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缓的音乐随着包房中高级音响放出,神乐琉里握着话筒,凝视显示屏,轻轻开口:“话总说不清楚,该怎么明了,一字一句像圈套……”很标准的中文,凌飞侧目。

    神乐琉璃有进军中国的野望,去练习中文也可以理解吧。

    “旧帐总翻不完,谁无理取闹,你的双手甩开刚好的微妙,然后战火再燃烧……”神乐琉璃通透的音色在演唱这首歌时变得极有感染力,她的音色天生适合唱歌。

    有这么一句话,老天爷赏饭吃。

    有的人天生音色出色,唱歌时体现得淋漓尽致,神乐琉璃便是这样的人。

    歌曲进入副歌部分,神乐琉璃微微闭上眼,感情沉浸其中。

    “我们背对背拥抱,滥用沉默在咆哮,爱情来不及变老,葬送在烽火的玩笑……”那缠绵悱恻的情感随着她悦耳的声音传开,加之极具感染力的声音更是把人拉入故事之中一般。

    神乐琉璃的唱功很出色,表现力也相当不错。

    随着歌曲的进行情感上在递进,利用颤音、略带哭腔的声音展现着情感的递进,让这首歌的诠释更加饱满。

    凌飞微微失神,竟然有些受感染之感,那柔美婉转的曲调加上神乐琉璃美妙的声音令人着迷。

    “只是想让我知道,只是想让你知道,爱的警告……”神乐琉璃缓缓吟唱最后一句,歌声宛转悠扬,绕梁三日,令人回味无穷。

    音乐停下,众人自发鼓掌。

    真的,太好听了!“真不愧是琉璃。”

    玉木弥生感叹。

    “唱得太棒了。”

    铃木奈竖起拇指。

    “哇,琉璃,你真的是,不当歌手白瞎了。”

    颜如玉感慨万千,“天生的歌者啊。”

    神乐琉璃笑了笑望向凌飞,看到凌飞略微死神的模样,她嫣然一笑:“琉璃只会成为未来丈夫一个人的歌手。”

    “哇哦!”和泉绚子揶揄道,“也不知道谁那么幸运能成为你的丈夫呢。”

    “琉璃也不知道,会是谁呢?”

    神乐琉璃说着却看了眼凌飞。

    “……”凌飞。

    今夜是个欢快的夜,在座的各位纷纷献唱。

    她们似乎都懂些音律,唱起歌来没有差的。

    不能说像神乐琉璃那么顶尖,可以是普通人里拔尖的。

    时间悄然间流逝……一直到深夜,各自方才离去。

    不过离开时神乐琉璃倒是没有坐凌飞的车,因为这几位大小姐的家人都派了司机过来接她们。

    毕竟太晚了,不是么?

    各自离去,凌飞也载着颜如玉回去。

    颜如玉一路上盯着凌飞瞧,看得凌飞发毛。

    “干什么?”

    颜如玉思索良久:“真的很奇怪,我很少见琉璃这样,好像,真的喜欢你的样子……”凌飞摇头:“不可能,没见过几次面。”

    “白痴。”

    颜如玉白了眼凌飞,“喜欢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是因为时间长,一见钟情没听过吗?”

    “所有的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

    凌飞淡漠道。

    颜如玉一顿,沉吟片刻:“你相信灵魂的碰撞吗?”

    “嗯?”

    “有这么一种说法,人生在世都是不完整的。

    只是一半的人,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在寻觅另外一半,为的是让自己变得完整。”

    颜如玉缓缓道,“这两个人具有相互吸引的作用,所以,茫茫人海中经常会有两人仅仅一眼就对上。

    他们知道,彼此就是各自的另外一半。”

    凌飞闻言笑了:“那我应该是百搭款。”

    “……”颜如玉。

    “差点忘了,你那么多女朋友。”

    颜如玉吐槽。

    “不过我说这么个意思,并非没有一见钟情的可能,确实有一见钟情的存在。”

    颜如玉道。

    “唯心主义。”

    凌飞道,“我是唯物主义者。”

    说着凌飞一顿,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重生怎能以唯物主义来论?

    “不对,话题扯远了,你和琉璃到底怎么回事?”

    颜如玉问道。

    “鬼知道。”

    “唔?”

    ……月近藤家中。

    望着办工桌上摆放的无数照片、资料,月近藤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义父……”月近藤抿了抿嘴。

    “如何?”

    老者道。

    “果然如您所料,这小子……身世惊人。”

    月近藤深吸口气,“他来自于燕京凌家,也就是燕京最强大的几个世家之一!现如今是凌家继承者。

    以武力见长,战绩彪炳。

    最近战——惨胜大宗师实力者!”

    老者微微一顿,凝眸而视墙上液晶屏中在擂台上比斗的凌飞。

    “确实厉害。”

    老者缓缓点头,“如此年轻却有此实力,天赋堪称妖孽。

    这样的人必然出自大家族……”“他的实力若只是惨胜大宗师,义父您肯定能对付他。

    只是这身世……”月近藤皱眉,不查不知道,一查真是吓一跳。

    燕京凌家的少爷啊!之前只是略作了解,知道凌飞来自华国某世家而已,却没想到凌飞是这般强大家族的继承者!现如今局势严峻,即便说赢了川木明义结果也是惨胜。

    这种时候还得罪一强大世家,太过不明智。

    老者淡笑:“怕了?”

    “不是怕了,只是从局势上来说……”“不杀他局势只会更差。”

    月近藤一怔,的确如此,现在看上去是他领先,却没有必胜的把握,若是这么拖着,很可能出现意外。

    川木明义这些天的沉默让他觉得有阴谋,必须快刀斩乱麻处理了他!老者悠悠道:“况且,谁知道是我们动的手?

    死人,不会说话……”……凌飞回去之后时间已经很晚,但他还是开始修炼。

    修炼对他来说,是必须之事,没什么事比这要紧。

    更强大的实力才是支撑自己,保护身边之人最有力的力量!靠其他人,都是虚的。

    说什么凌家继承者,凌飞从来不看重这个身份,因为它就只是个身份!凌家若是要你,你就是继承者,享受一切荣华富贵,各类特权。

    但若是不要你,你什么也不是。

    凌飞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从不去特意做什么事情来稳固他在凌家的地位,为凌家开疆扩土之类的。

    因为对于凌飞来说,那都是虚的东西,只有自己才是真的。

    “嗡……”这时,突然来了个电话,凌飞拿起一看,嘴角扬起,来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