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如玉面色变沉,怎么办?

    战斗她是帮不上一点忙。

    用qiāng射击?

    自己的qiāng法也不是好到那种程度,战斗中想射中对方概率太低,说不定还会误伤凌飞。

    倏地,看了眼手中之qiāng,颜如玉心中一动,继续用qiāng引起sāo luàn?

    用了qiāng肯定会有人报警,到时候警察来,这场面就得以控制。

    老者应该没有胆子当场格shā jing察,那只会让麻烦更大,如此一来危机有概率得解!不过……看了眼外头颜如玉眉头深皱,凌飞这边看起来严重落入下风,这里是山区,警察过来需要时间,凌飞能坚持那么久吗?

    噗!看着窗外的颜如玉瞪大眼睛,心中一颤,只见凌飞胸口中了一掌,远退数十米砸在山体上,喷出一口鲜血。

    颜如玉脸色难看,竟然能把凌飞都打伤,这个人好恐怖!凌飞绝对没法坚持那么久!该死!怎么办?

    颜如玉心中有些乱了,看到凌飞负伤她没法保持平时该有的冷静。

    强行深吸口气,颜如玉将自己的所有情绪压下,必须要冷静,不冷静想出办法凌飞必死无疑!外头的灯光越来越亮,亮得如同白昼,凌飞和老者的战斗尽收眼底,无比清晰。

    凌飞完全陷入防守状态,节节败退。

    颜如玉在想办法,凌飞在苦撑!凌飞已经打红了眼,双剑已然通神,一心二用的左右互搏之法也在不断进步,双剑玄妙到了极致。

    但是,面对这老者凌飞仍旧讨不到半分好处,对方的实力强得恐怖!毕竟,对方是领先凌飞四五十年几近半个世纪的年纪啊,这样的时间跨度,让凌飞再强也难以追赶。

    “的确实力非凡。”

    老者战斗中还能发出点评,“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杀了太可惜了,未来必定是武道领军人物。

    可惜……”影响到月近家的计划,也只有死路一条。

    凌飞不知道颜如玉那边有没有想到好办法,他也没法另想他法,战斗到这种程度的他根本脱身不得。

    战欲狂,凌飞双眸发红,那是一种战斗到极致状态的红眼。

    旁人称凌飞为修罗是有道理的,战斗到癫狂状态下的凌飞的确有修罗之姿。

    凌飞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在疯狂战斗。

    双剑越发凌厉,左手渊洛有开天辟地的恐怖杀伤力,右手湛卢原本也是凌厉招式,现在却有了变化,以缠斗为主,不断化解老者攻势,不再硬碰硬。

    右手这种战斗方式让凌飞的战斗持久度更胜方才,四两拨千斤的战斗之法核心就是省力。

    “嗯?”

    老者突然眸光闪动,他发觉凌飞的双剑越来越强。

    他心中微异,看了眼凌飞红了的眼,他心中惊异,这般战斗状态,如狂化了一般!这真是天生的武者啊,可惜可惜……凌飞什么都不再顾及,什么都不再想,双剑的招法不断,且变得越发诡异难测。

    渊洛剑的至刚至阳,狂暴无匹,湛卢剑转攻为守,以纠缠防御为主。

    “咦?”

    老者眼中微异,这双剑之术,似乎有些怪异?

    他明显感觉到凌飞的战力越来越强,在不断攀升!方才以为是他天生战斗天赋所致,现在看来,不只是如此!这双剑之术,有问题!不过,再强也得死!颜如玉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可看到凌飞的一再后退根本没法冷静。

    “不管了,先闹大!”

    颜如玉凝眸,闹大事情不管怎么样,都会让老者有所顾忌,只要有所顾忌那就会解决的办法。

    想到这颜如玉“砰砰砰”连开三qiāng!底下彻底喧闹开来,刚刚qiāng响众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会儿qiāng响大家听了个真切,是真的有情况啊!有些胆小的纷纷尖叫出声。

    qiāng声这玩意儿太明显,是个人都能知道。

    “快报警啊!”

    旅馆里的人纷纷叫嚷,报警是所有公民遇到事情后的第一反应。

    颜如玉蹙眉,现在开qiāng后果难料,被查出来进警局在所难免。

    有神乐琉璃的关系,倒是不会出什么大事。

    关键问题并非这些,而是如何解决凌飞的麻烦。

    现在的开qiāng对于凌飞的帮助就只是让凌飞有一个时间上的助力,凌飞必须撑到在警察到来的时间点才有机会逃生。

    注意,是才有机会!毕竟警察来后老者也有不走的可能性。

    所以,这种做法也不是完美解决问题的办法,必须另做想法。

    颜如玉是个智计百出的聪慧女子,可今天不知怎么了,看到凌飞危险心中尤为着急,原本的冷静不再,办法也想不出来。

    颜如玉柔荑压着胸口,让自己平静下来,脑中无数想法频动,看向凌飞和老者,倏地她脑中似有灵光闪过。

    “等一下,这老者……”眸光凝实,颜如玉咬着樱唇,这是一个大胆的决定,但是非做不可,不然凌飞就危险了!这是目前她所能想到的唯一方法,也是最好的办法。

    那边凌飞和老者战斗白热化,凌飞的浴衣让他鲜血染红。

    老者实力太强了,打到他身上的拳掌足有十几招!他负伤不轻。

    砰!又是一拳,凌飞倒飞而去,鲜血染红长裳。

    而凌飞眼中战意丝毫未减,又一次扑击而来,一双红眼中闪烁厉色。

    “年轻人,你够强了。”

    老者缓缓道,“这般年龄同我过了数十招,足以自傲。”

    凌飞没说话,双剑舞得更加玄妙,朝着老者斩击。

    老者淡淡摇头,一双肉掌轰击而去,铛地一声挡住凌飞的渊洛剑,另只手正欲擒拿凌飞持着湛卢剑的手臂,却见凌飞舞动湛卢剑的手猛然变招,以截然不同的阴柔招法借着湛卢之利搅动老者手臂。

    湛卢之利让老者不敢冒然动手,微微后撤。

    凌飞乘势而上,渊洛剑化作开天神斧一般轰然斩落。

    这一剑气势惊天,毕竟是持武器之利,老者终究不敢正面应对,就要后退。

    然而凌飞湛卢剑却纠缠而上,方才凌厉的湛卢剑突然变了战斗方式,让老者有些措手不及。

    怎么突然变了个战斗方式?

    由于湛卢剑的纠缠,老者没在第一时间逃脱开,只得面临渊洛剑的强力斩击!老者不得不弃车保帅,躲过渊洛斩击,让湛卢剑划破手臂!老者受了一剑远远退走,手拂过手臂,鲜红血液沾染手指,他目光幽幽:“好诡异的战斗方式。

    是我轻敌了,现在,你必死!”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