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不知何时也拔出了渊洛剑,剑士的对决,怎可空手侮辱对手?

    铛!妖刀村正重重砍下,凌飞反手一挡,至刚至阳的渊洛与阴森诡异的村正相接。

    发出尖涩难听的交接之声,凌飞手上突然感到一股袭来的寒意,恍若极地冰川的寒冷,一瞬间有一股刺骨之感。

    凌飞忍不住手一缩,南藤冲趁此时机低吼一声,以更加猛烈的斩击连续劈斩而来。

    斩击看似毫无章法,却含着凌厉霸绝的力道,让凌飞一时间只得退让开来。

    底下看到这一幕,南藤家的家人纷纷呐喊出声。

    “好!”

    “还是有希望的!我就说差距没那么大。”

    “什么叫有希望,肯定能赢那小子!”

    凌飞握着渊洛的手微动,目光凝视妖刀村正,果然是妖刀,有点名堂。

    方才兵器交接之时凌飞分明感受到一股彻骨寒冷,所以才让他的动作有了破绽。

    凌飞暗自沉吟,许是这把刀杀了太多的人,带上了阴冷煞气,加之兵器制造特殊,故而方才兵器交接之时感受到突如其来的寒冷。

    不过……只有这么一次了,刚刚是始料未及才中了招,现在不可能再出现这种情况!南藤冲眼睛发红,低吼一声再次朝凌飞杀来。

    现在他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只想杀了凌飞!凌飞更加不可能会给南藤冲机会,刚刚让妖刀阴了一手,现在还妄想他再次中招。

    怎么可能!凌飞握着院落的手置于身后,以藏刀术朝南藤冲主动发起进攻!“这是什么招数?”

    看到凌飞受置于身后的招法,底下之人议论开来。

    “藏刀术!我以前见过,是来自于华国的独门招法,以诡异著称。”

    “不管什么招数,少爷一定会赢!”

    两人同时对对方发起进攻,南藤冲却是眉头皱起,藏刀术他有所听闻,却没见人使过,不知道如何诡异。

    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近身,凌飞猛地出刀,南藤冲不管不顾就朝凌飞面门劈去。

    凌飞侧身一晃,躲过南藤冲这一刀,而渊洛剑突然杀出,南藤冲只顾着进攻已经来不及躲避,渊洛一剑穿透他的胸口。

    “少爷!”

    底下南藤家之人齐呼。

    南藤冲低头看着穿过胸口的剑,面色苍白:“我输了。”

    凌飞抽出渊洛,南藤冲涩然一笑瘫倒在地。

    实力的差距太明显,南藤冲都明白的,只是,他必须战斗!为了武道信念就必须死战到底,若是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谈何成为至强者?

    若是心里怯了,那未来必定攀登武道巅峰无望。

    南藤家的人纷纷跳上台来,围了上前,抱着南藤冲往下走。

    九条英虎缓缓道:“凌飞,胜!”

    凌飞往后台离去……“仅仅三招,差距太大了。”

    底下议论开来。

    “华国果然卧虎藏龙,随便来一个都能打得我们最优秀的人喘不过气来。”

    “不必妄自菲薄,像他这样的人绝对是少数。”

    “即便是少数,不还是代表有?”

    “有可能他就是最优秀的那个呢?

    唔,这么来看就很奇怪了,最优秀的那个为什么偏偏来了东樱,偏偏喜欢九条家那个小姑娘?”

    不论大家怎么议论,凌飞都不知道。

    走回后台的凌飞回休息室拿了东西后,凌飞离开九条家。

    休息三天,凌飞没准备在东樱呆着,他准备回一趟燕京。

    吩咐人帮他订一张机票后,赶赴机场。

    前脚刚到机场,后脚一个电话就打了个过来。

    看到电话上备注凌飞面色怪异——颜如玉?

    怎么突然打电话了?

    “喂喂喂。”

    颜如玉美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干什么?”

    “问问你人死了没有。”

    颜如玉笑道,“听说你在比武招亲,告诉我,是不是被打趴下了?”

    凌飞淡淡吐出一个字:“滚。”

    “哈哈哈,没有吗?

    真是遗憾呢。”

    颜如玉笑意宛然,“既然活着,来机场接我。”

    “嗯?

    什么情况?”

    凌飞挑眉。

    “什么什么情况,我到东樱啦!本小姐足迹遍天下,到东樱来玩很稀奇吗?”

    凌飞在停车场停下车,摸了摸鼻子,推门下车:“我正准备回燕京。”

    “回什么回啊,这才几天,就那么想你家的小娇妻?”

    颜如玉皱鼻,“哼哼,看来号称修罗的燕京魔王凌飞先生原来是个妻管严啊。”

    “你管得着吗?”

    凌飞失笑。

    “还是说你想回去看看让你心驰神往的易家神仙女?

    我说,我长得不行吗?

    看我也可以啊。

    本大小姐今天不收费,任你看。”

    “滚。”

    “一句话,来不来。”

    凌飞靠在车旁:“来停车场,等你。”

    “哇哦,好man喏,待会儿姐姐赏你个香吻。”

    颜如玉嘻嘻笑道。

    “……”凌飞。

    颜如玉很会开玩笑,这一点凌飞很清楚,拍戏时相处了那么久怎么可能还不了解她。

    她是个八面琳珑的人,面对谁都有一张面孔,面对自己时的姿态也不知是不是其中一幅面孔。

    “诶,你真的在停车场吗?

    我也刚好在的。

    哇,这就是心有灵犀吗?

    算了,还是不和你心有灵犀了。

    太恶心了……”颜如玉说着自己反而笑起来。

    “……”凌飞自动忽略后半句话,“你来停车场?

    自己开车?”

    “是啊。”

    “那你叫我接你干什么?”

    “唔,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来嘛,说着玩咯。”

    “……”凌飞有种把电话扔了的冲动。

    “诶,你真的来了?”

    颜如玉确认问道。

    凌飞倏地目光一顿,看到前头一位戴着鸭舌帽鼻梁上架着黑色无镜框的女性。

    女人长发飘飘,帽檐压得很低,拿着手机在说话。

    凌飞问道:“你抬头,两点钟方向。”

    前头的女性抬起头,往两点钟方向看过来,看到靠在车旁的凌飞,她露出个绝美的笑容,大步走过来。

    几步走到凌飞面前,颜如玉上下打量凌飞:“嘿,少年,好久不见。”

    “上车。”

    凌飞多余的寒暄都没打算说,直接道。

    “诶诶诶,这么久没见,就这态度啊?”

    “不上车我走了。”

    “着什么急啊,来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