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各位应该都是世家子弟,礼仪到位,从小姿态上都能看出出身富贵。

    凌飞的礼仪方面同样到位,杀手时期他需要伪装各种各样的人物,王孙贵胄是时有的事,这些礼仪他都模仿得入骨。

    加上凌飞天性洒脱,流露出的姿态有些许不羁之感,这般姿态尽显风度。

    吃着饭铃木奈问道:“凌先生,比武招亲进行的如何了?”

    并非所有人都关注九条家的比武招亲,对大部分世家子弟而言,并未上心。

    真正上心的是武道世家以及知晓九条家秘辛的人,哦,还有喜欢九条凛的某一部分人。

    “我来之前刚刚听说,半决赛今天结束,下午的胜者是一个戴斗笠的怪人,听说一招就打败对手了,很强。”

    高桥次郎道,“早上的话是一个华国人赢的,南藤冲没打过,好像说是三招就败了。

    可惜了,我还以为南藤冲会进决赛呢。”

    “都决赛了啊。”

    玉木弥生抿了抿樱唇,“嗯?

    等一下……华国人?”

    玉木弥生忍不住看了眼凌飞,今天早上赢的,该不会是他吧?

    他打败了南藤冲?

    玉木弥生之言让众女皆是看向凌飞,身为东樱人他们自然清楚南藤冲是谁,那可是年轻一辈数一数二的人物,竟然三招输给一个华国人,太不可思议了!那个华国人,莫非就是凌飞不成?

    颜如玉笑而不语,她知道一定是凌飞。

    凌飞参加了比武招亲,冠军一定是他,这都没有悬念。

    凌飞的实力有多恐怖在五云山一役展现得淋漓尽致,之后在中医大会上也是,这些都传遍了燕京,她虽身处国外度假,也了解得一清二楚。

    南藤冲此人,颜如玉不大了解,可是,想胜过凌飞除非是超越宗师的实力,而这样的人在年轻一辈有可能出现么?

    不可能!连卧虎藏龙的华国都没有,何况东樱。

    凌飞本身就是一个变态,堪称华国实力最强的年轻人!夺冠也是理所应当。

    神乐琉璃淡淡而笑:“想来,就是凌先生吧?”

    众人都在看自己,凌飞抬眼,淡淡点头:“不错。”

    场面为之一窒,虽然知道可能是,但是得到了答案还是忍不住惊讶,凌飞竟是强到如此地步。

    打败南藤冲仅仅三招,这完全说明他的实力远超南藤冲啊!“凌先生,还真是……厉害啊。”

    和泉绚子眼中熠熠,强大之人总受人尊敬。

    凌飞神色平静,不为所动。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的氛围一直热切,颜如玉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她让场面异常热闹。

    饭桌上能看到的东西最多,一个人的涵养,谈吐,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稍微认真观察都能看出十之六七。

    颜如玉的八面琳珑,高桥次郎的腼腆含蓄,铃木奈的洒脱帅气,玉木弥生的传统典雅,和泉荀子的温柔,尽收眼底。

    而神乐琉璃的睿智,也能够清晰得见,从她对于事物的点评,足见眼界!对于事物的分析,更显大局观的全面。

    凌飞也为之颔首,确实是个极优秀的女人,难怪能在东樱有此声名,只是好奇……她如果和易轻舞碰上,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吃完了饭,众人意犹未尽,提议去唱歌。

    “对啊,唱歌,好久没听如玉你唱歌了。”

    玉木弥生含笑。

    “应该说是更希望听琉璃唱歌吧?”

    颜如玉看了眼神乐琉璃,“琉璃才是真正深藏不露的高手!”

    “如玉你可是明星,要是唱得差了可是要罚酒哦。”

    和泉荀子道。

    “罚酒?

    想和我喝酒啊?

    哈哈,我奉陪!”

    颜如玉大笑,作为一个久经酒场的人,燕京最顶尖的交际人物,酒量可谓海量!“唱歌么?”

    神乐琉璃侧目看向凌飞,“凌先生会唱歌吗?”

    颜如玉也看了过来:“唔……好像没听说过,诶,你会吗?”

    “……”凌飞面色微沉,没有说话,想到了那段不堪的过去。

    他有唱过歌,第一次唱歌还是因为那个女人,那个爱到了骨子里的女人,可是,最后她背叛了自己。

    这刻骨的爱,钻心的恨,让凌飞对于唱歌之事很是反感。

    “唔?”

    神乐琉璃好似察觉到什么,转移话题,“你们准备去哪唱?”

    “去‘金典’吧。”

    玉木弥生提议。

    “去那吗,行,我打个电话。”

    铃木奈拿起手机。

    “哈哈,又去铃木家蹭歌啊。”

    高桥次郎笑道。

    没一会儿铃木奈转过头来:“好了,我让人准备了个包间,现在过去。”

    众人略作收拾下楼而去,莺莺燕燕一群人下楼来,让下层的食客们纷纷注目。

    虽然众人没有发出什么声响,却也极受瞩目,尤其是颜如玉和神乐琉璃两人,这两人美得不似凡间人,谁不多看两眼?

    不少男食客皆是愣住,看着颜如玉和神乐琉璃发呆,不少人甚至直接拿出手机拍下她们的照片。

    能来这吃饭的非富即贵,绝大部分涵养十足,但是,颜如玉和神乐琉璃之美让他们无法保持原本的涵养,他们怕错过了,这辈子都遇不上这样的人。

    和泉荀子结了账,众人离开,到停车场。

    神乐琉璃看了眼凌飞:“凌先生,我可以坐你的车吗?”

    “不可以。”

    凌飞直接拒绝。

    “可以可以,有什么不可以的。”

    颜如玉却道。

    凌飞斜了眼颜如玉:“我的车。”

    “哎呀,你一个大男人,别这么小气嘛,去去去,把车子开过来。”

    “……”凌飞。

    看凌飞如此神乐琉璃嫣然一笑。

    凌飞去把车开出来,神乐琉璃和颜如玉在一旁等着。

    颜如玉脸色严肃:“琉璃。”

    “嗯?”

    “你和凌飞怎么回事?”

    颜如玉问道,“不对,应该说你,你怎么了?

    很奇怪今天。”

    神乐琉璃看了看了远处凌飞的车子:“你也觉得我很奇怪么。”

    “你不觉得?”

    “我也觉得。”

    “为什么?”

    神乐琉璃目光幽幽:“我要是知道为什么,就好了……”嗯?

    什么意思?

    颜如玉觉得怪异。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