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木明义现在处于下风,他想要的盟友,能帮上他的盟友只有两家,神乐家和流川家。

    目前流川家作壁上观,显然是不准备插手其中,应该是准备伺机出手,这一点完全可以猜出。

    至于神乐家,更是想要将他一口吞下!”

    唐娉婉摇头,“川木明义若无强大援手,此次东樱大乱必定以他身败收场。”

    这一点和凌飞所想一样,只看重世家如何吞下川木家这块肥肉了。

    以及,川木明义最后会如何负隅顽抗,给众世家多大的报复了。

    “这种情况下的川木明义,加上他有前科,狗急跳墙的他极有可能以釜底抽薪的方式极地反击,买凶杀人!”

    唐娉婉沉声道,“以川木家的财力,找到强大高手肯定不是问题。

    东樱方面超越宗师实力的人不知多少,但我想,真到疯狂的川木明义,买凶的高手必定个个不俗,足以毁灭所有人!”

    “凌飞!”

    唐娉婉忍不住道,“回来吧,太危险了。

    你已经答应和神乐琉璃合作,就证明你会插手其中。

    到时候你就站在川木明义的对立面,他肯定也不会放过你!甚至,如果你成功说动九条一心,那你就成了摧毁川木明义的中坚力量,他对你的仇恨只会更大!杀你的心更强!”

    凌飞沉吟:“一条后路,对我们而言有多重要?”

    唐娉婉一怔。

    “我对于你的实力很相信,但是,燕京方面的形势比东樱复杂无数倍。

    我仇家过多,单是一个元盟,成立后都会让我们大伤脑筋。

    其他强有力的对手诸如袁瑞年、凌文敬、凌子衿、莫问天更不必提,若是我们没有一个可靠的后手,未来若是败了,该怎么办?”

    凌飞反问。

    凌飞不是一个轻易言败的人,但现在他所面对的局面在任何自信的人眼中都不敢说一定能胜!唐娉婉抿嘴,聪慧如她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些?

    只是,她更在意凌飞的安全。

    天下她都可以不顾,只要凌飞安全。

    “若是功成,半个川木家,足以让我们立足。

    若是燕京形势明朗,半个川木家也能成为我们前进的踏板。

    此举,不论进退都是妙棋。”

    凌飞道,“天下没有掉馅饼的事,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

    想要得到半个川木家,一点都不付出怎么可能。”

    唐娉婉轻轻叹气:“我就知道没法说服你。”

    “不,是说服我们的未来。”

    凌飞深情凝视唐娉婉,“我必须为我们的未来做考虑。”

    “你赢了。”

    唐娉婉无奈道。

    凌飞一笑,他知道唐娉婉一定会同意的。

    “之后一定要小心,还有个轮回组织虎视眈眈,不可大意。”

    唐娉婉道。

    “我知道。”

    “还有。”

    唐娉婉犹豫片刻,还是咬牙道,“去当九条家女婿吧,有九条家在,你的安全会有所保证。”

    凌飞整个人都怔住,没想到唐娉婉会主动说这种话。

    是啊,若非爱极了凌飞,害怕他受到危险,唐娉婉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凌飞目光幽幽:“婉儿……苦了你了。”

    唐娉婉轻咬樱唇:“只要你好,什么都不重要。”

    凌飞心中暖流涌过,那股浸润心田的感觉,让他钢铁也成绕指柔。

    又和唐娉婉讨论了很久的东樱局势,两人才挂了视频。

    凌飞长舒口气,站在窗边望着外头许久许久。

    心里说不出的感动,对于唐娉婉,他已经不知道如何去更爱她。

    或者说,爱她已经到了没有边际的地步!这个妮子,总是让他心动、心疼……站立许久许久,突然手机来电。

    凌飞拿起手机一看,是九条凛!“唔?

    凛。”

    “凌飞……”九条凛声音低低的。

    “嗯?”

    凌飞眉头一挑,感觉到九条凛语气中隐约不对劲,“怎么了?”

    九条凛抿嘴:“我们见个面吧。”

    “去哪?”

    “上次带你去的并至酒楼。”

    “好,马上。”

    “那,待会儿见面再说。”

    “好。”

    挂了电话,凌飞直奔并至酒楼而去,九条凛的语气让凌飞察觉出可能是出了什么事,他从来没有见过九条凛意志消沉的模样!从认识她到现在,九条凛永远都是斗志昂扬、不服输的样,没有过如此语气低沉的样子,定然是发生了什么。

    自己开车,没多久凌飞就赶到了并至酒楼,这是早前九条凛带他去的地方。

    这一家九楼的菜肴很是美味,九条凛很喜欢。

    走进大堂凌飞给九条凛拨去电话。

    “凛,我到了。”

    “上次那个包间,你过来就行。”

    “好。”

    凌飞坐电梯上楼,来到上次的包间,推门而入。

    包间很大,却只有九条凛孤零零一个人,桌上的菜肴应该是才上,热气腾腾。

    九条凛没有往日看到美食的欣喜,而是满面愁容,看到凌飞进来只是笑了笑:“坐。”

    凌飞在九条凛身旁坐下,不由分手拉过她的柔荑,九条凛娇躯微颤,看了看凌飞。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凌飞柔声问道。

    九条凛咬着嘴唇,心中泛起酸涩感:“凌飞……”她喉间好似哽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九条凛是个很乖的女孩,很听爷爷的话,武道之上九条一心永远是她的明灯,从小她就很崇拜爷爷。

    长久以来的崇拜让爷爷在她心中被神化,所以对于九条一心的话她一直都没法忤逆,在碰上凌飞之后,孝道与爱情有了冲突。

    这种孝与爱的冲突让她不知所措,从来没有碰上这种问题的她不知如何是好。

    “到底怎么了?”

    九条凛的踌躇难言让凌飞更为奇怪,九条凛不是这种性格,为什么突然这样,真的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九条凛欲言又止,踌躇再三终是深吸口气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出了什么事?”

    凌飞凝眸。

    “今天,爷爷告诉了我一个关于九条家的大秘密。”

    九条凛道,“这个秘密……只有九条家未来家主才能知道。”

    “唔?”

    凌飞心中一动,隐约明白了什么。

    “爷爷说,要让我成为未来的家主,而成为家主……”九条凛眼中哀伤,望着凌飞,“就不能嫁给别人,只能是别人入赘九条家。”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