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你应该听说过浅月王朝之后无数人为浅月王留下的财宝争斗的故事吧?”

    九条一心道。

    “嗯,小时候历史有学的。”

    九条凛点头。

    “实际上……”九条一心抬眼,“他们争夺的并非浅月王朝留下的财宝,而是我们九条家的!”

    “啊?”

    九条凛错愕万分,“不是?”

    九条一心低眼:“可若要说是,也算是。

    因为,浅月王死后其实是和先祖葬在同一个陵墓的!同时又将无数浅月王朝留下的财富放入陵墓中殉葬。

    当年为先祖所建的陵墓,其实也是浅月王为自己而建!”

    “这……”九条凛脑中浅月王的印象不断加深,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浅月王值得所有人敬佩!”

    九条一心抬起头,“他是一个真正的君子,八拜之交时说荣辱与共,他用一生去实现这个诺言。

    哪怕是死,也让先祖和他一样葬在皇家该有的陵墓中。”

    的确,在现在看起来那样的做法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九条一心抿嘴,哪会有这样的国王,哪会有这样的人。

    “先祖也很明白浅月王的性格,所以,他在离世前留下祖训!让我九条一族守护浅月王朝!守护浅月王朝的荣光。”

    九条一心道,“但是,天下大势哪有那么简单。

    浅月王的后人太过残暴,天下大乱,我九条家如何守护一个暴君?

    这不是在侮辱浅月王和先祖吗?”

    “最终,几大势力灭了浅月王朝。

    九条家能做的只有替浅月王朝报仇,在陵墓中拿出九条家那一部分财富,组建势力灭了几大势力。”

    九条一心摇着头,“太多的愧疚与复杂,让九条家散出流言,九条家乃是浅月王的守护家族,只为守护浅月王的荣光。”

    “后来,九条家几乎成了世人口中浅月王朝的化身,只要乱世出现,必然出现九条家帮忙平定乱世。”

    九条一心叹了口气,“先祖一条祖训,让我九条家为此奋斗了数百年!”

    浅月王以非常理的方式实现他口中的荣辱与共,九条家先祖也以自身的方式守护王朝荣光,守护两人一手打下的王朝!现如今,浅月王朝在东樱人眼中如同华国汉唐时期!这是浅月王和九条先祖两人共同谱写的传奇!这二人呐,是真正的兄弟!九条凛听到这些心情难免起伏,料想所有东樱之人听到这段故事都不会平静吧?

    “爷爷,为什么以前你都不跟我说这些。”

    九条凛问道,“这么精彩的过去,我们九条家都没听人说过。”

    “因为……”九条一心凝视九条凛,“这是只有家主才能知道的秘密,我们九条家的使命就是守护这个陵墓。”

    九条家被世人称为守墓家族,久而久之,也的确变成了这样的家族。

    九条家之前可能认为是守护自己的先祖陵墓,可随着时间的变化,认为守护的是谁,不一样么?

    九条凛闻言一怔,虽然以前九条一心经常说要让她成为九条家继承者,可她都没当做一回事。

    但今天,让她有了迫切的实感。

    但是……九条凛脑中想到了凌飞,想到了他抱自己的画面,想到了两人牵手漫步的场景,心中泛起酸涩。

    她不想成为九条家的继承者,称为继承者意味着不能和凌飞在一起,她做不到!“爷爷……我。”

    九条凛犹豫着。

    “怎么了?”

    “我,我不想成为家主。”

    九条凛抬起头,直视九条一心。

    “理由。”

    九条一心里淡淡道。

    九条凛咬着嘴唇,欲言又止。

    “怎么?

    说不出口?”

    九条一心平静道,睿智的眼中闪烁灵光,一切了然于胸,“看来你也不是那么喜欢那个小子,如果真的喜欢,不会连喜欢都说不出口。

    这种关系,现在断绝来得及。”

    “不,我喜欢!”

    九条凛急忙道。

    九条一心轻轻摇头:“因为他人逼迫下才开口的你,说喜欢或许是喜欢,说爱差太远了。

    和他断了吧,长痛不如短痛,你们没有未来。”

    “爷爷,您自己说的比武招亲,他赢了不就可以娶我吗!”

    九条凛追问。

    “前提是愿意入赘我九条家,他不愿,即便赢了,也不能娶你。”

    九条一心道。

    九条凛着急道:“爷爷,我……”“这件事没商量!”

    九条一心语气中带了几分厉色!……凌飞在张少阳的办公室中静坐许久,回到了房间,拿出手机给唐娉婉拨去视频。

    没一会儿视频便接通,唐娉婉坐在办公室的转椅上:“怎么了?”

    凌飞一笑:“没什么就是想你了。”

    “……”唐娉婉,“说正事。”

    “你啊。”

    凌飞失笑,“也确实有点事。”

    “说。”

    唐娉婉一向说话都是这么简练。

    凌飞将东樱之事全盘托出,任何自己所了解的东西都说了个清楚。

    关于之后的事情凌飞都思考详尽,但他还是想听听唐娉婉的看法,有没有自己遗漏的地方,或者是给予自己所要做的事给出点意见。

    唐娉婉是个贤内助,她能力出众,眼光独到。

    现如今的凌江药业发展如此迅速她是最大功臣,开始时难以掌控的凌江药业完全被她掌控在手中。

    名望直逼燕京四美,不少人提出多加一美,由此可见她的能力。

    凌飞喜欢将事情告诉她,让她也进行分析。

    每每唐娉婉都能给出足够的意见,不少次让他豁然开朗。

    其实今天的事问问易轻舞是最好的,但是,易轻舞给凌飞的感觉自然没有唐娉婉那么亲切。

    一个是恋人,一个是朋友,有差别。

    唐娉婉挺完凌飞的话后微微蹙眉,她没想到东樱形势竟然乱到这种程度。

    并且,还有轮回组织在其中,实在太危险了。

    这已经不是商场上的斗争,而是权势上的斗争,未来或许将会化成生命的斗争!尤其是在川木明义这个人被逼入绝境后,当年会暗杀亲哥哥的他,之后未必不会做更加极端的事!杀月近藤,杀神乐琉璃,杀流川家之人!任何一切和他有正面冲突的人,他很可能都会下杀手,以釜底抽薪之计解决一切!“很危险!”

    唐娉婉直言,“我希望你回来!”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