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乐琉璃好奇望着凌飞:“你很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说正事。”

    凌飞道。

    “琉璃碰上的人没有一个不想和琉璃多呆一会儿,只有你不一样,只想着早点离开。”

    神乐琉璃道。

    凌飞耸肩:“我们没有关系,为什么我非要和你多呆一会儿?”

    神乐琉璃一笑:“所以才说你不一样,对了,恭喜你。”

    “恭喜什么?”

    “进入四强,不出意外这次比武招亲你会抱得美人归。”

    神乐琉璃道。

    凌飞淡淡道:“正常的事。”

    对凌飞而言,这件事再正常不过,他的实力根本就不属于这个阶层。

    “说你的正事,到底找我干什么?”

    凌飞将话题拉回来,没闲心思鬼扯。

    神乐琉璃抓着绳索的一只柔荑松开,轻轻撩起垂下的一缕秀发,静静看着凌飞:“我会吃人吗?

    一会儿都不愿意陪我呆着?”

    凌飞淡漠道:“神乐小姐,陪你做什么?

    我们之间没有关系,别扯朋友这一套,根本不是,我们只是合作关系,还是说……”凌飞盯着神乐琉璃,“你对我有所图谋?

    华国有句古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神乐琉璃看了凌飞半天,发出轻笑:“果然,凌先生就是不一样呢。”

    凌飞深深看了眼神乐琉璃缓缓道:“并非我不一样,而是你碰上太多追捧你的人,突然看到我这样的觉得不适应。

    你这种美绝人寰的人从小到大少不了对你献殷勤的,或者说,献殷勤的人太多太多,什么样的人你都见过,各种接近你的方法你也见过。

    而我这种的不理会你的也有,但都是装的,其目的依旧是吸引你的注意。”

    “说白了,我没和他们一样,你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想找回场子。”

    凌飞瞥了眼神乐琉璃。

    为什么凌飞反应冷淡,仅仅是普通朋友他也不会这样。

    主要是神乐琉璃给了他这种感觉,抱着不纯目的靠近让凌飞反感。

    凌飞骨子里喜欢的都是单纯善良的人,唐娉婉心地善良,任嫣然心思单纯,安若曦是纯净无暇,莫雨凝虽然脾气骄横,但心底终究是善良的。

    神乐琉璃带着目的性地靠近,只会让凌飞反感。

    神乐琉璃失笑:“凌先生你想多了,琉璃并没有这么想。”

    “或许吧。”

    凌飞淡淡道,“那可以说正事了。”

    神乐琉璃想了想道:“琉璃问最后一个问题。”

    “说。”

    “非琉璃自恋,确实从小很多人喜欢琉璃。

    为什么你能熟视无睹呢?”

    神乐琉璃问道,这话换做其他人问出来会让人觉得此人过于自恋、傲慢。

    但是神乐琉璃问出来完全不是这种感觉,她好像是真的在虚心求教一样。

    对于自己的容貌可有可无的态度,只是好奇这么一件事而已。

    凌飞淡淡道:“不论人还是动物,切开都是一堆肉而已,于我而言,没有区别。”

    神乐琉璃眼皮一挑,这句话音隐约让她觉得带着杀气……对于见过尸山血海的凌飞而言,的本质就是这么一回事。

    看到美丽的人或事物他会表示欣赏,但其他更多的想法就没有了。

    什么看到漂亮的女人就喜欢,这在凌飞身上完全不可能。

    “我们进茶楼说。”

    神乐琉璃站起身,朝茶楼而去,凌飞并肩而行。

    进茶楼服务员和老板都忙跑出来朝这神乐琉璃行礼,神乐琉璃颔首上楼,进了三楼一间包间。

    凌飞跟着走进去,在茶桌前坐下,神乐琉璃于凌飞身前款款而坐,仪态万千。

    毕竟出生王家,神乐琉璃一举一动都带着贵族气质。

    “凌先生喜欢什么茶?”

    神乐琉璃问道。

    “随便。”

    神乐琉璃端起早已泡好的沸水开始冲刷茶具,缓缓说道:“川木明义被逼急了。”

    一句话便把情况大致说明,川木明义显然陷于下风!凌飞略微颔首:“看来月近藤还真有两把刷子。”

    “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是川木明义。”

    神乐琉璃道,“我已经开始准备动手,所以,你那边差不多该开始了。

    我会在川木集团大乱时趁着股票跌势买进,到时候需要大量的资金,以此掌握川木家的股份。

    川木集团内部的部署也准备动起来,一切都只等你了。”

    神乐琉璃没说具体操作,凌飞也没问,对于股票之类的凌飞并不详知,他要负责的就是拿到钱。

    “三天后。”

    凌飞道。

    “唔?”

    神乐琉璃心中一动,“三天后就是比武招亲结束吗?

    确实,那时再说成功率更大。”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凌飞稍微提点神乐琉璃就明白。

    “但是。”

    神乐琉璃眉头微蹙,“局面一触即发,我还是觉得早些更好。”

    凌飞手指轻敲桌面:“琉璃公主,有一句说一句,你现在就开始部署早了点,若是我谈崩了,你怎么办?

    计划还能继续么?”

    神乐琉璃淡笑:“这一点凌先生不必担心,琉璃自有想法。”

    神乐琉璃当然不会把鸡蛋都放进一个篮子里,适逢千载难逢的机会,她怎么可能将所有希望放在凌飞身上,自然有其他办法。

    只不过,确实是凌飞这边是最完美的构想。

    若没九条家的合作,神乐琉璃只能不断退而求其次,想得到川木家,根本不可能。

    “现在去谈未尝不可,如果你想让我现在去,也行。”

    凌飞道,“不够我倒是觉得可以缓缓。”

    神乐琉璃看着凌飞,听他怎么说。

    “川木明义虽然处于下风,但九条家好歹是他想拉拢的对向,南藤冲就是他的希望。

    现在没比完,希望并未完全破灭,马上就动手也不大可能。”

    凌飞道。

    神乐琉璃不言,思虑着。

    “并且,就算不是南藤冲夺冠,其他任何人夺冠川木明义都会试着先拉拢,试探能否有与九条家对话的机会。

    毕竟九条家很可能是他最后活命的稻草了。”

    凌飞道,“所以,不论出于什么缘由,川木明义动手的时机都是会在比武招亲结束之后。”

    神乐琉璃眼眸微动:“凌先生心细如发,这一点琉璃还没想到呢。”

    “身处局中,当局者迷。”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