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乐琉璃坐在车内,心中想着颜如玉的话,良久望向窗外。

    有时候,她觉得别人比自己还要好懂,她经常一眼便能看穿对方的想法,可自己的想法,却始终难懂。

    以前不觉得自己难懂,以为自己是最了解自己的人,现在才发现,她并不了解,很多时候的心思根本猜不透。

    “琉璃,现在……局势怎么样?”

    颜如玉轻声问道,刚刚在饭桌之上她没谈论这些,现在还是想和神乐琉璃聊一下。

    神乐琉璃的野望她自然有所了解,东樱形势她不胜明了,以她的才智,替神乐琉璃出谋划策的能力并非没有。

    神乐琉璃回神,直接道:“很差,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变故。

    最主要的是,川木明义的行为难以捉摸。

    他现在处于危局,可他却显得并不着急的样子。

    之前到处拉拢世家,可在找过我和流川家后,再也没有其他举动,到现在都是这样,不得不让人觉得怪异。”

    “唔?”

    颜如玉看了眼凌飞,貌似神乐琉璃提的有点多了吧,凌飞适合知道这些吗?

    “他,没关系。”

    神乐琉璃注意到颜如玉的眼神,回答道。

    颜如玉深深看了眼二人,倒也没有继续深问,继续方才的话题:“那还确实挺奇怪的,川木明义不是个寻常角色,坐以待毙不是他的性格。”

    颜如玉想到曾经见过的川木明义,那种气场、魄力、威严,和凌家凌文敬比起来也不逞多让,是个枭雄式的人物。

    “但是目前情况就是这样,必然有其原因。”

    颜如玉道,“这么做无非两个可能,一,坐以待毙,真的是无所谓了,这个可能性为零。

    二,他已经有了办法,所以才能如此淡然处之。”

    “不错,琉璃也这么想。”

    神乐琉璃颔首,“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办法,能让他稳如泰山。”

    其实神乐琉璃想到了九条家,这可能是川木明义的办法,这一点她没有告诉颜如玉,这种秘密即便是颜如玉也不能说。

    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九条家也不是一定能得到钱财,川木明义应该不可能那么淡然才对!还是有问题。

    “能稳如泰山,必然是不寻常的办法,的确得小心。”

    颜如玉也道,她脑子过了一圈,实在没有想到那般局面下的川木明义有什么办法能解局,内部作战中处于下风,外部还面临群狼窥觊,没有比这更差的局面了。

    “沉默,也是一种办法。”

    突然,凌飞开口说了一句话。

    两女皆是聪明之人,听到凌飞这话猛地眼前一亮,颜如玉道:“你的意思是,他这种沉默是做给外人看的?

    相当于色厉内茬?”

    “做给聪明人看。”

    凌飞道,“越聪明的人越会因为他的沉默而畏惧,从而不敢轻举妄动。

    所有人都认定川木明义是个城府极深的人,不可能毫无准备,这般淡然的态度让人不敢动手。

    其他不说,拖延时间的效果已经达到。”

    神乐琉璃颔首:“有理。”

    “不过,也不排除他真的有强力后手的可能性。”

    凌飞道,“这样的人,终究得小心。”

    颜如玉翻白眼:“不等于白说吗?”

    “至少知道了有这么一种可能性,能够应对。”

    凌飞道。

    ……颜如玉和神乐琉璃坐凌飞的车,其他人都是坐铃木奈的车。

    铃木奈开得快,似乎还有些喜欢飙车的感觉,凌飞稳稳跟在后头,飙车还是算了,车里有人,凌飞没这个想法。

    所以,铃木奈甩了凌飞老远,凌飞到地方时她们早就到了。

    这是一栋豪华的高层建筑,足有数十层之高。

    “嗯?”

    颜如玉手指前方,“门口怎么了?”

    凌飞斜了眼门口,一堆人围在门口,他没去理会,先到停车场停好车,三人下车往门口走去。

    一到门口就看到方才那一堆人往大厅走去,颜如玉笑道:“我们去看看。”

    “没什么好看的。”

    凌飞道。

    “你怎么知道没什么好看的?

    说不定很有趣呢?”

    颜如玉一笑。

    “……”凌飞。

    果然,女人都是八卦的化身,颜如玉都不例外。

    不过不管看不看,总得进去。

    门口走进去,凌飞想直接上楼,却发现颜如玉在大厅侧面的沙发拉着神乐琉璃坐下,视线却往人群里瞥。

    人群中不像是在闹事的样子,而是十数人围着中间的人。

    中间之人手里拿着一尺画卷,准确地说应该是画布。

    布帛材料独特,应该是有些年头了。

    “童叟无欺,绝对的藏宝图!看看这布帛的年份,数百年前的玩意,看看这材质!雪山冬蚕丝。

    试想,不是真的藏宝图谁用这种材料来浪费?”

    拿着画布的年轻人口若悬河。

    年轻人大抵二十四五的样子,长相不端正,有些尖嘴猴腮的模样,一双眼睛猴子般灵动,一瞬间就咕噜转几圈,把周围情况看得那叫一个仔细。

    凌飞本无意关注,在看到年轻人时他脸色微微一变,嘴角忍不住慢慢扬起。

    “真的假的?

    先打开让我们瞧瞧。”

    一位挤在wài wéi的中年人眼睛使劲往里瞧。

    “哈哈哈,朋友,你这话说的,我让你瞧了记住地方怎么办?

    我还卖不卖了?”

    年轻人笑道,“万一你记忆力好,我忙活好几年弄到的东西就这么没了,你赔我啊?”

    中年人老脸一红:“我记忆力哪有这么好,再说了,几百年的东西,地址早改了,不对照一下历史都不知道哪是哪。”

    “嘿,老哥,你别逗我。

    东樱就这一亩三分地,如果你说在地大物博的地方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东樱这地方再改名地势也就大概那个样,大致地方记一下就知道在哪了。”

    年轻人道,“老哥,我也没别的意思,你别放心上,买下之后就是你们的,爱怎么看怎么看!”

    “但是,不看怎么确定真假?”

    中年人有些不服气,继续道。

    年轻人笑着:“那你就别买了,其他朋友买。

    不信的都可以退出,谁要我给谁。”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面色都有了变化。

    颜如玉眯眼:“这个男人不简单,深谙心理之道!”

    “他就擅长这方面。”

    凌飞微微一笑。

    “嗯?

    你认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