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是要同等的,其实现在的神乐琉璃站在更优的位置。

    在东樱事态上凌飞哪有这么高的合作地位,但是,凌飞自身的潜力,以及华国方面的能量让神乐琉璃很重视。

    她很有野心,未来必定不只是局限于东樱之内,在华国内将经济帝国扩张也是她的计划,和凌飞的合作可以让她对外扩张。

    “未必会失败,尽力一试。”

    凌飞道。

    九条一心诚如神乐琉璃所言,是个固执的老头,肯定不好说服,凌飞只能一试。

    但是,若要说可能性,的确是他更适合来劝说九条一心。

    一者,他是九条凛所喜欢的人;二者,他是个天赋惊人的武者!“琉璃希望凌先生能成功。”

    神乐琉璃笑道。

    神乐琉璃离开了,凌飞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中暗自沉吟,这个女人野心还真不小。

    首先是东樱,竟然想吞下川木家,并且,如今东樱局势未稳之时就想依靠自己当做跳板进军华国大肆扩张自己的商业帝国。

    不过,现在神乐家自身局限,就算野心大也没办法大到哪里去。

    川木明义的分析非常正确,神乐家就只是神乐琉璃一人托着而已。

    所以,这次的合作让给凌飞半个川木家,很大原因是神乐家已经吃不下一整个川木家,半个川木家已经是极限,剩下必须找人分担。

    凌飞无疑是最合适的对向,不论是从凌飞的诉求还是各方面能力。

    最重要的是,半个川木家让凌飞吃下,凌飞在东樱也翻不起浪,神乐琉璃有绝对的力量掌控。

    若是这半个川木家让流川家吃下,神乐琉璃就控制不住未来东樱局面了。

    此女,不容小觑!凌飞起身伸了伸懒腰,接下来的东樱真是越来越好玩。

    川木明义、月近藤、神乐琉璃、九条家……还有无数窥觊川木家的华国来人,以及流川家为首的无数东樱世家。

    有趣,真有趣!……踏踏踏——九条凛负手执秋水走入房间,九条一心坐在房间里,前头摆放棋盘,黑白二子在棋盘中纠缠,似乎黑棋大龙有被屠迹象。

    “爷爷。”

    九条凛唤道。

    “突破了?”

    九条一心头也没抬。

    “嗯。”

    “不错。”

    九条一心抬起头,看着意气风发、战意凛然的九条凛他微笑颔首。

    九条凛的天赋已经可以说是极端恐怖,关键在于剑道上的战斗天赋也是卓绝,不仅仅只是修炼境界的优秀。

    “来,下棋。”

    九条一心道。

    九条凛想了想:“我不会。”

    “学。”

    九条凛跪坐下来,看着棋盘。

    “你觉得这棋谁要赢谁要输?”

    九条一心问道。

    九条凛想了想:“看不出来。”

    “猜一下。”

    九条凛想了想:“黑棋吧。”

    “为什么?”

    九条一心抬眼。

    “看起来好像要被围住了,不过我觉得,应该会触底反杀。”

    九条凛道。

    九条一心眼前一亮:“为什么这么认为?”

    “不知道,感觉吧。”

    九条凛道,“我觉得一般被逼到极限的人都很强。”

    九条一心抚须:“棋如其人,你虽然不会下棋,可也能从中看出你的性格。

    嗯……你的直觉很准,你猜对了,黑棋赢了。”

    “爷爷,你和我说这个没什么意义吧?”

    九条凛不由道,“我不喜欢下棋。”

    九条凛只有两种兴趣,武道和美食。

    为此她拼命在武道进军,美食的话自己在闲暇之余也会去练习厨艺,还会写些美食随笔……“不碍事,你随便下下。”

    九条一心道,“我有话和你说。”

    九条凛看了眼棋盘,随手拈起面前的白色棋子放在一个空位中。

    “唔?”

    九条一心微微一顿,这……女人的直觉如此精准吗?

    此子落下,局势竟然有了变化!触底反杀的戏码变了,白棋此子截断黑棋所有触底反弹的可能!九条一心拈起棋子落下,嘴中说道:“你知道九条家的来历么?”

    “九条家起源在浅月王朝,历经数百年,可以说是东樱最古老的世家了。”

    九条凛想了想道,虽然古老却不像华国的隐世世家一样成为无数人仰望的家族。

    反而一直在落寞……九条一心看了眼九条凛:“九条家的先祖是浅月王朝的开国功臣。”

    “嗯?”

    九条凛一愣,这个她倒是不知道。

    家族的光辉事迹中也没提到过这些啊!只知道起源于浅月王朝,可关于浅月王朝时期九条家的记载很少很少。

    “先祖和浅月王是八拜之交,年幼时就一起长大。

    后来前朝bào zhèng,天下纷争,两人南征北战,建立了强大的浅月王朝。

    其实,在确立王位之前都一直有疑惑,谁为王!”

    九条一心看了看九条凛,“不同于寻常面和心不和的兄弟情,浅月王和先祖是真正的朋友。

    两人都救过各自的命,起义也是两人一同揭竿,并未有君臣之分。

    两人的关系超越了友谊,胜似家人!”

    “最终,先祖主动退出,并提出归隐。

    先祖知道自己可以运筹帷幄决战千里,却难以管理一个国家,浅月王的确更适合当一个王。”

    九条凛诧异,竟然还有这种事。

    浅月王朝差点成九条王朝了?

    “浅月王曾说与先祖荣辱与共,自然不会让先祖离开,可先祖去意已决,浅月王也没办法。

    下棋……”九条一心道。

    九条凛回神,随意落了一子:“后来呢?”

    九条一心捏着黑棋沉吟一番道:“虽然先祖隐世,可我们九条家财源不断,浅月王一直都会给我们九条家金钱。

    那时的九条家虽然身处深山,拥有的财富恐怕足以另立一国!浅月王是个真正的君子,他说了荣辱与共,恐怕是真的把一半的国库给了先祖。”

    九条凛不知该说些什么,这浅月王,可真是……“几十年后,先祖因为早年身先士卒南征北战留下无数暗伤,暗疾复发去世了。

    浅月王听到消息后,为他建立了一个巨大陵墓,里面无数财宝殉葬品,规格和皇帝无异!”

    九条一心缓缓说道,“九条家身处深山,只留下一小部分浅月王给予的财富,剩余的也都成了先祖的陪葬之物。”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