟的新招!他被逼到了极限,为了保命,天生修罗的他于战斗中还是找到了几分活命机会。

    “方才就发现你右手剑招变为防守,现在又有了纠缠之感,看来是你在一步步试验招式,拿我练招。

    好一个凌飞!”

    老者眼中眸光闪烁,“年轻一代第一人,怕也不过如此了吧!”

    老者对凌飞的称赞已经达到恐怖地步,也是,一个年仅二十出头的小子能和他打到这种程度,还伤了他!担得上这样的夸奖。

    不错,方才凌飞在试招,这也是出于无奈,想逃他没办法,只能战斗。

    战斗中想要抵挡住老者,唯有突破自身。

    凌飞的实力刚刚突破,想要立即再次精进是不可能的。

    他能突破的只有技击之法,战斗方式!技击之法也因为面对老者恐怖速度而半废,所以凌飞只能着手想战斗方式。

    一心二用的战斗方式本是凌飞经常所用的,双手剑是他的奇技,灵光一闪间他想到了能否自己施展合击之术?

    因为他是双剑战斗!有了想法再进行试验,结果出乎预料的好。

    这套熟悉到了骨子里的合击之法得到了发挥,和夏娃的这套合击之法他太熟太熟,甚至于自己都有修改过。

    左手渊洛剑用的是自己的招式,右手湛卢改变战斗方式用出夏娃的攻击方式。

    两相结合下,凌飞的战力又一次得到提升。

    但是,似乎有些太迟了,因为凌飞受伤过重!“不过,若是一开始你就用这种方式,或许还能有更好的发挥,现在,不行了。”

    老者淡淡道,“刚刚大意中了你一剑,接下来,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

    凌飞双手攥紧双剑,血红的双眼染上几分煞气,视线四扫。

    死战到底赢的概率太小太小,想要逃生必须另作他想。

    到现在颜如玉都没有做出有效举措,想来一时间她也没想到办法吧,那只能自己另想办法。

    老者杀至,掌刀变得更为凌厉,一招一式让凌飞招架起来更为困难。

    挡了七八招凌飞内伤翻涌动作稍微一顿,老者借机一掌轰在凌飞胸口,凌飞又一次血染衣襟。

    “住手!”

    这时,一道女声在露台上响起。

    凌飞瞳孔一缩,笨蛋,这会儿出来找死吗!老者回眸,透光明亮灯光他看到了露台之人,正是颜如玉!这一眼让老者眼中闪过惊艳之色,颜如玉的美令人窒息!虽垂垂老矣,可见到如此人儿还是为之一顿。

    老者神情微冷:“既然让你看到我的脸,你也得死。”

    行将朽木的他怎么可能怜香惜玉,颜如玉看到他的脸,他必须杀了颜如玉!凌飞右手藏湛卢剑于身后,似乎是藏刀术的起手式,实际上,湛卢已经消失在手上,死神之吻握在了手中……在老者愣神的一刹那他便完成了这一切,但是,能否奏效还不好说。

    老者太强了,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嗅觉也极其敏锐,恐怕难以得逞。

    颜如玉手扶在露台栏杆上,淡淡道:“迟了,你现在杀了我只会让你们形势更加不堪,苍牙老先生。”

    老者面色微变,这女人猜到他的身份了?

    “看来被发现了。”

    老者淡漠道。

    “我儿时来东樱就听过两大高手的传说,九条家九条一心老前辈,川木家前任家主的首席护卫苍牙!”

    颜如玉缓缓道,“刚刚我就在想,你是什么人?

    慌乱下的我没有头绪。

    在冷静下来后有了想法,能够压着凌飞打的人,东樱应该没几个。

    除了这两位,我想不到其他人!”

    “你得死了。”

    老者淡漠道,“知道我的身份不是什么好事。”

    颜如玉宛然而笑:“在你们战斗时我已经将你的照片发往燕京,还把情况发给我的家人。

    你如果杀了我,将会得罪一个不弱于川木家的世家!”

    老者拧眉:“你是什么人?”

    “燕京颜家,颜如玉!”

    老者眉头一挑,显然是知道这颜家!颜家从政者居多,影响力很是恐怖,若是得罪颜家,恐怕麻烦相当不小。

    而且,看这女人的脸老者就知道后续除了颜家之外应该还有很多追求者会报复!试想,神乐琉璃在东樱被谁杀了,那群追求者会放过凶手?

    同理,颜如玉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少“护花使者”。

    杀了颜如玉,那群人定然对他动手。

    不敢明着来,不敢狠着来,但一群人搞些小动作也能让月近藤无力争夺川木家!并且,颜如玉的能量远超老者想象,颜如玉情商过高,她在燕京朋友无数,隐世家族都有不少青睐她的人。

    一旦颜如玉真死了,隐世家族都有可能出动!这对风雨飘摇的川木家,对局势未稳的月近藤,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老者眼眸冰冷,淡漠道:“不杀你也无碍,我的目的本就不是为了你。”

    颜如玉笑道:“杀凌飞?

    那你得罪的不只是凌家!”

    老者扫了眼凌飞:“凌家内部并非铁桶,光是继承者就有三人。”

    话至此很明了,老者不信杀了凌飞后能承受多大压力!颜如玉语气变淡:“那我颜家呢?”

    “颜家?”

    老者带着几分怪异的笑,“你该不会是想说你和他有关系?

    你们甚至都是分房睡,这个理由,不充分。”

    颜如玉嫣然而笑:“那莫家呢?

    你可知道莫家公主莫雨凝是他的女朋友,莫家丝毫不逊于凌家!莫家虽说和凌飞有仇怨,但凌飞一死,仇怨自然消。

    而莫雨凝的话必然起到作用,莫家宠爱这个女儿,你确定莫家不会动手?”

    老者眉头一皱,有些难办。

    “不过是未必之事。”

    老者道。

    “那易家呢?”

    颜如玉再到,“易轻舞百亿赠凌飞的故事燕京至今流传,你如果杀了她喜欢的人,你便是她的头号大敌!得罪易家神仙女,你可要掂量清楚!”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